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短篇 BD特典·魔王军干部很繁忙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短篇 BD特典·魔王军干部很繁忙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翻译:御坂9982番

    校对:夜宸o

    资源:鬼巫女酔歌

    1

    在讨伐了魔王干部巴尼尔后,我们手头的贷款一下子全没了,自此过上了悠闲自得的生活。

    成天催我去工作,唠叨到不行的达克尼丝和惠惠今早就出去了。

    综上所述,我现在选择在大厅暖炉前看薪火燃烧的样子发着呆,然而……。

    「那啥啊和真,我认为这条街上的人都太缺乏警戒心了。我要去给这些人去敲一敲警钟」

    明明过着如此自在而又快活的每天,阿库娅却推开我的身体,一边把身子往最暖和的地方挤一边说出了这种话。

    「很不错啊阿库娅,还真亏你能知道警钟这么难的词。话说地方就那么点你干嘛挤进来啊。今天能用这个特等席的可是我」

    「那个知道难词的智慧女神可是都冷的发抖了哦?再往里边去点啊废柴尼特。特此告诉你吧,警钟呢,就是指危机靠近很危险的意思」

    说着类似于头痛是很疼的这类智障发言的阿库娅占领了暖炉前边后,以不同以往的正经脸靠了过来。

    「你听好咯和真。这条街上,竟然有两个魔王手下的干部」

    「你是指那个啥干部,和已经成为前干部的巴尼尔吗。那又怎么了?」

    向着往暖炉里填入新柴火的我,阿库娅用一副哎呀你还真是不得要领啊的表情摇摇头。

    「就是因为没什么危机感和真你才会三天两头死一次哦。你至今都死过几次了?你搞什么?难不成你是厄里斯的信徒,每次都是为了见厄里斯才死的?」

    确实我经常会死,但被这家伙指责还真是令人恼火啊。

    「我又不是想死才去死的。说什么危机感警戒心的,你从刚才开始就想说什么了啊?」

    听到这话阿库娅像是就等你说这话似的挺起胸来。

    「需要监视!我需要去监视那个假面恶魔!那个恶魔可是比我还要快就融入这条街了哦?据我调查,最近他甚至在就近的小孩子之间也很有人气」

    「那应该不过是很稀奇他的假面吧?小孩子最喜欢那种带脸上的东西了」

    但听到我的想法,阿库娅却摇了摇头。

    「我也是这么想的,才做了一个和妖魔王一摸一样的艺术般的假面,结果想要靠近他们时却被哭爹喊娘的孩子们用石头砸了个痛」

    「麻烦你不要用这种无聊的事弄哭别人家的孩子好不好。……所以说你监视那家伙是想要干嘛?就算他在做坏事,我也不想搭架哦。毕竟你想想那家伙要是使出全力可是超强的诶,我这种的遇上他那个巴尼尔式啥子光线可是一发就倒的」

    「真是愚蠢呢和真,不正为此我才会在这吗?你以为我是谁?我可是恶魔的天敌女神诶!只要抓到那家伙做坏事的证据,那么就算我在大街上发动袭击也不会被警察叔叔抓走了!」

    「你这家伙我不好好看着你,就给我搞了这种事?」

    把我的话当做耳边风,阿库娅站了起来…!

    「……果然还是有点冷啊。等这些柴火烧完后再走好了」

    「外面毕竟挺冷的。你倒不如等哪天暖和点再去也行啊」

    于是她再次坐下,和我一同观望起暖炉中燃烧的薪火。

    2

    在和阿库娅熬过了寒冷的上午后,日过晌午天气回暖。

    「『explosion——!』」

    爆裂魔法在阿克塞尔的平原上轰的一声发出爆音后,达成每日目标的惠惠一脸满足的倒了下去。

    「呼……。今天的爆裂就算给九十分也不为过吧。你瞧瞧,这尚还存留着一丝漂浮在寒意空气中的魔力余烬。若要比喻,就像雨后架空的虹彩,可谓是只可在世上昙花一现的美景……」

    惠惠倒在地上,说起了胡话。

    「行行行漂亮的不行,今天的爆裂得分也挺高。好了,我要背你了你快翻过来正面朝上」

    听到我这么说,惠惠熟练地翻了个身。

    说实话我不是很喜欢只有在这方面身手干脆利落的惠惠,差不多也该换一个搬运方法了。

    「……怎么了吗,你一脸复杂的?可以背我哦」

    「不,我就是在想有什么方法可以更轻松的搬运你。干脆和工地的工头借个独轮车?不行,这样稍微有点不安定,干脆做一个类似婴儿车的东西或许会更……」

    「喂,别说这种可怕的话好不好!婴儿车是什么?我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惠惠拉下脸来发出抗议,我则想着这或许是个不错的提案而陷入了沉思。

    嗯,应该能行吧。

    顺便做得结实点,回程要是遇上怪了,直接带着惠惠来一发加速撞上去,没准会是个不错的武器……。

    「和真,你不说话我会不安的你倒是说点什么啊!你看,背我难道不是件美差吗?你这样是会失去我的(直译:会尝不到和女孩子的身体接触的)!」

    「你那发育中的身体到处都超硬的诶。就算要背我也想背稍微柔软一点的妹子」

    「这男人!」

    就在我和惠惠吵起来时。

    「呼哈哈哈哈哈哈!看起来你很烦恼呢,那边那个嘴上那么说着其实每次要背妹子回家时都很期待的男人啊!」

    「你突然跑出来瞎说些啥呢,谁谁谁期待了哦!」

    虽然不知道是打哪来的,但巴尼尔突然就出现在那正看着我邪笑。

    这家伙该不会是跟在我们后面了吧。

    阿库娅说是要去监视这家伙,怎么看来反倒是我们被监视了。

    「怎么了,不必多想哦,对欲望忠诚是好事。吾辈不也像如此贪食着由汝羞耻而来的负面感情吗」

    ……回到镇上干脆煽动阿库娅灭了他吧。

    这时,在我们边上躺在地上的惠惠她,

    「那啥,怎么都行能不能先把我背好?地上有点冷」

    这么说着,伸出双手意思着我快去背她。

    「真拿你没法子呢……。今天就背你回家算了,不过从明天起就是独轮车了哦。毕竟我并不是很期待背你回家呢」

    「请你不要在大街上把我当东西一样搬运好不好。……巴尼尔,怎么了吗?你手上拿的是什么啊?」

    听到惠惠的声音,我也注意到巴尼尔手上拿的东西。

    「哼哼。这就是吾辈跟着汝等来到此地的理由。就这样背有点累。但还是想品尝品尝发育中的妹子的体温和触感,为如此贪而无厌的汝推荐一物。瞧瞧这个,要来一份吗?」

    「喂别闹瞎说啥呢。每次你一说多余的话我队里的人看我的眼神就会冷好几度你懂吗。……这是什么?」

    巴尼尔拿出的是某种东西的带子。

    「这是小孩背带」

    「和真,这玩意你千万不能买!都这个岁数了小孩背带啥的就饶过我吧,至少请用独轮车!……为什么要打开钱包啊和真?和真!!」

    3

    自从在巴尼尔那买了便利品后,惠惠已经三天不肯理我了。

    「——在那呢。你快看和真,那个恶魔在向女人搭讪。」

    「那个比起女人倒不如说是大妈。话说,大妈那边看上去很好意的在和他说话呢,而且这怎么看都只是在买卖诶。再者说搭讪不算坏事吧」

    我现在,正在照阿库娅之前说的对巴尼尔进行着监视。

    说起为何空了那么长时间,只能是因为天气或者夜里游逛的各种事情连连不断造成的。

    尚还戒备着小孩背带的惠惠和达克尼斯一起去完成每日目标了,只有我留下来陪阿库娅玩。

    贴在墙上偷偷监视巴尼尔的阿库娅说道。

    「笨蛋和真,用各种手段接近陌生人,然后随便霍霍点啥给人洗脑可是恶魔的惯用手法啊」

    「这手段和你那里的信徒所为根本没什么两样嘛」

    在我们视线前方,一群扯着家常的阿姨大妈们正和巴尼尔谈笑风生。

    「我说啊和真,我总觉得蔬果店的大妈变得很亲切诶。明明我每次去她那买东西时,她总是那么嫌弃」

    「谁让你每次去买东西都想砍价啊。啊,他好像要往别处去了」

    那阵欢声笑语过后,与阿姨大妈们分别后的巴尼尔向商业街走去。

    我们也立马跟了上去——

    「——快来看看啦,这就是那个超级灵验的巴尼尔人偶!只要把它放在房间中,便必定能让幽灵因畏惧而逃!若是现在购入还会附赠半夜笑声与双目放光的功能!」

    巴尼尔在商店街的人群中,做起了流动摊贩。

    摆在那的是,以前和我们战斗过的那些可疑人偶,比它小一号的玩意。

    「……请问,这东西真的有驱逐幽灵的效果吗?」

    看到这可疑的路边摊头,一名女性诚惶诚恐的走了过去。

    「我想想,应该比厄里斯教会卖的那种可疑护符有效得多。要说有什么问题,便是摆在窗户边上,这种容易被人看到的地方,就会有被追星族的恶魔们偷走的可能这点事吧」

    「请给我一个吧!太好了!这样就不用每晚都担惊受怕的了!我家婆婆啊,死了都还要欺负我这个媳妇,每晚都在人家枕边搞出啪嗒啪嗒的噪音不让人睡觉!这下我一定要让那个女人好看!」

    我和阿库娅躲在阴影里,从远处眺望着说出这类危险发言的女性客人和卖家的巴尼尔。

    「……喂,那女人好像正因幽灵犯愁哦。这不该属于你的管辖吗?恶魔比你还有用算怎么一回事」

    「瞎说什么呢,这可是有理由的。那个人她婆婆啊,似乎生前经常欺负媳妇,现在反省了想要道歉。这才每晚都在那人枕边跳为了道歉自创的舞蹈。这是我想要祓除她婆婆时,她婆婆亲口告诉我的一定没错」

    我想那只是在继续欺负媳妇吧。

    「话说回来没想到那种东西也能卖出去啊,干脆我也做些阿库娅人偶赚点钱顺便布个教好了。该人偶充满水之女神的超级力量,并会随着清爽早晨的来临生成干净透彻的水,这个方案你看怎么样?听上去很方便吧,不觉得这会很受小孩子欢迎吗?」

    「我想抱着人偶一起睡觉的孩子们恐怕会随着早晨的来临迎來災難。我只能想象出第二天被当成尿床然后被老妈臭骂一顿的光景哦」

    就在我俩在那聊着这种话题的同时,那些可疑的人偶陆续卖出,最终卖完。

    接着巴尼尔叠好了铺在地上的地摊布,便又向某个方向而去。

    我和阿库娅也赶忙跟了上去……。

    巴尼尔突然停下脚步,把脖子转了一百八十度直勾勾的盯了过来。

    「——吓(Ha)人咧!跟在你后面是我们不对但你就不能换个温和点的搭话方式吗!」

    「就是就是,你瞧瞧路过的孩子都被你吓哭了!你快给那孩子还有我道歉!虽然我倒是没被吓到,但你姑且也得给我道个歉!我真的真的没被吓到哦!」

    跟踪暴露反而被吓了一跳的我们,跟巴尼尔撕了上去。

    「汝等先跟在吾辈后面才发生此事却这种态度可真是荒谬。跟踪狂女神与胆小鬼啊,找吾辈何用?」

    「不也没什么,不过就是有点在意你在这条街上有没有好好干罢了」

    「我们是来监视你有没有干坏事的!」

    就在我推敲用词时,阿库娅瞬间暴露了我们的目的。

    「让恶魔别做坏事等同于动摇吾辈的根干,不过可以告诉汝等,吾辈在这条街里还有要做之事,因此不必担心吾辈会做什么坏事。话说回来亏得赤字店主的勤勉,这个月财政又陷入危机了。吾辈要是不多打打工店铺怕是要被扣押」

    我才不想看到为了店中赤字而四处奔走凑钱的魔王干部。

    「恶魔说的话最不可信了。你要真没做亏心事,那我跟在你后面也没问题吧?」

    听到阿库娅说的话,巴尼尔露出一副打心底感到厌恶的表情嘴角一歪,

    「只是想到你这家伙要跟来我就有不好的预感了……。不过也罢,若不妨碍吾辈就随汝等的便吧」

    他这么说着,摊了摊手便转身离去了——

    「——欢迎光临欢迎光临,这就是时下正在热卖的新鲜马铃薯男爵哦!能舞会跳还能吃!这可是刚收获的活蹦乱跳马铃薯男爵啊—!」

    「推荐可作今晚小菜的一品,就是这个富含营养的蓬莱胡萝卜!即可与其战斗又可做来吃甚至还能用来陪睡,来个根部性感的蓬莱胡萝卜吧!」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眼前的阿库娅与巴尼尔二人正在蔬果店前拉客。

    「喂你这个站街女,少来搅和吾辈的工作!吾辈胡萝卜卖的越多工资就越高。我不知道你怎么突然就打起工了,但你要拉客就离吾辈远点!」

    「等等你别用这种会让我掉价的叫法好不好!我这也是没办法呀,谁让我看到你在拉客的身影后想起了以前的打工生活,然后不想输给你的心情就燃燃……」

    也许阿库娅和蔬果店店主是老相识,一看到巴尼尔在打工她便缠着店主说也想打工,随后对抗心满满的拉起了客。

    「别用你那无聊的对抗心妨碍吾辈的买卖!……哎呀那边路过的冒险者哟,吾辈见汝印堂发黑。但只要汝买下这根胡萝卜就能保准汝一路顺风!只要把这宝贝藏在怀里,和怪物战斗中其便必会为汝挺身而出成为诱饵」

    「要是那样我更推荐这边的马铃薯男爵哦!男爵可是武斗派,只要你养好了它,别说是诱饵了,这玩意甚至能首当其冲成为前卫哦!」

    蔬菜就好好的给我当蔬菜用啊。

    在我为这个世界的不条理愤愤不平时蔬菜也在陆续卖出。

    「我卖的更多呢。要说为何这是理所当然的,我想这就是平时作为的差距所带来的结果」

    「利益可就是吾辈更胜一筹了。高价的蓬莱胡萝卜比起马铃薯男爵那种玩意,在味道价格的战斗力上简直天壤地别没得比的」

    虽然我很想追问一下蔬菜的战斗力到底是什么鬼哦,但抛开正因无聊的对抗心在那燃烧小宇宙的二人,蔬菜店店主看上去相当喜悦。

    「哎呀呀—,真是太感谢二位了。要不真就在俺这干活吧?俺可以打包票,这生意肯定是二位的天职啊!」

    那俩家伙的天职,可是女神和恶魔哦。

    「很抱歉,难得受到如此邀请,吾辈却仍有要事要办。偶尔打个工倒是可以的……」

    「是呢。我呢,倒也挺想在蔬果店这条路上干出个头儿来的,但我要真这么做了举国上下千千万的阿克西斯教徒非得哭出来不可……」

    那为啥你俩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啊。

    4

    第二天一早。

    「那恶魔可真是老谋深算呢,连个尾巴都不露出来」

    随性的往沙发上一瘫,阿库娅瞅着脸扯道。

    阿库娅昨天觉醒了劳动(性)的喜悦,猛肝打工到老晚,回过神来一天已经过去了。

    「我觉得你是想多了。那家伙虽然会给人添麻烦,但也没什么危害吧?实在不行今天也跟他后面去看看?」

    「真会是这样?也罢,要是他就这样不引发任何问题我却突然去退治他,这样我反而会被当成坏人。那玩意(巴尼尔)的调查今天就放天假吧。谁让我昨天干活了呢,劳动后必须好好休息呢」

    才工作一天真的需要休息吗,我虽然对此感到疑问,不过能不跟麻烦事挂钩就尽量不去瓜葛的好。

    随后我一边向暖炉里添柴,一边把阿库娅昨天作为打工费拿到的马铃薯男爵埋进暖炉的灰里烤上了。

    要是有铝箔纸的话就能烘烤马铃薯了,然而这个世界怎么可能存在那种东西。

    顺便一提我边上那位,是仍在戒备巴尼尔拿来的小孩被带,最近半句话都不肯听我说的惠惠。

    不过她现在,似乎比起自尊更优先了自己的肚子,蹲在暖炉前,盼着土豆烤好。

    这家伙真好搞定,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从灰里拨出看上去烤得不错的土豆。

    此时达克尼斯刚好也起床了,她从二楼走了下来。

    「真是稀奇呢,你竟然会最后一个起床。这有个土豆烤得刚刚好,要来一个吗?」

    「来一个吧。哎,都怪有个奇怪的案件,我昨晚查到老晚才回来的」

    ……奇怪的案件?

    「——其实最近啊,总有传闻说在旅店借宿的冒险者们被恶梦折磨」

    达克尼斯一边把涂满黄油的烤土豆往口中送一边如此说道,对此我歪了歪头。

    「不就是恶梦吗?谁没做过。这算哪门子的案件?」

    听到我的疑问,达克尼斯看上去也有些困惑,

    「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据说,冒险者们停宿的房间内轰出一阵悲鸣,店主吓得连忙前去查探,却被告知那一众人只不过是做了同一个恶梦而已……。但报案数实在太多,令旅店老板不得不向我们反映,这一定是怪物那类东西在作祟」

    惠惠像只松鼠般在嘴里塞着满满的黄油土豆说道,

    「说起让人做恶梦,似乎有种有着黑马外形,被称为梦魔的怪物。虽然我想要是这么张扬的东西进了镇不可能没人发现……」

    也是呢,要是大半夜的这么一匹马在街上晃悠来晃悠去总会有谁注意到的。

    这时,听到惠惠所言,阿库娅突然敲了下手掌。

    「我说啊和真,这一定是给我这个平素行为良好的人的奖励!」

    接着,一边擦着嘴边的酱油一边说出这种无厘头的话。

    「见别人不幸你饭就香了?你再这么说下去也该遭天谴咯」

    「才不是呢垃圾尼特,谁能对我下得了罚啊!你回想下,那个怪异恶魔不是做了些诡异的人偶卖吗」

    听到阿库娅的话我回想起巴尼尔那天卖的避灵人偶。

    「就是护身符啦!我们得卖阿库西斯教的护身符!所谓梦魔呢,就是让人做恶梦借以吞噬负面感情的一种下级恶魔。只要有我做的护身符,那种低级恶魔根本近不了身。只要这票干好了,不仅钱来了阿库西斯教的评价也会飞涨了,而且做恶梦的人也没了!这难道不是一个所有人都变得幸福,非常美好的意见吗!」

    看到阿库娅少见的提出好方案,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她。

    「你是怎么了,黄油土豆里难道掺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吗?毕竟是土豆男爵这种奇怪的名字,所以就算有奇怪的效果应该也不奇怪对吧」

    「你这样真的会遭天谴的。我偶尔也是能想到好方案的哦」

    这人原来还是有“偶尔也能”的自觉啊。

    「想好了,既然这样就让我来帮忙吧。阿库娅作为司祭的能力,只有这点我还是很信赖的。那可是阿库娅做的护身符,想必会有效果的」

    「我说啊达克尼斯,你刚刚该不会说了,我只有作为司祭的能力可信吧?」

    「的确呢,先不管别的,她退治恶魔的能力还是可信的。若是有什么我能帮得上的尽管说哦」

    「我说啊惠惠,你刚刚该不会说了,先不管别的吧?」

    ——就这样。

    为了解决迷之恶梦事件,众人决定贩卖阿库西斯教团特制护身符。

    5

    「——根本卖不出去呢」

    一处冒险者公会的角落,将护身符陈列在桌上的阿库娅说道。

    阿库娅和公会职员死乞白赖,用近乎强行的方式获得了贩卖护身符的许可。

    「避魔符又不是拿着会有什么损失的东西。明明受恶梦困扰的几乎都是男性冒险者,但他们为何坚决抗拒购买避魔符呢?」

    看到护身符半个都卖不出去,达克尼斯不禁心生疑问。

    「他们毕竟是冒险者。或许是觉得惧怕恶魔而购买护身符是种耻辱吧」

    像是能够明白他们的这份心情一般惠惠点了点脑袋。

    「……那啥阿库娅。我就想问下,这符名为避魔符,也就是说一旦佩戴类似于魅魔的恶魔便会近不了身对吧?」

    「那当然。魅魔这种弱渣恶魔怎么可能接近得了我特制的护身符呢?说起来和真你以前毕竟被魅魔袭击过呢,想必是被吓出心理阴影了吧。真拿你没办法呢,也给和真一」

    「不要」

    我立马这么回了阿库娅一句。

    「什么嘛。我难得说要免费送你一个护身符哦?老老实实接下」

    「不要」

    我再次立马打断了她。

    话说我注意到护身符卖不出去的原因了。

    要是拿着这种驱赶恶魔的护身符,不就接受不了魅魔服务了嘛。

    不仅如此,就是把这种东西放在身旁也可能会被魅魔们讨厌啊。

    而,就在这时。

    「哟~和真。你在这做啥呢?」

    向自己搭话的是以混混冒险者著名的达斯特和基斯。

    「咱们在卖避魔符啊。当然,业绩那叫一个惨淡」

    听了我说的话,二人苦笑着说道,那是当然。

    我注意到那两人,似乎正将某种礼券宝贵地攥在手中。

    「我说你们手上那是什么券?这券和那店里的优惠券挺像的啊,就是颜色不一样」

    听此,达斯特和基斯露出一副坏笑远离阿库娅她们后,向我招了招手叫我过去。

    「……?怎么了,到底有什么?」

    我一边感到疑问一边走向二人身旁,对此达斯特神神秘秘地小声说起。

    「最近,那家店开始了特殊服务。这张券就是所谓的试用券,据说现在能够免费接收服务」

    不是吧。

    担忧起再不快点去店里,试用券会不会被领完的我开始坐立不安,对此基斯也压下声来说道。

    「那个特殊服务,竟然还是中奖制的」

    哎呦不是吧。

    「这能抽中啥啊,好东西吗?能做超赞的梦吗?但是平时就已经能做喜欢做的梦了,再跟我说这是中奖也……」

    对于认真烦恼何为中奖的我,同样一脸认真的基斯如此说道。

    「毕竟对手是魅魔。要说中奖……。……就比方说……不是梦之类的?」

    我将在场的所有人放置一旁,当即冲向那家店。

    6

    回到家后被念叨追问完你人去哪啦后的我,请求道,卖护身符的事儿明天再说,随后。

    「没事的,我运气非常好。所以铁定稳了。我怎么可能不中奖」

    留下一句,我和达斯特他们去喝一杯,便找了间镇上的旅店住了下来。

    「对方是职业魅魔的小姐姐,就算我是第一次也没事的。不会笑我的没事的。一定,没事的!」

    钻入被窝的我,自刚才起,便像这样自言自语了很多次。

    不妙,太兴奋了睡不着。

    不对别睡会比较好吧?

    不不不,万一没抽中,带着这股高昂的心情结果连梦都不做就结束的话,事情就太糟糕了。

    对啊,毕竟是魅魔小姐姐们很温柔,如果抽中的话应该会温柔的把我唤醒的。

    要是这样就得努力早点睡着了……。

    「!?」

    这时,突然有一串电流穿过我的脑内。

    看到怎么也睡不着的我,想要给我带来美梦的魅魔,烦恼到最后干脆就……这样,真的献出身体为自己服务。

    下次,我想委托如此情节的美梦。

    「哎呀,为什么我不早点想到啊。早点想到,我现在不就不会那么紧张了嘛……!」

    接受这份预定的魅魔,能够直接就这样出现在梦里是最好的。

    不对,也许会觉得这是性骚扰而被吓退?

    不不不,内心温柔的魅魔们一定会笑着原谅我的。

    而且反倒有可能借此挑逗自己也说不定。

    对,就这办吧,虽然阿库娅他们可能会觉得我很可疑,但明天也来一套大保健吧。

    我如此下定决意,就在这时。

    「客人,您还醒着吗……?」

    窗边传来些许的声音。

    听此我的心脏猛地弹跳了一下。

    「我我我,还醒着呢。对不起,我今晚好像有些睡不着」

    从床上弹起以奇声回复后,耳边传来些许愉悦的窃笑声。

    「没事的哦客人。不少客人都有过分紧张而睡不着的状况发生。特别是,第一次接受服务的客人」

    我听此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对魅魔温柔的本性感到欣喜。

    坐在床上看向窗边,发现了是那只曾经侵入我家宅邸时被抓住的萝莉魅魔,她正对我微笑着。

    魅魔轻手轻脚地打开窗户,滑入房中。

    「但是该怎么办呢。就算现在让客人您睡着,似乎也会在关键时刻结束呢……」

    魅魔说话间脸上带着一抹困扰,静静地看着我。

    「不对,没能睡着是我的错你不用介意的。而且,你以前来我们宅邸时我也给你添麻烦了吧?所以,这样我们就扯平了……」

    看着慌张地我,淫魔微笑着,

    「说起来,那时多亏客人出手相救呢。我还没来得及向您道谢呢」

    这么说着,向我靠近一步。

    「不,你想想。说救,起因也是我的同伴抓了你,这样你还跟我道谢的话,我感觉不太对……」

    为了不让声音变得奇怪,我极力小心谈吐。

    「那时您挺身而出救了我,让我,十分高兴」

    再次靠近的魅魔她,

    「作作,作为一名冒险者,帮助女孩子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看到完全陷入混乱的我,将手指抵在我的嘴唇上,不让我再说任何话。

    「您是说作为魅魔这一恶魔的我,是一名女孩子吗?……我很高兴呢」

    接着在黑暗中温柔的笑道。

    「客人。如果您无法睡着的话……。能让我向您道谢吗?」

    7

    「阿库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库娅,阿库娅,阿库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跑回宅邸,用充血的双眼搜索着阿库娅。(嗯,隔壁达斯特同志表示很赞。)

    「突,突然之间怎么了啊。阿库娅小姐就在这哦?」

    在平时的定点位置的沙发上,身着睡衣的阿库娅困惑道。

    「阿库娅,我要杀了他!我绝对不会饶了那混蛋的,必须杀了他!」

    「别说这种跟达克尼斯一样的话先静静吧。那家伙指的是谁,还在想你怎么昨晚在外面留宿又来搞这一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比平时冷静好几倍的阿库娅,我向她哭诉了昨晚发生的事。

    「——也就是说,快要跟和自己道谢的女孩子为爱情鼓掌时却发现,那女孩子其实是巴尼尔,然后巴尼尔大喊一声,恭喜你中奖了!等等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一点都听不明白诶」

    「别管我发生了什么!还有一回想起来就超气人的,半夜让我发出惨叫,我还被旅店的大叔狠狠地凶了一顿!比起这个我们快去退治那家伙吧,你说的对恶魔的确是敌人!」

    面对哭诉的我,阿库娅似乎有些胆怯。

    「那个啊,其实昨晚我和达克尼斯说了会话……」

    接上阿库娅的话语,达克尼斯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地抿了抿嘴。

    「是的。那个巴尼尔,他又是打扫大街上的垃圾又是驱赶乌鸦的,给人看到很感动的一面。然后呢,那个……。他似乎要,正式成为镇上的居民了……」

    那天。

    我暗自发誓,绝对会将这世上的恶魔与魔王干部全部驱逐出去(直译:赶尽杀绝)。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