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九卷 红之宿命 特典 开膛手惠惠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九卷 红之宿命 特典 开膛手惠惠

    「这次,我们找到了开膛手瞎克的爱刀,希望能够请各喂魔法师来调查一下这把武器。」

    ——惠惠被叫到公会来,而闲得发慌的我也跟过来了。

    然后,公会职员将一把刀放到桌上,在众人面前这么说。

    「……吶,惠惠,开膛手瞎克是什么啊?」

    我记得地球上好像也有一个名字很像的杀人魔

    「相传,瞎克是一个剑术高超的稀世剑士。不知为何,他能够完全不伤害到对手的身体,同时只把衣服切碎,是个超级大变态。」

    那是怎样,太强了吧。不伤到人体,只切碎衣服,到底是多厉害的高手啊。

    「这把刀,确实是瞎克爱用的武器无误。之所以能够如此断定,是因为不久之前,我们在这个镇上找到瞎克赖以藏匿的藏身之处,这把刀也是在那里找到的东西。不过……」

    说到这里,职员支吾其词了起来。

    「其实是这样的,武器鉴定士表示,这是一把施加了强力魔法的妖刀……然而,我们委托剑士职业的人试刀,得到的回报却说那是一把连狗头人都打不倒的钝刀……」

    稀世变态……不对,稀世剑客爱用的刀啊。

    「难不成又是那种传奇之剑会自己选主人之类的状况吗……?」

    我不经意地随口这么说,却让整个公会议论纷纷了起来。

    终于,有个冒险者随手拿起刀,看著刀刃。

    ——就在这个时候,正好有人打开了公会的大门。

    「呼……不好意思——!我顺利达成了『捕捉逃离酒铺的尼禄伊德』的任务——!麻烦确认一下这只尼禄伊德——」

    随著充满朝气的招呼走进来的,是一名女战士。

    她的脚边有只以锁链绑著的,难以形容的神秘生物。

    ——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拿著瞎克的刀的冒险者突然砍向尼禄伊德!

    「啊啊——!」

    「喵——」

    被砍的尼禄伊德只是叫了一声,身上毫发无伤。

    看见这个结果,冒险者颓然跪地。

    「唔……这把刀认为我不配拥有它吗……」

    「你、你没头没脑的在干嘛啊!我好不容易才抓到耶,别乱来啦!」

    女战士如此痛骂挥刀的男人。

    ——看见他的动作,又有另外一个男人拿起刀,再次砍向尼禄伊德!

    「啊——!」

    女战士放声惨叫,然而……

    「喵——」

    「……唔!我也不行吗……!」

    「是怎样!吶,现在到底是怎样啊!你们跟我有什么仇吗……等一下,住手啦——!」

    在女战士吓阻的尖叫声中,众人轮流拿著瞎克的刀,砍向无辜的尼禄伊德。

    但是,到头来尼禄伊德还是毫发无伤,刀子就这么被放回桌上。

    ……我姑且也是了一下,但一样不行。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持有者非得是变态才行吗?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

    「……喂,你刚才看了我一眼对吧。为什么要看我,你说说看啊。」

    「没、没什么啦,我真的没有什么意思喔。」

    惠惠像在敷衍我,就随意把手身上那把刀,结果……

    ——放著那把刀的桌子,轻易就被切成了两半。

    「「「「!」」」」

    包含砍断桌子的惠惠在内,在场的所有人都吓到僵在原地。

    「……难道惠惠小姐是这把刀选上的主人……?」

    这时,职员的这句呢喃,让所有人都紧张地吞了口口水

    ——惠惠拿著刀,默默走向尼禄伊德……

    「呃!怎、怎样啦,别这样好吗!我还没完成任务耶!应该说,为什么你们大家都要砍我抓回来的尼禄伊德啊!」

    见女战士挡到尼禄伊德面前,惠惠刀光一闪——

    「……!……奇怪?没怎样………………啊啊啊啊啊啊——!」

    忍不住闭上眼睛的女战士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绑著尼禄伊德的铁炼被砍断了。

    「砍了无聊的东西呀……」

    「等一下————!我好不容易才抓到的耶————!」

    正当惠惠沉浸在愉悦之中时,女战士跑去追逃掉的尼禄伊德。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公会内沸沸扬扬了起来,众人将各种东西拿到惠惠面前来。

    「喂喂,那把刀是什么东西都能砍得断吗?你砍一下这个试试看!」

    「还、还有这个!盖子转得太紧了我打不开啊!」

    面对众人一一拿出来的东西,惠惠都只是随手挥了一下刀,便轻而易举地接连将吶些东西一刀两断。

    是真的!那是真正的妖刀耶!

    我向惠惠借了那把刀又试了一次,但或许是因为那把刀不承认我是持有者,所以顶多只能在金属表面造成刮痕罢了。

    一脸兴奋的职员对惠惠合掌拜托道——

    「惠惠小姐!不好意思,能不能请你现在就接受我们的特别委托呢?委托内容是测试那把刀有多锋利,好掌握那把刀的力量。至于报酬……这样可以吗?」

    职员提出的金额也相当不错。

    「呵……也罢,我就答应你吧……」

    ——惠惠把刀收进刀鞘里,同时以装模作样的动作点头,看样子已经有点得意忘形了。

    「大师,这个就麻烦你了!这是前男友写给我的,充满回忆的信,我自己没有办法撕掉!」

    「大师,我什么都没想就把弟弟关进木桶里面,现在打不开了,救救我吧!」

    「大师!我找到老公的私房钱了,可是打不开保险箱!我分你一成,请帮帮我吧!」

    公会职员以「任何东西都砍得断」的广告词大肆宣传,让镇民们接二连三地带著想让惠惠砍的东西来到公会。

    ……话说回来,这当中好像有不是妖刀也可以解决的东西,还有不应该砍的东西混在刚才那些里面吧?

    但是,惠惠没让我有吐槽的机会,接连完成任务。

    一砍再砍,砍个不停。

    终于,当前来拜托她的镇民都走光时,已经是日暮时分了。

    「和真……登峰造极的心境原来是这么空虚啊……」

    「你、你这个家伙……不过是因为有那把刀才暂时变强罢了,别以为自己是什么剑豪好吗。」

    但惠惠没有理会我的吐槽。

    「和真……最后,我希望你可以一起见证我干掉那个对手。」

    她一脸认真地对我这么说。

    「让本小姐不知道该如何对付的那些蟾蜍……如果用爆裂魔法的话,有第二只出现就无法打倒了……但是,现在的我不一样!没错……现在正是一雪当时的耻辱,和它们做个了断之时!」

    「在你被蟾蜍吞下肚的那一刻就已经了断过了吧。」

    在镇郊的平原,以晚霞作为背景,惠惠与巨大的蟾蜍相互对峙。

    看来,这个家伙被镇民们一直大师大师的叫,完全得意忘形了起来。

    正在和惠惠对峙的蟾蜍,也不知道有没有在看她,完全没有采取动作。

    ……也罢,现在的惠惠应该不至于败给蟾蜍才对。

    就在这么想的我,悠哉地望著眼前的场景时——

    「啊啊,找到了!和真先生、惠惠小姐!我找你们找了好久!」

    对我们这么说的,是从城镇那边跑过来的公会职员。

    我心想是怎么回事,转头看向职员,结果……

    「其实是这样的……我们调查过瞎克的藏身之处后,发现了那把妖刀的秘密。那是藉由消耗魔力来砍东西的妖刀。持有者的魔力越强,那把刀砍起东西来就越锋利……而且,那把刀的刀刃好像完全砍不了生物。瞎克之所以能够只砍碎衣服,好像就是因为这样。……因此,如果是想拿那把刀与怪物战斗……」

    说到这里,职员就没有再说下去了。

    ——只是和我一起望向了被蟾蜍吞下肚的惠惠。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