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十一卷 大魔法师的妹妹 第二章 对室友执行人诛!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一卷 大魔法师的妹妹 第二章 对室友执行人诛!

    1

    当我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不知为何站在阿克塞尔的入口。

    …………?

    怪了,我想不起发生过什么事。

    怎么搞的,总觉得我好像失去了某种重要的事物……?

    感觉就像是失去了追寻已久之后才终于找到的重要家人似的……

    这种丧失感是怎么回事啊?

    我记得,是被我的宿敌克莱儿……

    克莱儿?

    这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觉得克莱儿是我的宿敌啊?

    那个家伙和我同样宠溺爱丽丝,应该是同志才对啊。

    可是不知怎地,我总觉得自己必须报复克莱儿才行。

    话说回来,我应该是在爱丽丝的央求之下在城里多住一晚,然后在送达克妮丝她们离开之后,和爱丽丝在房间里讲很重要的事情才对。

    我记得爱丽丝对我说……

    对我说过什么来着?

    ……奇怪——?

    怎么搞的,总觉得还是不太能够释怀。

    虽然不太能够释怀,不过唯独克莱儿,我之后一定要想办法报复她。

    因为心中近乎本能的部分一直叫我一定要动手。

    也罢。

    托小朋友们写的信的福,现在的我前所未见地充满干劲。

    我想,那些家伙现在的心情一定也和我一样吧。

    我漫步走在睽违已久的镇上,朝豪宅前进。

    埃尔罗得之旅我们去了几天来着?

    之后又在王城里待了两个星期左右,不过是这样而已,我却觉得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回到这个城镇来了,这是为什么呢?

    在这么想的同时,我已经回到自己的豪宅来了。

    然后我试图打开大门……

    却发现大门动也不动。

    「……?」

    不是吧,只要有人在家,我们明明无论何时都不会锁门啊。

    这就表示大家都出门了吗?

    或许是按捺不住雀跃不已的心情,去冒险者公会找委托任务了吧。

    也罢,待在这里总会等到她们回来才对。

    应该说,她们再不快点回来的话我就惨了。

    我把行李之类的东西全都交给达克妮丝了,手边没剩多少钱。

    ……嗯?

    「奇怪,钱包不见了?糟糕,是不是掉在哪里了啊?我又不记得自己有到处乱跑,到底会掉去哪里啊?」

    幸好刚从埃尔罗得回来,里面的钱几乎都花去买纪念品了,应该也没剩多少才对。

    钱包只要再买过就好了。

    没办法,只好在这里慢慢等她们回来了。

    ——就在我这么想,发呆一阵子之后,时间已经将近黄昏了。

    「太、太慢了吧……!她们三个家伙到底在干嘛啊……!要去冒险者公会看看吗?不对,要是刚好错过就麻烦了,不如说都已经等到现在了才跑去公会好像就输了……」

    我在搭建于豪宅庭院里的鸡窝前面,对着爵尔帝抱怨。

    小屋里面布置着用好几条软绵绵的毛毯卷成的温暖睡床,在里面睡得很熟的小鸡和被关在豪宅外面的我正好相反,享有清水和饲料,根本就是VIP待遇。

    ……这时,我忽然察觉到一件事。

    「你是不是长大了一点啊?」

    我看着正在睡觉的爵尔帝,抱腿坐在鸡窝前面动也不动。

    不是听说这个家伙蕴藏着高强的魔力,所以成长会比较慢吗?

    也罢,毕竟我们旅行了一趟回来,或许是会发生这种事吧。

    就在这个时候。

    「偷龙贼——!」

    有人打开豪宅二楼的窗户,对着我如此大喊。

    我很想吐嘈你叫谁偷龙贼啊之类的,不过会坚称爵尔帝是龙的人,在这间豪宅里也只有一个了。

    「你这个家伙说谁是贼啊混帐。应该说你也该承认它是小鸡了吧。既然在豪宅里就乖乖把门打开啊。害我以为里面没人在,还一直在这里等人回来耶。」

    听我这么说,阿克娅只是默默盯着我看。

    …………?

    「我听不太懂你在说什么耶。我和惠惠还有达克妮丝商量之后的结果,这里已经是美丽的女神阿克娅的豪宅了。达克妮丝在这个城镇有老家可以回去,惠惠也有红魔之里的老家,所以她们都说这里就给我了。事情就是这样,这里现在是我的豪宅了。你不是要住在城堡里面吗?离开这里。快点离开我的庭院!」

    …………

    「你这个家伙是怎样?我平常就觉得你已经够笨够蠢了,不过今天到底是怎么了,笨得特别严重耶。我看你还是施展魔法治疗一下自己的脑袋试试看吧。如果这样还治不好我就立刻带你去医院。」

    听我这么说,阿克娅便紧紧关上二楼的窗户。

    …………

    我绕到大门去,在门上用力乱敲。

    「我回来了——!达克妮丝、惠惠,你们在的话就帮我开门啊——!阿克娅那个笨蛋把门锁上了!」

    我一边敲门一边大喊,这时有人打开位于大门上方的二楼阳台的窗户。

    原本以为又是阿克娅,结果探出头来的是惠惠和达克妮丝。

    这样我就放心了。

    ……然而,这样的想法瞬间消失。

    「事到如今,真亏你还敢厚着脸皮出现在我们面前啊,和真。在王城里住了一个星期,还觉得开心吗?」

    ……住了一个星期?

    正当我对达克妮丝的发言感到疑问的时候。

    「呵呵呵,你未免也把我们看得太扁了吧……!那么尽力耍帅,还叫我们先回来,结果之后就那样一个人赖在王城里……!营造出那种气氛却做出这样的举动,就连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不知为何卯起来抓狂的惠惠在窗边这么说,同时还拿着手上的法杖用力挥舞。

    不对,你们等一下。

    「喂,慢着。什么叫你们先回来之后我又在王城里待了一个星期啊?这到底是怎样?我只住了昨天一个晚上吧。为什么现在会…………奇怪?」

    奇怪,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太对劲。

    这种不舒坦的感觉是什么啊?

    听我这么一说,惠惠变得更加激动。

    「喂,你竟敢装傻。不然我们来实验一下爆裂魔法可以让人飞得多高好了!」

    在她做出这种危险发言的时候,达克妮丝忽然歪着头说:

    「……和真,你在王城闯了什么祸?他们是不是喂你喝了王家也很少使用的,被视为禁忌的消除记忆魔药啊?根据服用的量,可以完全消除记忆。我记得如果运气不好的话,那种药的副作用可能会让人变成白痴,不过看来不需要担心这个。」

    「在我看来,这个男人已经在说很白痴的话了啊……不过,消除记忆的魔药是吧?……的确,他的态度从刚才开始就很奇怪……该不会是在假装失去记忆来唬弄我们吧?……可是,如果是真的失去记忆,制裁这种状态的和真总觉得也只会受到良心的苛责耶……」

    惠惠似乎仍然有点不满,但还是一边叹了口气,一边露出放弃的表情。

    虽然搞不太懂,但根据达克妮丝的推测,我的记忆似乎被消除了。

    ……嗯……

    「我的记忆当中,只有送你们出发之后没多久的事情而已。我记得在那之后我就被叫到爱丽丝的房间去,然后……」

    这么说来,虽然对方是妹妹,不过我既然去了女生的房间,怎么可能不记得呢?

    ……原来如此,消除记忆啊。

    我想,我一定是因为天生的好运而不小心知道了什么重大的国家机密吧。

    然后,王城内因为该如何处置得知秘密的我而争论不休。

    照理来说,如果是冒险者知道了国家机密,那种无名小卒应该会为了封口而被收拾掉才对。

    但是知道了秘密的是本大爷。

    秘密被外面的人知道了,不能置之不理。

    但是,我是个建立许多功绩的勇敢冒险者,为了封口而除掉我的话有损国家利益。

    所以才采取了折衷方案,决定消除我的记忆吧。

    嗯,一定是这样没错。

    我自己也越来越相信是这么回事了。

    「喂,虽然我不是很清楚,不过我觉得自己大概是因为天生的好运和容易被卷进麻烦之中的体质,无意中知道了什么重大的国家机密。然后,他们为了该怎么处置我这个重要人物,花了好几天召开紧急会议。这段时间内,为了不让你们因为我没有回来而担心,才瞎扯了一封信寄回来吧……最后,开会的结果认为杀掉我太可惜,所以才像这样消除了记忆之后放我回来。我是这样猜想的啦,你们觉得如何?」

    说着说着,我自己都觉得这样推测八成没错了。

    而且,这一连串事件的幕后黑手,大概也是我所知道的人物。

    「嗯……大致上说来倒也还算是切中要点……吧?否则,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到有什么理由要特地强灌这个男人消除记忆的魔药了……」

    达克妮丝一边这么说,一边抱胸歪头。

    「是、是这样吗?以这个男人的个性,我觉得他也很有可能只是因为爱丽丝对他撒娇而被气氛冲昏了头,然后就那么决定要留下来了……不过,这种事情应该不构成记忆被消除的理由吧。嗯……」

    说着,惠惠开始苦思。

    面对这样的两人,我说出唯一一件心里有底的事情。

    「你们都知道那个叫克莱儿的家伙对吧。我总觉得那个家伙就是所有事件的元凶。我和她应该已经因为爱丽丝而打成一片了才对,但不知为何,我却一直觉得要报复那个家伙。」

    听我这么说,达克妮丝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凝重。

    「……原来如此。诗芳尼亚家的宗主确实应该有使用消除记忆魔药的权限才对。而且,她是在国家的中枢管事的人。何况你和克莱儿大人的交情,确实已经变得很好了才是……嗯,感觉好像有点可信度了。」

    在达克妮丝如此表示之后,惠惠也接着说:

    「好吧,既然你都像这样乖乖回来了,就这样算了吧。不过相对的,这阵子你都没有陪我去爆裂散步,所以从明天开始……」

    ——从明天开始,你要陪我去爆裂散步喔。

    惠惠一定是想这么说吧。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啊?你们是笨蛋吗?居然把那种从嘴巴先生出来的狗屎尼特说的话当真,你们有没有毛病啊?这个萝莉控尼特肯定光是听见一句『我最喜欢哥哥了』就被冲昏头说要留下来,是个这样的男人喔。然后就那么过着有执事和女仆伺候身边大小事的生活,爽过了头,就觉得我们一点也不重要了啦~~干脆在王城悠闲度日算了~~肯定是这种感觉好吗。」

    如果这个女人没有来破坏这股感觉好不容易快要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氛围的话……

    我仰望她们三个探出头来的二楼窗户,对着说得简直像是亲眼目睹似的阿克娅说:

    「唔、喂,不准说那种没有礼貌的话。事情怎么可能是那……样…………奇怪——?」

    怎么搞的,她刚才的发言好像快要让我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来了。

    看见我这样的反应,阿克娅胜而骄矜地说:

    「你们看吧!我要暂时禁止你出入这间豪宅。如果你无论如何都想要我放你进来的话,就得跪着磕头说阿克娅女神对不起,并且从此以后每天都要照三餐敬拜我,对我祈祷。做到这种地步的话我就可以放你进来。如果办不到你就滚蛋!快点滚蛋啦!真是的,请你不要再来诓骗我们家的达克妮丝跟惠惠了好吗?」

    做出这种瞧不起人的发言的同时,阿克娅紧紧关上窗户。

    「喂,你开什么玩笑啊,给我等一下!」

    我连忙想挽留她,但阿克娅一副没有话要继续跟我说下去的态度,跑到别的地方去了。

    ……那个臭女人——!

    我决定干脆打破一楼的窗户强行突破,于是走向窗边……

    「喂,这是怎样?」

    然后看见窗户便哑口无言。

    乍看之下,一楼的窗户从外面用木板钉了起来,以现状来说很难从窗户进出。

    在我为了拆掉木板而耗费时间的时候,阿克娅就会听见我动手的声音而跑来妨碍了吧。

    呃……

    我明明是被害人才对吧,这下子该怎么办呢?

    话虽如此,我也不可能对那个傻子下跪磕头。

    我应该没有做任何坏事或是亏心事才对。

    ……正当我烦恼不已的时候,一个小小的东西掉到我的脚边。

    我不经意抬头一看,只见偷偷打开窗户丢东西下来的惠惠的背影。

    我看向她从二楼丢下来的东西,总觉得好像在哪见过……

    啊啊,对喔。

    那是惠惠平常在用的钱包。

    看来,惠惠是担心在埃尔罗得花了很多钱的我手头可能没什么钱,所以才会丢钱下来给我吧。

    仔细想想,银行的存摺也在家里面,钱包也掉了,老实说这让现在的我觉得非常感激。

    不久之后,惠惠一脸事不关己,头也不回地离开现场。

    就在我捡起惠惠的钱包时,一道黑影笼罩住我。

    我再次抬头一看,只见有人丢了一个布包到我脚边来。

    窗边隐约可见的,是在阳光当中闪烁的金发。

    看来,达克妮丝也偷偷丢了东西给我。

    你们两个愿意帮我是很感激啦,不过与其做这种事情,我更希望你们去说服那个笨蛋之类的搞定她。

    我打开达克妮丝丢下来的布包,里面放的是我惯用的弓箭。

    同时还有我至今使用过好几次,箭头成钩状还绑着绳索的箭,光是这样就让我知道了达克妮丝的意图。

    用惠惠的钱去吃个饭,晚上再用她丢下来的弓箭,从二楼的窗户爬回来……她是想这么说吧。

    ……没想到,我居然沦落到必须潜入自己家的地步。

    2

    话说回来,这下该如何是好呢?

    「一共九百艾莉丝。」

    就算要在深夜闯进豪宅好了,我之前能够成功潜入达克妮丝的老家,有个很重要的因素是用阿克娅的支援魔法强化了我的体能。

    达克妮丝是丢了弓和绑着绳索的箭下来给我,但在没有支援魔法的状态下,以我平常的体能真的有办法像之前那样静悄悄地潜入吗?

    在酒馆吃完晚餐之后,我为了结帐,打开惠惠丢下来给我的钱包……

    「…………」

    然后从塞满集点卡和优惠券的钱包里面拿出一千艾莉丝付帐……

    「找您一百艾莉丝。谢谢惠顾,欢迎您再次光临——!」

    不知为何,用惠惠的钱让我非常有抗拒感。

    不,集点卡、优惠券之类的让人觉得她可以当个好主妇是还不错,但是用了这笔钱让我觉得有点心痛。

    那个家伙平常几乎都把钱放在我这边。

    我给惠惠的钱她好像几乎都寄回去老家了,要是我顺利回到豪宅的话,就算她再怎么推辞,我也要多还点钱给她。

    ……不过这下麻烦了,这次要潜入豪宅,无论如何还是阿克娅最为棘手。

    那个家伙平常明明都在发呆,真的只有在无谓的时候直觉特别敏锐。

    而且,她的夜视能力还比我强。

    如果她可以乖乖喝了酒早早去睡的话当然是最好,但我觉得那个不识相的家伙只有在这种时候会保持清醒。

    我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不过和她相处了这么久的我就是这样觉得。

    一旦成功进到室内,我就有自信不会输给阿克娅,但要是在爬上去的过程中被她发现了,她肯定会对我动手。

    我一边思考着潜入豪宅的路线,一边在街上闲晃,准备打发时间到阿克娅她们熟睡的深夜,就在这个时候。

    「哎呀,好久不见了。用喜欢自己的女人给的钱填饱了肚子现在感到相当满足,和小白脸没什么两样的男人啊。汝在这种深夜出来散步吗?今晚是满月,充满了魔力,天气非常适合散步!吾接下来要散步到阿克西斯教堂,顺便爬到最高的地方,将设置在屋顶上的教徽换成性感的萝卜,汝要不要一起来啊?」

    「……不要。你啊,小心到时候被发现了会被大卸八块喔。」

    我撞见了巴尼尔。

    他的手上确实是拿了一根形状很性感的萝卜。

    恶魔不需要睡眠,所以大概每天晚上都很闲吧。

    …………

    「呐,巴尼尔。你现在很闲吧?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

    为了闯进女神守护的宅邸,借用恶魔的力量。

    听起来好像有损道德的感觉……

    「哦?汝是确实了解对恶魔有事相求所代表的意义才这么说的吗?对吾等有事相求之际,必须准备相应的代价。身为大恶魔的吾,代价可是很昂贵的喔。」

    巴尼尔扬起嘴角,露出很有恶魔风范的邪恶笑容。

    照理来说,这种时候我应该会稍微感到害怕才对,但是他手上那根性感的萝卜更是让我好奇到不行。

    「下次我去维兹的店大量收购没必要的高价商品就是了。」

    「汝,伟大的常客先生啊,有什么事都尽管包在吾身上吧!……要不要顺便附赠这根萝卜呢?」

    「不需要。」

    ——草木皆已沉睡的丑时三刻。

    这个时间正是恶魔和尼特最为活跃的时段。

    「呼哈哈哈哈哈哈!呼哈哈哈哈哈哈哈!」

    「混、混帐,不要在这种时间大笑!你为什么偏偏就今天特别亢奋啊!」

    在这个任何人都已经入眠的深夜时分,我和巴尼尔来到豪宅前面。

    「呼哈哈哈哈哈哈,今晚的吾情绪特别高亢!在满月之夜袭击女神!这样教吾怎么能不亢奋呢!」

    拜托这个家伙该不会是个错误的决定吧?

    总而言之,顺序是这样的。

    首先,由我循一般方式尝试潜入。

    虽然没有支援魔法的助力,不过如果这样就能成功的话,作战就结束了。

    如果单凭我的力量无法攀爬上去,或是在潜入的途中被发现,就请巴尼尔突袭豪宅。

    就像阻止了梦魔进入的那个时候一样,阿克娅一定张设了对抗恶魔用的结界。

    只要巴尼尔接触到那个结界或是怎样,阿克娅应该会过去查看才对。

    之后我再趁机设法潜入。

    目标是完全进入豪宅内部,教训阿克娅一顿或是怎样的设法和解,不然就是镇压豪宅。

    退而求其次的目标,是将放在豪宅的我的房间里的存摺抢回来。

    坦白说只要有钱,就算被阿克娅关在外面,我也可以在风波平息之前先住旅店,过一阵子游手好闲的生活就可以了。

    不对,既然可以每天大大方方地玩到爽,不如说这样或许还比较好吧。

    总之作战计划就先这样决定了,我在巴尼尔的看顾之下,对准设在自己于豪宅中的房间的屋顶举起弓……!

    「……怪了。」

    忽然间,我察觉到事情不太对劲。

    白天明明应该没有那种东西才对,现在我房间的窗户却从里面钉上了木板。

    我连忙确认其他房间的窗户,但剩下的房间也都被木板封死了。

    会对这种事情这么认真,时间又多到不行的家伙,我只想得到一个。

    正当我因为计划一开始就受挫而烦恼着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忽然察觉到一件事。

    并不是所有窗户都被封起来了。

    也就是,住在这间豪宅里的人房间的窗户。

    惠惠和达克妮丝大概也反对自己房间的窗户完全不能打开吧。

    阿克娅肯定也觉得有达克妮丝和惠惠在房间里,就算我闯进去也没问题而感到安心。

    既然惠惠和达克妮丝都丢了钱包和弓箭给我,我应该可以当作她们愿意协助我才对。

    「巴尼尔,用你的千里眼能力看我一下好吗?帮我看看要从惠惠的房间的窗户,还是从达克妮丝的房间的窗户闯进去比较好。」

    「嗯。透视汝的时候还是老样子,笼罩着一阵令人厌烦的光芒让吾看不清楚……有了有了,无论从哪一边闯进去,结果都一样,不过从搞笑种族女孩的房间潜入为佳。届时将有一些小奖励。去吧。」

    我询问巴尼尔之后,他很干脆地给了我这样的答案。

    从哪一边闯进去的结果都一样让我有点在意,不过小奖励又是什么啊?

    「惠惠房间的窗户是吧。好,我这就去!」

    3

    我来到惠惠的房间正下方的位置,从这里瞄准屋顶射出箭。

    为了尽可能不发出声响,我瞄准了屋顶最顶端的位置。

    在这个距离之下,只要并用狙击和千里眼技能绝对不可能失手。

    射出去的箭不偏不倚地勾在屋顶上,为了保险起见,我一次又一次用力拉扯拖在箭后面的绳索。

    我暂时观察了一下状况,不过没有任何有人醒来的迹象。

    我转头看向巴尼尔,以眼神向他表示我要开始爬了。

    接着,我就沿着从屋顶垂下来的绳索,往惠惠的房间……

    往惠惠的房间……

    「……呼……呼……!」

    没有支援魔法爬起来比我原本想像的还要吃力!

    不知道是错在绳索太滑,还是因为几乎完全只能靠臂力爬上去但我的肌力却不够。

    尽管如此,我还是想尽办法攀住绳索,总算爬到手可以挂在窗台的高度。

    我以左手紧紧握住绳索,右手攀住窗台,维持这个状态顺了顺呼吸。

    然后,在呼吸没那么急促之后,我试着轻轻敲了敲窗户。

    敲了一阵子之后,惠惠总算拉开窗帘,一看见是我,她便轻轻笑了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惠惠的表情看起来好像有点开心。她开始手忙脚乱地试图打开窗户的锁,就在这个时候。

    「我来巡视了喔——!惠惠,你还醒着吗?我觉得以那个男人的个性,一定会在这个时段尝试从惠惠或达克妮丝的房间闯进来!我们可能得暂时过一下日夜颠倒的生活了,你忍耐一下喔!」

    从惠惠的房间外面传进来的是阿克娅的声音。

    那个女人是怎样,平常脑袋明明就没那么灵光,为什么偏偏只有这种时候……!

    现在那种能够确实预测接下来会怎么发展的脑袋,如果她平常也愿意随时发挥的话,我不知道可以少吃多少苦头……!

    听见门外传来那个声音,惠惠连忙迅速拉上窗帘。

    「我醒着啊,阿克娅。放心吧,我这边没问题。阿克娅要不要也稍微休息一下啊?而且,就算稍微被他闯进来一下也没关系吧。和真好像是因为被灌了药而丧失记忆,我们也差不多可以原谅他了吧……」

    惠惠这么帮我说话之后,响起了有人猛然打开门的声响。

    「不可以喔惠惠,尼特不是拿来宠的!我看是这样吧,惠惠是喜欢上没用的渣男也会宠他,全心全力服侍男人而吃尽苦头的那种女人对吧!然后无论你喜欢上的渣男出轨再多次,搞了半天还是会因为喜欢他而原谅他,你就是那种类型的女人对吧!我清明澄澈的眼睛看到的就是这样,绝对不会错!」

    「你你你你、你在说什么啊!才、才没有这回事呢……!」

    听阿克娅指出这点,惠惠显得十分慌张。

    对于惠惠的反驳,阿克娅只是「嗯——?」地闷哼了一声,一副知道内情的样子……

    不,那不重要。

    那种在一般状况下我会有点想听的事情现在一点都不重要!

    「惠惠、惠惠,难不成……」

    「怎样啦!你、你是怎样!」

    在惠惠和阿克娅如此对话的过程中,我的手心开始冒汗,害得绳索越来越滑。

    而我现在只靠腕力在支撑身体,所以手臂已经开始发抖了……!

    就说了,现在那种恋爱喜剧般的对话已经不重要了!

    「惠惠你……!难不成,你是喜欢那个名叫达斯特的渣男……!」

    「并不是。」

    混帐东西——!

    因为流汗而变得湿滑的手让我无法继续抓紧窗台和绳索,终于因为手滑而失去平衡,眼看就快要掉下去了。

    可恶,谁来救救我啊!

    听见了我这样的心愿的人。

    既不是自称女神的怪人,也不是我只有在死掉的时候才见得到的正牌女神。

    「呼哈哈哈哈哈哈!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出来吧出来吧厕所女神啊!今晚是满月,乃吾等恶魔族之魔力高涨至最高点的高贵夜晚!身为地狱公爵的本大恶魔,来送汝上路了!」

    而是每天都在为亏损而烦恼的魔道具店打工店员,在豪宅的正门口如此报上名号。

    4

    「快点,趁现在,和真!阿克娅脸色大变,已经往大门冲过去了,快点,抓住我!」

    我一只手抓住惠惠伸出来的手,另外一只手抓着窗台,撑起上半身。

    拉着这样的我的手,肌力的数值比我还要高的惠惠抱住我,把我拖进房间里面。

    ——这时,远方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总算露出本性来了啊,你这个古怪恶魔!我才要在这里送你上路呢!』

    『试试看吧尽管试试看吧,有本事汝就试试看吧!接招,巴尼尔式——!』

    听着两人这样的喊叫声。

    「呼呼……呼呼……!」

    疲惫不堪的我依然抓着惠惠的手,在房间里面大口喘气。

    惠惠则是维持着抱住我的姿势,直接关上了房间的窗户。

    好不容易进到房间的我,就那么和惠惠以牵着一只手的状态抱在一起动弹不得,上气不接下气。

    「呼……呼……!惠惠、惠、惠惠,呼……呼……!」

    「等等……!和、和真,你的呼吸!你的呼吸这样不行,抱着我还一边叫我的名字,一边喘气,这个画面看起来非常糟糕啊!」

    我原本打算向惠惠道谢,但是呼吸稳不下来,连话都说不好。

    的确,这个画面好像怎么看都只能解释成夜袭的一幕。

    『阿克娅,这场骚动到底是怎么回事……巴尼尔,你这个家伙在这种时候到底在干嘛啊!在这种大家都烦躁到不行的时候你到底在想什么……!』

    『喔喔,这不是因为那个平常负责虐待汝的小鬼消失了一个星期,而在最近见不到面的寂寞与欲求不满之下烦躁不已的女孩吗,今晚……』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

    听大门那边传来的声音,达克妮丝和巴尼尔好像玩得很开心,但我现在顾不了他们了。

    总之,呼吸恢复平稳的我打算挺起身子离开惠惠身边。

    然而,惠惠环到我背后的手紧紧抓住我的背,不肯放开。

    ……咦?

    『很好,达克妮丝,就这样压制住他!「Sacred Exorcism」!』

    『呜啊啊啊啊啊!怎么可能,吾、吾竟然……在充满魔力的满月之夜,魔力高涨的吾,竟然就要这样毁灭了吗……!』

    『『成……成功了……!』』

    远方传来的喧闹。

    就在其他人都像平常一样手忙脚乱地闹个没完的时候,像这样和惠惠两个人抱在一起,让我觉得好像在做什么非常不应该的事情。

    总觉得,就好像是在学校的时候,其他人全都在上课,我却偷偷翘课,和女生两个人躲在体育用具室之类的地方,就像那种状况的感觉……

    不,我当然没有那种经验就是了。

    『呼哈哈哈哈哈哈!汝等以为解决掉吾了吗?可惜!汝等以为是吾的,只是普通的性感萝卜!汝等就收下那根萝卜当作安慰奖卤来吃吧!』

    『『…………』』

    『哎呀,请汝等不要默默追上来!吾已经享用了久未品尝到的美味负面情感,目的也已经达成了,就此告辞!』

    『达克妮丝,你绕过去那边!我要解决掉他!今天晚上我一定要解决掉这个以作弄他人为生存意义的家伙!』

    『阿、阿克娅,这根我原本以为是巴尼尔而抓住的性感萝卜,该、该怎么办……?』

    我听着他们开心的对话。

    「欢迎回来。在城堡里生活是不差,不过还是这间有大家在,充满各种蠢事又吵闹的豪宅比较好,也才不会寂寞。你可不要再跑去别的地方了喔。」

    惠惠轻轻搂着我,绕到后面的手在我的背上轻轻拍了拍。

    ……我的内心深处,微微冒出一股暖意。

    5

    呼吸恢复正常,心情也已经平静下来的我,试图从惠惠身上离开。

    ……但是,惠惠依然抓着我的背不肯放开。

    「唔、喂,惠惠,我不会再跑去任何地方了啦。我已经回来了,所以你可以放开我没有关系。」

    再继续这样抱下去,可能会变成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这时,惠惠紧紧抓着我说:

    「如果你选择力气比我大的达克妮丝的房间,让她拉你上来的话,明明就可以潜入得更轻松才对,却特地自找苦吃,选择从我的房间进来。所以让我黏着你一下也可以吧。」

    看着搂着我咯咯娇笑的惠惠,事到如今我也不敢说出从这个房间进来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只是因为巴尼尔那么说罢了,我完全没有想到请你们把我拉上来的部分。

    话说回来,千里眼恶魔大人啊,这就是你所说的小奖励吗?

    下次我会去大量采购商品的。

    这么说来,我和惠惠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之前她对我告白过了,但是后来就没什么进展。

    不,前一阵子去了埃尔罗得忙得人仰马翻,所以这或许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不过也差不多是该更进一步的时候了吧。

    到头来我和爱丽丝也没怎样,所以我这样也可以算是一个相当真诚的男人吧。

    在惠惠的心中,拥抱似乎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看来我也是时候可以主动出击了。

    正当我下定决心,准备反过来抱住惠惠的时候……

    「你要快点跟阿克娅和好喔。和真不在时,她动不动就把『浪荡尼特还没回来吗——?还没回来吗——?』挂在嘴边,每天都不知道该做什么,感觉又有点寂寞。」

    …………

    「还说什么『这是还没回来的浪荡尼特的份』,每天在准备大家的餐点的时候,都会一起准备和真的,最后还硬逼达克妮丝把多出来的那份吃掉。」

    碰上这种池鱼之殃,达克妮丝也真可怜。

    听惠惠这么说,我将原本打算抱住惠惠的手放到她肩上。

    难得有这种奖励,气氛又非常不错,但是——

    「……我马上就去跟那个笨蛋迅速做个了断。回来之后再继续。」

    「我不会继续喔,没什么好继续的喔。」

    尽管嘴上这么说,看起来却有点失望。

    同时又很爱惜同伴的惠惠,带着隐约显露出开心的表情——

    「那么,路上小心!」

    并对着离开房间,准备前往阿克娅身边的我的背影这么说。

    「——啊——!有奸细!达克妮丝,有人入侵美丽女神的豪宅!快抓住那个奸细!」

    和前往豪宅大门的我撞了个正着的阿克娅如此呐喊。

    一撞见我便突然这么说的她光着脚,身上穿戴的也是奇怪的帽子和睡衣,一点也没有美丽女神的样子。

    被吩咐要抓住我的达克妮丝一脸困惑地来回看着我和阿克娅,同时表示:

    「呐,阿克娅……你也差不多该跟和真和好了……好痛痛痛痛!别、别这样啦阿克娅,不要拉我的头发!怎么和真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会养成这种坏习惯啊?要不就是缠着我,要不就是玩弄我的头发……!」

    被拉头发的达克妮丝如此哭喊,阿克娅便对她说:

    「达克妮丝真是的,你就那么想被那个叛徒尼特再次抛弃吗?你在收到她说要和爱丽丝一起生活的那封信的时候,还说这就是NTR吗什么的兴奋地喘气,就是因为你们那样才会把他宠坏,原本就已经很废的和真,都已经真的快要无药可救了喔!其实感觉已经有点病入膏肓了就是!」

    这个臭女人。

    「喂,你够了喔,我已经不打算再和你做这种口舌之争了,不过我坦白说,我并没有背叛你们。你仔细想想看,我是那么好骗的男人吗?你觉得我会舍弃在一起这么久的你们,而选择爱丽丝吗?我既不是萝莉控,也不是那么薄情的家伙。我是相当重视爱丽丝没错,但那个孩子不过是妹妹罢了。你真的以为那个年纪的小女孩有办法攻陷我吗?」

    听我这么说,阿克娅瞬间退缩了一下。

    「汝,生前只有猜拳和打电动可取的男人啊。再次想想汝是为何而死的吧。如果是老人的话,应该会路过不管的汝,到底是保护了怎样的人才会来到这个世界?回想起这个事实,舍弃那无谓的自信,如此自称吧。吾乃佐藤和真。吾乃萝莉控尼特。」

    「救了一个高中女生哪能算是萝莉控啊!不过占据了这间豪宅居然就变得这么嚣张,我今天就要认真教训你这个家伙!」

    面对如此挑衅的阿克娅,我终于忍不住吼了回去。

    「达克妮丝,保护我!危险的入侵者来了,快保护我!」

    「咦,喂!等等……!」

    面对情急之下躲到达克妮丝身后的阿克娅,我一边卷袖子,一边测量距离。

    「你等着,我要用『Drain Touch』把你的体力吸干之后,用草席把你卷起来,丢进爵尔帝的鸡窝里面!觉悟吧——————!」

    「放马过来啊臭尼特!在完全没有掉以轻心的状态下,不死怪物的技能不可能对我产生作用喔!我们这边是二打一,如果你以为自己能赢的话就大错特错了!」

    「等等……!我还没有说要对付和真……!」

    在达克妮丝还没说完以前,我已经攻向阿克娅了!

    「——不……不会吧……!」

    我被阿克娅抓住手臂,压倒在地毯上,在这样的状态下如此低吟。

    在被压制住的我身旁,是被绳索绑住又被「Drain Touch」吸干体力,翻着白眼躺在地上的达克妮丝。

    对阿克娅施展「Bind」也被她用魔法轻松解除,想用物理攻击设法解决她,她也会以达克妮丝当肉盾,根本攻击不到她。

    大战了几个回合之后,我就被体能经过魔法强化的阿克娅给压制住了。

    我搞砸了。这么说来,这个家伙只有基本参数比任何人都还要高。

    而且她动不动就把神光拳、神圣的拳头之类的词汇挂在嘴边,听起来好像很擅长接近战。

    真是的,多希望她平常就可以稍微发挥一下如此优秀的一面。

    顺道一提,达克妮丝会倒地不起,是因为在我和阿克娅打架的时候受到波及。

    「呼……呼……!竟、竟然让我费了这么多功夫啊,和真。不过这样就分出胜负了吧!好了,乖乖地说对不起吧!你只要说一句对不起我就原谅你!」

    压在我身上,抓着我的手的阿克娅,以胜而骄矜的语气这么说。

    面对这样的阿克娅。

    「……我这次没有做任何坏事。答应爱丽丝最后一个心愿却被消除记忆的我是受害者,完全不需要道歉!我警告你,我也是有最终手段喔!我在此宣言,明天早上你将哭着向我道歉。」

    问心无愧的我堂而皇之地如此宣言,一点也不感到羞愧。

    「是喔——你要坚持这套说词就对了!我原本还想大事化小饶你一马的,没办法了。既然你有你的想法,那我也有我的坚持!赌上水之女神之名,在你说出对不起之前我绝对不会让你进到豪宅来!我要直接把你丢去外面!我几乎可以看见明天是和真会哭着向我道歉!」

    听我那么说,阿克娅如此宣言。

    6

    隔天早上。

    我在远方观望着豪宅,同时心中这么想。

    漫画里面经常有一种剧情,是主角明明没有出轨却遭受莫须有的误会,然后被女主角之类的人物不分青红皂白地暴力相向。

    又或者是,在主角完全没有错的状况下,因为不可抗力因素不小心看到不应该看的东西,还是一样不分青红皂白地被暴力对待。

    更甚者,女主角又不是在和主角交往,但光是看见别的女生对主角比较亲昵一点就自己乱吃飞醋,不分青红皂白地迁怒主角。

    这些事情,在漫画里面看看或许还可以。

    站在客观角度来看反正事不关己,看了或许还有办法窃笑。

    不过,我是这么觉得的。

    「和真先生——!和真先生——!」

    如果我站在和那些主角一样的立场,碰上这种不分青红皂白的女主角,我一定会毫不客气地反击。

    「哇啊啊啊啊啊——!和、和真先生——!和真先生——!」

    这个世界,为了对抗不分青红皂白的暴力和不当的行为,有人制定了一股可靠的力量。

    善良的市民借助这股力量并非可耻之事,真正可耻的,是不分青红皂白就动用暴力,或是不分青红皂白就做出犯罪行为,却自以为身为女性就可以得到原谅,我觉得是这种人才该知耻。

    「和真先生——!我从以前就觉得和真先生是个非常……就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好男人!而且,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嘛,我觉得有事情就好好沟通,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处理方式……!」

    我指着在二楼的窗户一边哭一边这样大喊的阿克娅说:

    「警察先生,就是那个人。」

    「我们向房仲查证过了,这间豪宅的所有人确实是佐藤和真先生,你本人没错。那么,接下来我们将开始行动,抢回你遭到非法占据的豪宅。」

    我基于市民的义务,举发了抢走我的豪宅的罪犯。

    「和真先生——!和真先生——!哇啊啊啊啊啊啊和真大人——!」

    看见警察开始攻坚而陷入慌乱的阿克娅如此哭喊,不断叫着我的名字。

    「我我我我、我是那个……应该算是和真的室友吧,那个……!」

    「真的吗?如果达斯堤尼斯家的千金大小姐成了罪犯的同伙,可不是闹着玩的喔。」

    在遭到镇压的豪宅里面,来不及逃跑的达克妮丝正在接受讯问。

    惠惠在豪宅遭到包围之前便察觉到危险,一大早就逃跑了。

    原本还以为她是我们当中最关心伙伴的一个呢,看来是我误会了。

    然后……

    「哇啊啊啊啊啊——!和真大人——!和真大人——!请你原谅我吧,和真大人——!对不起,是我不好,请你原谅我吧,和真大人——!我道歉就是了啦,和真大人——!」

    哭着不断道歉的阿克娅,眼看着就要被警方人员们带走了。

    我走向这样的阿克娅说:

    「嘿,水之女神大人。我还没有说对不起耶,请问我可以进去豪宅了吗?」

    「和真大人对不起!从现在开始我会乖乖听你的话,今后也不会再怀疑和真大人,所以请你原谅我吧!」

    被两名警官紧紧抓住双手拖出去的阿克娅泣不成声地向我求救。

    看着这样的阿克娅。

    「真拿你没办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摆出胜而骄矜的跩脸如此宣言。

    7

    在久违的豪宅大厅里,我躺在平常用的沙发的固定位置上。

    「和真大人,茶泡好了——!」

    我将手靠在沙发的椅背上,狂妄地把脚打开摆出最放松的姿势,还有阿克娅泡茶为我端来。

    「辛苦你了。」

    我随口慰劳了一下勤快地端了茶过来的阿克娅之后立刻喝了一口……

    「你这个没用女仆!这是什么东西啊,分明就是热水!都已经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你只要指尖稍微碰到就会把里面的茶汤变成热水,叫你要小心!重泡!快点啊,再去重泡!」

    「啊啊,真是非常抱歉和真大人!我立刻就去为您重新泡一杯茶过来!」

    听见只有热水可以喝的我如此表示,阿克娅便以奇怪的语气这么说,跑去重新泡茶。

    看她兴高采烈又毫无怨言的样子,或许是把这个当成新的游戏了吧。

    「看来事情已经圆满解决,真是太好了。对我而言,说来说去还是和大家一起像这样悠闲自在地待在大厅里最能够安心。」

    坐在我身旁的惠惠一边喝着阿克娅帮她泡的茶,一边闲适地这么说。

    那个家伙泡给其他人的茶明明就是正常的,就只有帮我泡茶的时候,像是要找我的碴似的净端热水给我。

    简直就像是在以挨我的骂为目的一样。

    以有点羡慕的眼神看着这样的阿克娅,达克妮丝表示:

    「无论如何,既然你都已经顺利回来了,事情就这样算了吧……不过算我拜托你了,以后尽量不要闹到惊动警察好吗……」

    她以控诉的眼神看着我这么说。

    你要这样说的话,我也想请你们以后尽量不要搞出犯罪行为啊。

    「茶泡好了——!」

    「辛苦你了。」

    阿克娅以快到不寻常的速度重新端了一杯茶出来。

    我接过来喝了一口之后……!

    「就说了这分明是热水!你这个家伙是没有学习能力吗!」

    「啊啊!真是非常抱歉和真大人!我立刻去重新泡过……!」

    听阿克娅开心地如此应答,达克妮丝说:

    「阿克娅,既然你那么容易失败,要不要我去泡啊?如此一来,阿克娅也不会被和真欺负了。会被和真欺负的有我一个人就够了。」

    说着,她正准备站起来的时候……

    「等一下,达克妮丝,我难得可以玩模仿达斯堤尼斯家女仆的游戏,别来妨碍我啦。」

    「!」

    对于达克妮丝的好意,阿克娅不以为意地如此表示。

    「喂,你这个家伙是因为想模仿达克妮丝家里的变态女仆,才故意每次都把手指伸进茶汤里变成热水再端过来吗!」

    「才不是呢,我打从一开始端给你的就一直都是普通的热水。」

    「你们两个等一下,我们家的女仆们当中才没有那种笨手笨脚的人呢!」

    达克妮丝如此抗议时,阿克娅拿了一支沾好墨水的毛笔过来。

    「和真大人,请处罚我这个不断犯错的达斯堤尼斯家女仆,用这个在我身上涂鸦吧!」

    「咦咦……」

    「就说了,我们家没有会做出这种要求的女仆!」

    我当作没听到达克妮丝这句话,从阿克娅手上接过毛笔,尽管知道结果会怎样,还是在阿克娅脸上涂鸦。

    然后,才刚画上去,墨水就全部变成清水了。

    看着这样的我们,惠惠笑得非常开怀。

    正当我对惠惠笑了回去时……

    「啊,痛痛痛痛……」

    我单手捂住昨天晚上被阿克娅压制住的时候弄伤的肋骨附近。

    阿克娅见状「啊」了一声之后。

    「是昨天弄伤的地方吧。对不起,和真大人,我现在就帮你治疗。今天我特别为你施展最强的治愈魔法。『Sacred Highness Heal』!」

    她一边这么说,一边随手为我施展恢复魔法……

    为我施展……恢复魔法……

    「……………………啊。」

    「怎么了?」

    接受了阿克娅施展的魔法之后,我无意识地叫出声。

    听见我的轻呼,阿克娅一脸狐疑地歪着头。

    「你怎么了,和真大人?原则上我刚才施展的是最强的恢复魔法耶,还不够吗?」

    听阿克娅这么问。

    「咦……啊啊,不是啦,没这回事。谢、谢啦,阿克娅,我舒服多了。还有,就是……该怎么说呢,反正我们是同伴,所以那个……你可以不用再叫我和真大人了。像以前一样叫我和真吧,不然这样听起来好疏远。」

    我尽可能表现得不会太可疑。

    「……你怎么突然说这种话啊?不过这样的心态很值得尊敬喔,和真。说出『你怀疑了我整整一个星期,接下来这一个星期都要叫我大人』这种话的明明就是你自己呢。不过说的也是,我们大家都是同伴,应该好好相处才对。」

    达克妮丝一边这么说,一边扬起嘴角。

    惠惠也跟着露出笑容,然后……

    「…………」

    只有阿克娅一个人贴到极近的距离盯着我的脸看。

    「……怎、怎样啦?」

    「…………没事。谁教我才刚说过不会再怀疑和真了。」

    尽管嘴上这么说,阿克娅还是贴在非常近的距离继续直视着我。

    大概是托了阿克娅的魔法的福吧。

    被魔药消除的记忆已经完全恢复的我,无法直视阿克娅。

    怎么办?

    之前还摆出那种态度说自己完全没有错,不过这次就连我都认为自己实在渣到我自己也觉得有点反感。

    这下子世人再怎么用人渣真、垃圾真之类的绰号叫我,我也无法反驳了。

    或许是觉得汗水直流,还别开视线的我相当可疑,阿克娅一直盯着我看。

    面对这样的阿克娅,我为了蒙混过去,便拿出之前那几封信。

    「阿克娅,你还记得这些吧?对你而言,看这些信或许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前的事情了,但是对于记忆遭到消除的我来说,感觉就像是刚收到信一样。好了,回想起那个时候的热情吧!回想起促使你回到这里来的,原本的目的吧!」

    说完,我将信交给阿克娅,但她完全不打算看里面的内容。

    渐渐开始觉得如坐针毡的我离开沙发站了起来。

    「好,你们几个,咱们去冒险者公会吧!然后一起完成讨伐任务吧!借此保护阿克塞尔,进而保护这个世界!」

    「……………………」

    我气势十足地站了起来,然而在我身旁几公分的超近距离之下,阿克娅仍然一直盯着我的侧脸看。

    ——无法坚持到最后的我向大家下跪求饶,是自此经过五分钟之后的事情了。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