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短篇 异世界式神之手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短篇 异世界式神之手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翻译:a啦a啦FT

    【explosion——!!!!】

    那一天。

    是我背着完成每日一爆的惠惠回到阿克塞尔并路过商店街时的事。

    [快来看啊,本日的特别奖品可是高级食材套餐哦!有很多这个时节吃不到的新鲜的蔬菜和水果哦!为了今天,可是特别从魔法进行统一管理的栽培设施那里运过来的哦!]

    蔬菜店的老板好像在进行抽奖活动,正在大声地喊着。

    这个世界的水果和蔬菜十分顽强。

    飞在空中进行攻击,瞄准捕猎者的眼睛喷出汁液进行攻击等等,竟是一些作为蔬菜完全无法想象的行为。

    但是,即使这样它们也仍然无法违背自然法则,现在是冬天,它们也会像候鸟一样迁徙到温暖的地方,或者进行冬眠,都在各取所好进行过冬。

    所以这个时候的蔬菜是很贵的,普通也只有贵族才能吃到在温室培育的蔬菜。

    [和真,怎么了吗?是想买今天晚饭的食材回去吗?]

    [不,现在还背着惠惠呢,之后再说吧。而且今天你们三个不是要出去和克里斯与悠悠一起开女子会吗?我一个人的话随便出去吃也可以,总之之后再考虑吧]

    对惠惠如此说到,我又向前走了……

    [本日的特别奖品可是蕴含丰富的经验值的黄瓜和西瓜,还有松茸哦!可是松茸哦松茸!欢迎欢迎——!]

    ——次日。

    [肚子好痛]

    平常应该要睡到中午的我因为腹痛醒了过来。

    [难道不是因为每天过着自甘堕落的生活,喝酒把肚子喝坏了吗?每天都吃着同样饭菜的我们怎么没有事啊?还是赶快去厕所吧]

    我向在客厅里无所事事的阿库亚倾诉腹痛后,被如此答复。

    [这并不是想去厕所的腹痛啊。而且也没有发烧,也不想吐。原因什么的无关紧要了,快给我施加回复魔法啊。虽然不是特别痛,但也很不舒服啊]

    阿库亚对着捂着肚子说话的我,一边吃着桌子上的点心说到

    [如果是什么疾病的话,回复魔法是没有用的哦。虽然会给人的身体带来不好的影响,但病毒也是生物啊。我能做到的只是清除病毒所排出的毒素而已哦]

    [真的假的]

    本以为这个世界魔法是万能的,但意外地却有些奇怪的限制啊。

    但是还是暂且施加了净化毒素的魔法,遗憾的是完全没有效果。

    突然,正在与达克尼斯进行类似国际象棋的桌游的惠惠说到。

    [从施加了消除毒素的魔法,腹痛还是没有治好来看,这可能并不是疾病哦?和真,昨天在我们出去开女子会的时候,有吃什么?]

    我昨天吃得东西……

    [能够想到的只有抽中的商店街的特别奖品高级食材套餐了?但是那个,不是从用魔法进行湿度与温度的严格管理的设施里摘来的吗,还说都是新鲜的食材]

    [你竟然吃独食吗!?我们不是同伴吗!?一个人吃独食太狡猾了啊,小气鬼家里蹲!]

    [是啊,到底吃了什么啊!松茸吗?螃蟹吗?河豚吗?好歹告诉我们到底吃了什么啊!]

    在阿库亚和惠惠逼问我的时候,达克尼斯用手托住下巴思考着……

    [如果不是野生的蔬菜的话,可能并不是食物中毒,但还是去下医院比较好哦。腹痛的话,最坏的情况也有可能是被寄生型怪物所寄生了]

    [不要啊,不要说这种令人不安的话啊。最近又没有接任务,不可能进入怪物路线的吧……应该不可能吧?]

    看到如此不安的我,阿库亚和惠惠坏笑着。

    [这可说不定哦?据说寄生型怪物都很聪明,正因为是很安全,被严格管理的设施,反而才更有可能被侵入也说不定哦]

    [话说对寄生型怪物进行适当的处理之后,可能就没事了,但和真可是没有这个世界的常识的ZZ啊。一定是认为随便烧一下就可以吃了吧。惩罚哦,这是瞒着我们吃独食的惩罚哦!寄生型怪物可是很可怕的啊?就是那个啊,电影【异形】知道吗?就像那个一样……]

    我堵住了想要说可怕事情的阿库亚的嘴。

    [还是去一下医院吧!那个,虽然我并没有什么不安,但如果是什么疾病的话传染给大家就不好了啊!]

    我装作一脸淡定,赶快离开了家。

    ——在阿克塞尔的郊外矗立着一幢从以前开始就很在意的迷之设施。

    [……这里就是医院吗]

    我站立在一栋全黑的充满着怪异氛围的建筑物前面。

    [好了,在干什么啊,快点走了?没事的,这个世界没有打针的,放心吧]

    [不,令我恐惧的是这个建筑物的氛围……]

    并没有被我拜托,就擅自跟过来的阿库亚她们,一个劲地把我推进了医院。

    [欢迎光临!]

    [打扰了]

    我看到出来迎接的医院的主人之后,立马转过身去。

    [喂,和真,害怕医院什么的,你是小孩子吗!没事的,很痛的时候,会好好用魔法先让你沉睡之后再进行的,放心吧]

    [是啊,万一被寄生型怪物所寄生放着不管的话可是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的哦!]

    虽然达克尼斯和惠惠在极力劝阻着我,但是我想说的并不是那个啊。

    [这里是哪门子的医院啊。话说,医生在哪里啊!]

    在我眼前的是,脖子上挂着不知是什么的骨头所作的项链,身披漆黑斗篷的男子。

    [我就是医生]

    [哪里像医生了啊!不管怎么看都是咒术师吧!]

    听到我的吐槽,眼前的男子和阿库亚她们都瞬间沉默了。

    [那个,和真。咒术师从事医疗行业,这难道不是常识吗?]

    [为什么啊!普通说起医生的话,不是能够使用回复魔法的司祭,或是经验丰富的大司祭吗!?]

    突然,阿库亚把大声叫喊的我带到医院的角落,小声地说明到。

    [听好了,和真。疾病是由病毒引起的你知道吧?但是回复魔法是无法杀死病毒的。想要消除繁殖在体内的病毒的话,施加咒术师的咒术才是最有效的方法]

    [正因如此,异世界才……]

    不,要杀死繁殖在体内的恶性微生物的话也只有这么办了,但真的有效吗?

    [顺便说,外科手术也是在这里做的哦。呼叫优秀的司祭过来之后,并给患者施加昏睡的咒术,再进行执刀]

    [虽然咒术的使用方式和预想的完全不一样,但意外地合乎道理这一点真令人火大]

    不管怎么样,我知道了这里是正经的医院。

    [好像是已经理解了啊?那么请先到里面说明一下症状吧]

    咒术师说着,用手指向医院里面的房间。

    没办法了,我可不想被怪物啃食而死,还是接受治疗吧……

    [但是,能够被三位美女照料的患者,真是令人羡慕嫉妒恨啊。啊啊,真想不小心发生医疗事故……]

    [打扰了]

    听到咒术师的自言自语后,我立马转过身去。

    [喂,你从刚才开始就怎么了吗!这位可是在咒术方面非常优秀的值得信赖的医生啊!]

    [和真,到底怎么了吗!对这位可以诅咒全世界的,拥有如此高超的技术的医生到底有什么不满啊!]

    什么啊,那么高的评价,医生技术的判断基础就错了吧!

    我被达克尼斯和惠惠拉着,没有办法地进了门诊室。

    咒术师看到两人拉着我的手,向我投向了憎恶的目光。

    [今天哪里不舒服吗?]

    [我家和真,好像从早上开始就一直腹痛]

    阿库亚代替我进行回答,咒术师反复地点着头。

    [那么总而言之,先切开看看吧]

    [喂,这家伙绝对是庸医吧!我要回……喂,干什么啊,快放开!]

    看到我并没有听咒术师的蠢话,惠惠和达克尼斯牢牢地抓住了我的手。

    [回复魔法就交给我吧。大师,还请救救和真吧]

    [交给我吧,在我看来他应该并不是生病。从没见过那么有精神的患者。你,会没事的。只是先看看而已]

    [怎么可能让你用像稍微看一下喉咙一样的感觉来切腹啊!啊,干什么啊,喂,在咏唱什么啊!喂,阿库亚,快阻止这个大叔!达克尼斯,惠惠!这家伙绝对是庸医,为什么一言不合就要动刀啊!住手……!]

    我正想对按住我的两人使用生命吸收时,咒术师抬起手,用昏昏欲睡的声音……

    [好,吸口气,放松——放松——。不要紧张,接受昏睡的咒术吧——……]

    ——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可能是我在昏睡的时候被搬回了家里。

    我一醒来就睡在自己房间的床上,此时映入我眼帘的是沉睡在椅子上的阿库亚的身影。

    还有……

    [哦,醒过来了吗和真。还以为会出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喂,突然对惠惠做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默默地对坐在床旁边的椅子上的达克尼斯和惠惠使用了生命吸收。

    [你们还真敢把我卖给那个奇怪的大叔啊!为什么因为一点腹痛就必须要切腹啊!我可是差点因为这个断送了性命啊!]

    [啊啊啊啊啊快住手,再吸下去的话,今天的爆裂魔法就打不了了!腹痛应该已经治好了吧!?]

    [是,是啊,不是已经没事了吗!所以再吸下去的话……呜呜,不,再稍微一点也……等等等等,果然比起这样还是更激烈地才……!]

    [啊啦?真的,确实腹痛已经好了……但是,那个大叔的手术有什么意义吗?难道不是睡一觉后,自然就好了吗?]

    好像是注意到我们的吵闹,沉睡着的阿库亚睁开了眼。

    然后一开口就是我非常在意的话。

    [库啊啊啊啊啊啊。啊啦,早上好和真。感觉怎么样?刚才真是危险啊]

    [喂,区区腹痛而已,不要说得那么夸张。不会真的有什么寄生怪物吧?怎么可能嘛,都是你们的瞎猜吧……]

    [西瓜哦西瓜。你没有好好的吐西瓜籽吧。西瓜不管是在怪物的体内,还是其他任何地方都能扎根。西瓜的种子好像正想在和真肚子里扎根哦]

    [什么,太可怕了吧]

    这个世界的生物即使再顽强也该有个限度吧,这西瓜也太可怕了吧。

    [哎,那样的话,不是很糟糕吗?那个人还真的是技术高超的医生啊……]

    那样的话,我还真是有些过分了。

    下次必须要去好好道谢。

    [之后,还让我转告你,说,还追加了其他地方的治疗。到底是哪里的治疗并没有说]

    听到阿库亚的话,我不由地歪着头。

    ——突然,我瞬间注意到了,手向盖在被子底下的下半身伸去……然后,我决定日后一定好好向这位技术高超的优秀的大师道谢。

    [呐和真,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到底追加了什么治疗啊,你知道吗?]

    我并没有回答达克尼斯的疑问,并回想起来。

    在我的出生地日本,根据某个问卷调查的结果,大约80%的日本男性都会——……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