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短篇 BD2特典 阿克塞尔的爆裂侦探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短篇 BD2特典 阿克塞尔的爆裂侦探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路过的路人C

    校对:书_无口控

    1

    ——那一天。

    我和阿克娅在大宅的客厅抢好了暖炉前的特等席之后,突然从玄关的大门那里传来了敲门声。

    因为感觉那样子实在不像是平常的来客,惠惠和达克尼斯停下了手边的游戏互相对望。

    「打扰了!佐藤和真和他的小队是住在这里对吧!?有事想问你们!快把门打开!」

    从外头传来了相当急迫的声音。

    我们听著那声音——

    「好了快往后退,我想听木柴弹出火星时的那个劈啪霹啪的声音啊」

    「我偶尔也会想添柴火的!冬天里光是看著暖烘烘的暖炉里的火光就会能人振奋起来喔!和真只要在我背后看著就好!」

    「惠惠,今天我一定要拿下胜利。让十字骑士朝大魔法师的棋子移动!这样一来下个回合贫弱的大魔法师就会被干掉了吧!」

    「传送」

    决定装作甚么都没听到的我们,就这样——

    「喂,我知道你们都在里面!听得到的吧!开门!喂,快开……外面开始下雪了,很冷的,你们快给我开门!」

    ——来拜访我们是街上的警官。

    让站在玄关前身上积了雪的警官在暖炉前取暖一阵之后,他拿出了一张纸递给了惠惠。

    「大魔法师,惠惠!你被怀疑跟阿克塞尔连续爆破事件有所关联。好了,到ˋ局里走一趟吧!」

    迅速地夺走了那个令状的惠惠毫不犹豫地把它丢进了暖炉里。

    「啊啊,看你对重要的令状做了什么!」

    「才不是做了甚么呢,甚么玩意啊阿克塞尔连续爆破事件!虽然不知道是怎样的事件,我不可能去犯罪的吧!」

    我觉得要是我站在那个警官的立场的话大概也会先来这里问话,但惠惠好像因为毫无头绪而激动了起来。

    「嘛先等一下。那个,连续爆破事件是怎样的事件?能详细地告诉我们吗?」

    听了达克尼斯的话,终于放弃从暖炉里救出令状的警官说道。

    「其实最近,阿克塞尔附近每天都有爆炸事件。像是森林里或山上……因此,被爆炸吓到的栖息于森林中的怪物跑到了平原上,雪山则是因此引发了频繁的雪崩……所以,现在无论是森林或是山上都是限制进入的状态」

    「稍微没看著你一会而已你就干出了这种事吗。会给你送东西进去的你就乖乖地去劳改一下吧」

    我把手放到了惠惠肩膀上,然后被惠惠用力拍了下来。

    「请等一下,那才不是我做的!在雪山施放爆裂魔法的话可能会被雪崩卷进去所以根本没做过!最近我都是跟达克尼斯去每日一爆的,所以我有不在场证明!对吧,达克尼斯!」

    「诶!?啊、啊啊……」

    「达克尼斯,为什么要那么没自信地低下头!?这样不是会害我被误解的吗,难道说连达克尼斯都不相信我吗!?请否定得更有自信一点啊!」

    面对极力争辩的惠惠,达克尼斯移开了视线。

    「嘛稍微冷静一点嘛,再问得详细一点吧。说是每天雪山都会有爆炸事件,大概有多频繁?这家伙每天只能使用一次爆裂魔法,那个爆炸事件……」

    「每天只有一次爆炸而已」

    警官秒答了我的问题。

    「顺便问一下,那个爆炸发生的时间带……」

    「每天都十分刚好地,都是在惠惠阁下离开街上时发生的」

    「对不起,这家伙真的不是怀有恶意去干这些事的,她只是耐心比一般人少了那么一点点而已……」

    「等一下和真,为什么这就认定事情是我干出来的了!」

    虽然惠惠拼命摇著我的肩膀,但我真的觉得只能是这家伙干出来的了。

    「没关系的惠惠,在惠惠被拘留的这段期间我会好好喂养那个黑色的邪恶毛球的」

    「那个,惠惠……这个季节的牢房很冷,记得带上厚重的替换衣物过去。我会每天送热腾腾的食物进去的」

    「连你们两个也!够了,不管是调查还是甚么我都奉陪到底!警察署应该有个能感知谎言的魔道具才对!就来好好确认我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话吧!」

    挥著魔杖激动起来的惠惠,就这么跟著警察去了局里。

    2

    「真的是十分抱歉!没想到我们居然怀疑了无辜的人……!」

    「真是的,真的是哦!说到底为什么说到爆炸事件第一个就会想到我我根本不明白啊!给我说个能说通的理由啊!」

    做完调查的惠惠,被警察局的局长从局里送了回来。

    感知谎言的魔道具似乎是毫无反应的样子。

    「既然已经洗清嫌疑了就别生气了啦。嘛,我从一开始就相信一定会变成这样啦」

    「我当然也是相信你的喔,惠惠才不是会做那种事的孩子。虽然没做什么亏心事,但我就特别让出暖炉前的特等席给你吧」

    「好,从外面回来惠惠一定冻坏了吧,我今天就特别去买高级食材,吃点好吃的好好让你暖活下身子吧」

    「喂,在那边见风转舵的三个人,给我说下平常怎么看我的吧我洗耳恭听」

    像是在对还在激动著的惠惠十分抱歉似地道歉的警察署长,重新端正了姿势低下了头。

    「再一次,对你们致上深深的歉意。你是佐藤和真对吧?有很多关于你的传闻呢,像是讨伐了魔王军干部贝尔迪亚,还有对破坏了Destroyer一事做出了贡献等等……」

    这么说著,警察署长对我露出了微笑。

    看起来二十几岁的这位小姐,是个有头褐色长发的美人。

    「不不,嘛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啦。不过要说的话,就是心怀的那份身为冒险者的骄傲不允许我逃跑呢……」

    听我自满地这么说道,署长小姐露出了闪闪发亮的表情。

    「太棒了佐藤先生!听说这个大宅也是佐藤先生的东西……!一定是因为讨伐了贝尔迪亚和Destroyer而得到了大量赏金对吧!啊,抱歉这么晚才自我介绍,我是脱了的话会饱受批评的,警察署长艾洛艾莉娜(Aloelina)。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总觉得艾洛艾莉娜小姐十分来劲。

    嘛说起来的话,我也算是这城镇的英雄所以要说理所当然也是理所当然啦。

    「多、多多指教。嘛虽然赏金很多,因为发生了不少事所以也欠了不少债呢。不过话说回来,听到那个时候我的活跃的话」

    「那么今天就到此为止。惠惠小姐,我就先告辞了」

    听到了欠债这词艾洛艾莉娜小姐立刻就转回了业务态度了。

    ……会变成这样要说是理所当然的话也是理所当然啦。

    「艾洛艾莉娜阁下,如果犯人不是我们家的惠惠的话,对谁是犯人有什么头绪吗?」

    「不,那个……没想到会朝城镇外无意义地四处乱炸的人,除了惠惠小姐之外居然还有其他人在所以……」

    「喂,所以说为什么光这样就会想到我,说理由啊我洗耳恭听」

    很想告诉两眼放光气在头上的惠惠种什么因得什么果这句话

    「嘛不管怎么说,这样一来就能证明与我们无关不是很好吗。要是觉得发生了什么都跟我们有关的话我们也会很困扰的」

    对我无意间说出来的这句话。

    「说的也是呢。也就是说有除了惠惠以外的爆炸专家在搞事呢。不过既然都能怀疑到惠惠头上来了,会不会那个人也是有相当程度的爆发系魔法的魔法使啊。搞不好是比惠惠还要更厉害的爆裂魔法使呢」

    抱膝坐在暖炉前的老是不看气氛的那家伙,又说出了这种多余的话。

    3

    隔天。

    「先从关于事件的部分开始调查起吧。活用红魔族的高智力,来推理出犯人是谁」

    一大早就被吵起来的我睡眼惺忪地跟在惠惠身后。

    我们现在正在往冒险者公会的方向走。

    因为阿克娅多余的一句话而对犯人燃起了异常的对抗心的惠惠,做出了要抓住犯人的宣言。

    本来是打算只有这家伙要干的话就随她去吧,但却被在场的另一个人坏了事。

    「拜托你了惠惠小姐!有了署长特权的话调查胡来一点也没关系的!」

    在我和惠惠的身后,身为警察署长的艾洛艾莉娜也跟来了。

    「……我们只是临时起意而已,你回去也可以的喔?」

    「不,就算是冒险者,只让一般人去调查危险的爆裂魔的情报怎么行。而且根据我身为署长的直觉,只要跟著你们就一定能解决事件。不,这可不是还在怀疑惠惠小姐所以在进行监视哦?只是觉得在这里提供协助的话,就能给身为两位同伴的达克提尼斯卿卖人情而已!」

    艾洛艾莉娜做出了别说是隐藏真心话,根本是把所有事都给讲白了的差劲发言。

    话说这绝对是还在怀疑吧。

    如果只让警察署长跟著惠惠去的话,感觉不出半天惠惠就会因为干出了别的蠢事而被抓进局里去。

    于是我就以像这样提供协助的形式被卷了进来……。

    「嘛也没办法。那么,就先去打听一下吧」

    聊著聊著就到了公会的我们,迅速地开始了调查行动。

    顺带一提达克尼斯打算用自己的管道进行调查,跟我们一样一大早就出了门。

    至于说了多余的话的那家伙,因为看起来好像没有离开暖炉前的打算又派不上用场所以把她放置了。

    我和惠惠朝著因为还很早所以没什么人的受理中心走去。

    「那个能稍微问一点事情吗?关于最近在流传的爆炸事件,有些事情想确认一下」

    「早安佐藤和真先生。爆炸事件……吗?啊!?你是警察署长小姐?!而且连惠惠小姐也……!……爆炸事件……惠惠小姐……警察署长……。原来如此,我明白你们想确认什么了。我也觉得惠惠小姐是犯人」

    「喂,对我有甚么误会就说出来啊我洗耳恭听」

    「不,虽然理解你的想法但不是这样的。调查已经结束了,不知为何能感知谎言的魔道具一点反应都没有」

    「真的吗!?会不会是魔道具故障了……」

    「不,那不可能。那魔道具可是我们署里最新式的道具。到前天为止都毫无问题地在运作。所以当初以为能迅速解决的这个事件一下就变成了莫名其妙的谜题了……」

    「喂,要是想和我吵架的话我奉陪到底」

    把开始用微妙神情歪著头的两人和盯著她们双眼放出红光的惠惠放在一旁,我把一开始来这里的目的说了出来。

    「我来这里主要是想确认这个城镇里有多少爆发系魔法的使用者。冒险者里有这样的人吗?」

    爆发系魔法主要能分成炸裂魔法,爆发魔法和爆裂魔法三种类型。

    炸裂魔法是拥有能炸裂岩盘威力,魔耗效率也很不错的优秀魔法。而爆发魔法以每天只能击出数发的魔力高消耗为代价,拥有能把大部分的怪物一网打尽的高威力。

    「能使用炸裂魔法的优秀魔法使,在等级提升后就会往其他城镇去。然后能使用爆发魔法的人在这个国家也不多。要是在有祭典的季节的话他们多少会做为烟火大会的重要人员来这里,但现在这个季节是不可能来的。所以现在这个时间点,能使用这个系统的魔法的魔法使应该只有魔道具店的店主小姐和惠惠小姐而已……」

    「……姑且问一下,真的不是惠惠小姐吧?」

    「还要再问吗,不是说过我不是了吗!」

    看著对艾洛艾莉娜生气起来的惠惠,我开始思考了起来。

    这个城镇上除了惠惠以外能使用爆裂魔法的人就只有维兹,但她应该没有嫌疑吧。

    毕竟想不出会让她做这种事的动机。

    ……动机?

    「对了,动机!说不定这是对惠惠怀恨在心的某个人,为了让惠惠被冠上冤罪让她变成犯罪者的作战也说不定。喂惠惠,你记得最近有招惹谁过吗?」

    「才没有哦那种事。我有自信我是队里品行最端正的那个人」

    那个自信是从哪里来的。

    然后,柜台的小姐像是很抱歉似地。

    「那个……关于惠惠小姐,从这边那边都传来了不少投诉……像是在狩猎哥布林的时候因为被从远处发动的爆裂魔法攻击,不仅猎物被抢了还一起被卷进危险中之类的,因为河川的地形会改变所以希望别再使用爆裂魔法抓鱼之类的,然后也有不少其他的投诉……」

    听到这些话的惠惠把耳朵塞了起来转向一边,而柜台的大姊姊继续说道。

    「还有身为身体能力强大的冒险者,请不要因为名字被嘲笑就把一般人打到挂彩喔?」

    「不好意思,可以请你逮捕这家伙吗?」

    「说得也是,逮捕起来吧。乾脆就把惠惠小姐当成犯人不也挺好的吗」

    「请等一下,我多少有在反省了!话、话说回来,对我怀恨的人意外地多呢!那么,犯人一定就在这些人里面!」

    惠惠这么说著,突然袭击了靠近过来的一位冒险者。

    「呜喔喔!?什、什么啊这不是惠惠吗,快住手!突然做什么啊!」

    「昨天跟我吵架的你有身为连续爆炸魔的嫌疑!好啦就到局里去一好痛!」

    抓住惠惠的后脑勺试图把她拽下来的同时,我向那位冒险者低了头。

    「抱歉这个笨蛋突然暴走真是不好意思。是说,能问你一些事情吗?刚才说跟这家伙吵架了,请问能说一下吵架的经过吗?」

    突然被绞杀的冒险者咳嗽著歪了歪头。

    「不,昨天我边看布告栏的任务边走结果撞到了惠惠,然后『抱歉我在看布告栏的高处所以没注意到』这样道歉后她说『这是把我当矮子的意思吗』接著就突然袭击了过来……」

    「这不是吵架只是在找碴而已啊!」

    「啊好痛!不、不是啦,因为身为冒险者要是被小看了就完蛋了才……」

    真的把这家伙逮捕起来会比较好吧。

    「话说爆炸魔事件也不是昨天才开始,而是从以前就持续发生了对吧?这样的话这个人就不符合条件了啊」

    「说的也是呢……那么,就把上周和我议论胸部大小的事情最后吵起来的玛莉贝尔小姐带走吧」

    「所以说不要随便把人带走啊!话说你这不是一个劲地找架吵吗!无法无天也该有个度啊!」

    把正在吵嘴的我和惠惠放在一旁不管的艾洛艾莉娜像是突然想起了自己是警察局长的工作似的,用一手拿出了备忘录重新面向惠惠。

    「惠惠小姐,能把你能想到的所有人都告诉我吗?如果人数很多的话可以拜托警员帮忙调查的」

    面对一脸认真表情的艾洛艾莉娜,惠惠开始一个一个报出了名字。

    「首先是刚才提到过的玛莉贝尔小姐。再来是没钱时被我杀价杀到哭出来的武器店的大叔、魔道具店的大叔、水果店的大叔……还有……。冒险者那边的话因为心里有谱的人实在太多了没办法马上回答呢」

    「……真的没办法把这家伙抓了吗?」

    「虽然我们这里并不是专门收容问题儿的地方,但也没办法了呢。那么惠惠小姐,详细的话就请到局里再……」

    「请等一下!再稍微等……啊啊!」

    眼看就要被艾洛艾莉娜带走的惠惠,突然大喊了一声。

    「我知道犯人是谁了!你们两个也跟过来!」

    4

    在阿克塞尔的图书馆里发现了那孩子。

    在许多的位子中,她选了最为边缘的那桌乖乖地读著书。

    「跑到这里了啊,真正的犯人悠悠,找到你了!」

    「诶!?惠、惠惠!?突然怎么了!?」

    在那里的是惠惠的自称对手,红魔族的悠悠。

    惠惠打破了图书馆安静的氛围,翻开了披风报上名号。

    「吾名惠惠!乃阿尔克塞最聪明的揭露真实之人!吾之劲敌悠悠!你的阴谋是逃不过我雪亮的法眼的!」

    「惠惠突然跑出来说些甚么呢!?应该说我根本搞不懂你在说什么!真正的犯人是在指什么!?」

    平和的氛围被一扫而光的悠悠慌慌张张地地站了起来。

    然后开始向周围因为这场骚动而皱起眉头的人低头道歉了起来。

    我向这样的悠悠说明了事态。

    「那个其实,最近城镇附近出现了谜样的连日爆炸骚动」

    「惠惠这个笨蛋!在红魔之乡的时候还不够,居然在这边也做了一样的事吗!?在村子里引起了那么大的骚动,居然还没得到教训吗!?」

    「啊啊!?快、快住手!你在干嘛,突然就对我做甚么了!」

    像是仅靠这点说明就察觉到了甚么似的,悠悠半哭著抓住了惠惠。

    然后悠悠放开了惠惠的衣服前襟重新面向我们。

    「对不起!惠惠明明脑袋很好却老是不想后果就搞事,但她绝对不是甚么坏人!我会一起去跟受害者道歉的!所以,还请从宽处理……」

    「连你也这样,为甚么只凭这样的说明你就觉得是我干的!」

    「呀—!好痛好痛,快住手!」

    在惠惠抓住了向我们道歉的悠悠的同时,艾洛艾莉娜惊讶地歪了歪头。

    「请等一下,刚才说了『在红魔之乡的时候还不够』?在红魔之乡也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吗?」

    「是、是的,那个时候是把锅甩给了刚好经过的女恶魔才得以平安收场,所以才想说是不是这次惠惠也干了一样的事情……」

    刚才,是不是听到了把锅甩给刚好经过的女恶魔这种不得了的话。

    有点想打听惠惠的过去了。

    「那、那时是那时,现在是现在!不是啦,这次不是我做的!大家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啦。……所以说悠悠」

    就算被艾洛艾莉娜用疑惑的眼神盯著看,惠惠还是把手指向了悠悠。

    「你现在被怀疑涉嫌参与啊克塞尔连续爆炸事件。麻烦请你来局里走一趟吧!」

    「为什么啦————!?」

    听到惠惠讲出了这种无厘头的话,悠悠发出了悲鸣。

    「为什么当然是有原因的。首先先说说看和我的关系」

    听了惠惠这句话,悠悠突然脸红了起来。

    然后在害羞地低下头的同时,仍然偷偷地在偷瞄惠惠。

    「朋……朋io」

    「对,你是我的劲敌!有错吗?」

    「没没没、没有错啦!对,我是你的劲敌喔!那又怎么了!?」

    因为被惠惠打断,悠悠泪目地大喊著。

    「你承认了呢。就如刚才所说,悠悠自称是我的劲敌。也就是说,她有陷害身为劲敌的我的动机!」

    「诶诶!?」

    对像是受到了甚么冲击的悠悠,惠惠继续说了下去。

    「而且,你还是红魔族里仅次于我的魔法使!因为对于能使用爆裂魔法的天才魔法师我怀有竞争心,所以就算习得爆发系统的魔法也不奇怪!」

    「太奇怪了,这什么道理,太奇怪了啦!」

    惠惠对著哭喊中的悠悠说道。

    「那么我就问问你。在发生连日爆炸事件的时候,请问你有跟谁在一起吗?」

    「……我、我自己一个人……」

    惠惠听到了这句话,像是确信了自己的胜利似地露出了笑容。

    「这样啊,自己一个人。也就是说在事件发生时,没有任何人能帮你证明你并没有离开城镇对吧?」

    「…………是的」

    悠悠如此回答惠惠的问题。

    「如同所见,她有动机也有犯罪的实力还没有不在场证明!艾洛艾莉娜小姐,拜托你了」

    「那么,请你稍微来局里一趟……」

    「等等,真的不是我啦!我是说真的啊啊啊啊啊!」

    「——没想到连本来以为一定会中的悠悠都不是,被怨恨的可能性感觉越来越小了……」

    从警察署回去的路上。

    我和惠惠向著城外走去。

    「是说,那孩子是你的朋友对吧?就算说是劲敌,我觉得朋友的话不会有这种嫌疑的吧」

    「是这样吗?我对红魔之乡的友人们,可都是抱著先手致胜的精神全力让他们哭出来的哦」

    「我果然还是觉得这件事是有人恨你而引发的可能性很高啊」

    我和惠惠经过了正门,开始寻找今天的爆裂地点。

    对,特地跑到街外,就是因为惠惠这个笨蛋坚持要继续例行公事。

    「我觉得这种时候还是比较谨慎一点比较好啊」

    「在说什么呢,那样的话不就像是输给了犯人一样吗。……不对,这根本才是犯人的目的吧!?为了不要再让我使用爆裂魔法……!这样的话嫌犯就是把我炸出来的洞埋起来的土木工程的叔叔们吗?但是他们之前对我说多亏了小姐他们的工作增加了这种话对我道谢过……。哈!?莫非这事其实是恐惧著我的力量的魔王军……」

    看著开始自言自语地说些蠢事的惠惠,我实在没法相信这货知能高是真话。

    「好啦,这附近就可以了吧。很冷所以找个近点的地方速战速决吧」

    「这附近不是根本没积多少雪嘛。再积多点雪的地方比较好。用爆裂魔法在雪白画布上画上一笔的画面我觉得会很漂亮的」

    「……原来如此,就跟在雪地上小便会让雪融掉是一样的感觉啊」

    「才不是!别把红魔族的崇高本能和和真的下流习性混为一谈!」

    在应付著惠惠的任性妄为的同时,我们来到了积了很多雪的森林旁

    「要是往森林里放魔法的话会让猎人工会和木工工会的人生气的。这附近就可以了吧」

    「你的人生为什么这么惨烈。不每天树敌你就不满足吗?不会想过更和平的生活吗」

    「我要走的可是修罗之道,那种温吞的人生闪边去吧。好啦要上了哦!吾之力量,好好见识一下吧!」

    惠惠如此说著高声咏唱了魔法。

    「<Explosion>——!」

    在靠近森林的平原上,放出了使尽浑身力量的爆裂魔法!

    ——与此同时。

    我隐约听到了在遥远的哪边,传来了不一样的爆炸声。

    5

    隔天。

    「因此,我们对惠惠小姐发布了爆裂魔法禁止令。虽说惠惠小姐不是犯人,但在找到真正的犯人前,要是不能安分一点的话……」

    「然而我拒绝」

    再次来访我们大宅的艾洛艾莉娜正在与惠惠对峙著。

    该说是理所当然吗,在我们离开城镇的这段时间,似乎在森林中观测到了爆炸。

    现在能明白的是,一旦惠惠放出魔法犯人就会同时一起放出魔法。

    昨天陪著去的我姑且帮惠惠做了不在场证明,但还是下达了在事件结束前禁止使用爆裂魔法的命令。

    「你现在是叫我去死吗?红魔族是充满著魔力的武斗派种族。要是不适度发动魔法持续使用魔力的话是会死的。对,要是让我数日不使用魔法的话,我失控的魔力可能会把这城镇毁了也说不定」

    「你胡扯也要有个度啊。要是真是那样的话,红魔族们在学会魔法前不就会全死光吗」

    正当试图诱导艾洛艾莉娜的惠惠像是在说不要妨碍我地瞪著我的时候。

    『紧急任务!紧急任务!在城镇里的各位冒险者,请尽速到冒险者公会集合!』

    突如其来的紧急任务广播打断了惠惠的话——

    「各位冒险者,感谢你们前来!其实,从冬眠醒过来的一击熊群正在附近大闹!其数量超过十头,光是田里的作物肯定是没办法满足它们的吧。这样一来,肯定会到城镇附近寻求饵食的!各位,请整备好战斗势态准备迎击!」

    准备好装备来到公会,就看到看似已经走投无路的柜台小姐正在反覆进行说明。

    一击熊这种物种就如同其名,以用其强力的前脚所放出的强力一击所闻名,稍有不慎的话就是冒险者老手也会被干掉。

    那种东西成群袭击过来到底会变成怎样……。

    「一击熊的团体……怎么会这样,明明这里都是些新手而已,要是跟那种东西交战的话肯定会有人牺牲的!」

    跟著我们一起来的艾洛艾莉娜青著脸颤抖著说道。

    注意到了那样的艾洛艾莉娜的冒险者们开了口。

    「就如你所说,这之中肯定会有谁会死掉的吧。即便如此,为了这城镇的居民而战就是我们冒险者的职责了」

    「啊啊,我们就是为此才成为冒险者的。对会失去性命这点早就做好觉悟了。对吧大家!」

    「哦!那个美丽的大姊姊,就交给我们吧。等活著回来就一起来喝酒吧!」

    「区区的熊能算什么,我一头都不会放它们进城!」

    艾洛艾莉娜用像是看著英雄般的眼神红著脸看著气势高涨的冒险著们。

    那些冒险者都用一派轻松的表情看向我旁边。

    对,看著拿著木杖的惠惠。

    「这真是气势高昂呢。这样的话我就不需要出场了」

    「「「「「诶」」」」」

    平常会比谁都先说出它们是自己猎物这种话的惠惠居然要先告辞,让在场的冒险者们都僵住了。

    「不不惠惠,你看,这时候才是你出场的时候吧。只有我们的话是也能做些什么。虽然能做些什么但估计会有人挂。但是,有了你的力量的话……」

    「对、对对!只有我们的话虽然也行,但有惠惠的话可是一击必杀!」

    「一击熊什么的根本不在话下!惠惠可是拥有一击魔道士之名不是嘛!对吧?对吧!?」

    「惠惠小姐,这可是你的回合啊!在下,想看看惠惠小姐的帅气之处啊!」

    这里的冒险者似乎是觉得有惠惠的爆裂魔法就能轻松了事所以才会一派轻松啊。

    「有这么多冒险者在,大家还这么有干劲。那本阿克娅小姐也不用出场了呢。吶和真,我还有不要让暖炉的火熄掉这项重要的工作。今天我就先回去了」

    「「「「「诶诶!?」」」」」

    紧接而来的阿克娅撤退宣言让冒险者们发出了悲鸣。

    在暖炉前迷迷糊糊地被叫起来这事似乎让她非常不爽而想快点回家的样子。

    期待在万一的时候阿克娅的复活魔法能发挥作用的冒险者脸都开始青了。

    然后,惠惠在这样的冒险者们前大声说道。

    「说到底我还被这位艾洛艾莉娜小姐怀疑是爆炸事件的犯人,被禁止使用爆裂魔法了哦。明明很想让我的爆裂魔法大显神威的,真是可惜。对,真是太可惜了」

    「等、惠惠小姐!?」

    惠惠的甩锅让艾洛艾莉娜叫了出来。

    理所当然的,冒险者们的视线都集中到了艾洛艾莉娜身上。

    「呜呜……惠惠小姐,现在是紧急事态。因此先前的爆裂魔法禁止令暂时解除……」

    艾洛艾莉娜像是无法忍耐这样的视线似地怯生生地说道。

    听到这句话的惠惠,特地耸了耸肩。

    「只是暂时而已吗?也就是说,在我赌上性命击退一击熊之后还要被禁止使用魔法的意思对吧?一想到这个就总觉得没有干劲……」

    「啊啊啊啊啊啊,我知道了啊啊啊啊!禁止令取消,所以拜托请你参与一击雄的讨伐!」

    6

    在眼前的雪原前,巨大的熊群紧戒著发出了声音。

    而与其对峙的是,自称镇上第一的魔法使。

    包含我在内的冒险者们,为了预防发动魔法后还有漏网之鱼,做好随时都能前去援护的准备从后面看著惠惠。

    在我们的注视下,惠惠开始了咏唱。

    常常在听惠惠咏唱的我,注意到了这次的咏唱速度似乎比平常来得慢。

    似乎是因为被全员注视著而开始装逼了的样子。

    伴随著咏唱的结束,惠惠高高举起了木杖。

    「吾之力量,好好接下吧!<Explosion>——!」

    从杖前爆发出的光芒奔流著,在一击熊群中间爆炸开来。

    伴随著剧烈的爆炸声的冲击波爆发开来后,留下的是一个巨大的陨石坑。

    随著魔力耗尽的惠惠倒下,冒险者发出了欢呼。

    「好、好厉害……这就是爆裂魔法……」

    只有一个人,还没见惯这副光景的艾洛艾莉娜呆然地说道。

    因为多少有使剑的心得而一起跟过来的她,却被魔法的威力夺去了注意力。

    在那样的艾洛艾莉娜面前,惠惠在被我扶起来的同时双眼闪著红光问道。

    「这就是吾之爆裂魔法。……怎么样?至今的爆炸事件的现场,有过这么大的坑吗?」

    这么说著,无力地笑了出来。

    看著那样的惠惠,艾洛艾莉娜静静地闭上眼摇了摇头。

    「……不,并没有任何一个现场有这么巨大的陨石坑。……惠惠小姐」

    她再次看向惠惠。

    「这一次,对于怀疑你一事真的是十分抱歉。再一次,对你致上歉意。」

    这么说著,对惠惠深深地低下了头。

    这就是,艾洛艾莉娜对惠惠抱有的怀疑被完全洗清的瞬间。

    「呵呵,能明白的话就好了。只要能洗清嫌疑就已经足够了。而且,这次把熊一扫而光让我心情很好。所以原谅你啦」

    听了惠惠这样的话,让艾洛艾莉娜笑了出来。

    「我、我也那个,怀疑你真是对不起!说的对呢,惠惠也不是一直在引起问题的呢。做、做为这次的赔礼,我会去买好吃的饼乾……」

    「呵呵,我原谅你啦所以就不用给我饼乾了啦。悠悠以后,也要跟旁边的和真学著点,多信任我一点哦?还有,和真」

    然后惠惠对著我,像是有点害羞似地,

    「愿意这么相信我,谢谢你」

    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如此说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喂和真,在我不在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些人是达克尼斯家的自家士兵吧。

    带著武装男们从山上回来的达克尼斯,在陨石坑前对我们喊道。

    「喂达克尼斯,你到底跑哪去了啊。因为从冬眠里醒过来的一击熊群来袭可是发布了紧急通知喔?要是没有惠惠的大活跃可就变成大惨事了喔?」

    「那、那是真的吗!?嗯,一击熊会在这种时候出现也是爆发事件造成的吧。昨天在森林里好像也有爆炸发生,肯定是那个时候被叫起来了」

    说起来最关键的爆炸事件还没有解决呢。

    「这也是那个爆炸魔造成的吗。明天开始要拿出干劲一口气把事件解决掉!有本小姐在,明天一定要让你们见识红魔族的高知力!」

    看著刚刚还在被我扶著却突然站起来的惠惠,达克尼斯露出了笑容。

    「啊啊,那个……关于那件事,惠惠。事情已经解决了」

    达克尼斯这么说著,让武装男拿出了一个蕈菇给我们看。

    「这个是被叫做地雷菇(Mine Mushroom)的蕈菇呢。在特定的条件下,会引发很强烈的爆炸。山麓和山上都长了不少。今后,会有人去采收它做适当的处理。恐怕在森林里也长了很多这个吧,那边也会去处理的」

    听到这些的我们,深深地叹了口气。

    「搞毛啊,弄出了那么大的骚动就是因为这个会爆炸的蘑菇啊。我们的辛劳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真的是,我因为这个还去怀疑了好多人呢。这种蘑菇就该用我的爆裂魔法把它轰飞处理掉吧。达克尼斯,蕈菇的采收拜托你了。处理就由我来负责」

    听了我和惠惠的话之后,达克尼斯移开了视线。

    「不那个……实在不推荐惠惠来处理这个呢。我们会好好把这个处理掉的……」

    看了达克尼斯那个样子,我想到了一个问题。

    「……吶,这个蕈菇会在特定的条件下爆炸对吧?……那个到底是怎样的条件?」

    对这问题,达克尼斯稍微迷茫了一会之后。

    「要是在近处感应到强大的魔力的话就会爆炸」

    听到这句话,惠惠迅速地转过头去。

    …………。

    「……诶。也就是说什么?要是在长了一堆这种蕈菇的森林附近放爆裂魔法的话……」

    「就会爆炸」

    「…………还有,在山附近放爆裂魔法的话……」

    「当然也会爆炸」

    喂。

    「……不是。那个,不是这样的」

    被我支撑著的惠惠,满是冷汗地别过头去说道。

    倒是说说哪里不对了我洗耳恭听。

    就在我们无言地看著艾洛艾莉娜拿出手铐的时候。

    「对,说到爆炸的话就是我!说到我的话,对,就是爆炸!好啊好啊,以后再发生一样的事情就全当成我的错吧!不过请让我说一句话,要怀疑人,就该像这样拿出证据……」

    「你这样倒打一把有用吗,相信你的我真是个笨蛋!!」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