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十二卷 女骑士的摇篮曲 第二章 让这些暴发户绝望!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二卷 女骑士的摇篮曲 第二章 让这些暴发户绝望!

    「还给我!把我倾注心力拉扯大的修奈达还给我你这个臭家里蹲!」

    「都帮你推到同样的地方了你就将就一下好吗,人死不能复生啊!修奈达现在肯定也在异世界过得很好。说不定还打倒了魔王作为勇者受人追捧呢」

    第二天。

    在供我们休闲用的客厅里,阿库娅不出意料地因失去了自己培育的角色而哭喊了起来,我们迎来了这样一个和往常一样的早晨。

    「……真的?修奈达真的在异世界过得很好吗」

    「好得很好得很。甚至开了美少女后宫过上了性福的生活。所以你就不要再挂念他了」

    在我随口敷衍着阿库娅的时候,惠惠起床下来了。

    「两位早上好。今天怎么起这么早啊?」

    「还好啦。今天早上跟达克尼斯的孩子一起和泽尔帝玩了哦。她好像是第一次给龙喂食,那副紧张的样子真可爱」

    我倒是觉得是因为小鸡一个不小心就会死她才紧张的。

    「说起来,没看到谢菲娜人来着,她去哪里了?」

    「她被达克尼斯带出去了。说是因为她今后要在这个城市居住所以要先带她去跟同岁的孩子玩玩」

    达克尼斯似乎也为她想了不少,真的就像母亲一样不辞劳苦地照顾着她。

    惠惠听她这么说,有些开心地露出了微笑。

    「是吗,希望那孩子能早日习惯这个城市」

    不成体统地瘫在沙发上的阿库娅也不理会惠惠的话,向我问道。

    「话说,惠惠起得早我倒是知道,但和真你今天究竟是怎么了?」

    阿库娅这家伙平时说她迟钝都算抬举她的,但她唯独在这种时候敏锐得不得了。

    我总不能当着惠惠的面说我是因为期待和她的初次约会才一大早就醒了。

    「话说,感觉惠惠起得也比平时要早啊」

    听到阿库娅接下来这句话,惠惠猛地一颤移开了目光。

    「你,你在说什么啊,我基本都这个时间起来啊,只是因为阿库娅还有和真你们平时都起得晚才会这么觉得,而且今天还是绝佳的爆裂好日子,我自然是想要早起的!」

    听到惠惠气都不喘地说完这么一长串,阿库娅显得有些诧异。

    ……莫非,惠惠也跟我一样很期待今天的约会吗。

    没错,就是约会。

    有生以来第一次和女孩子约会。

    过去也和达克尼斯两人逛过阿坎雷蒂亚的街道,也陪惠惠去放过不少次爆裂魔法,但那些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气氛所以不算数。

    我和惠惠互相偷偷瞧了一眼。

    「哼哼~……我知道了,原来你们两人是这么一回事啊」

    平时都是傻气全开的阿库娅或许唯独在这种时候才能开窍,她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似的坏笑了起来。

    「什,什么啊阿库娅,这么一回事是怎么一回事!」

    「给我把你的坏笑收起来啊。不然小心我两秒钟把那副表情给变成哭脸!」

    「昨天的青蛙排还有剩,你们是冲着这个早起的吧!但是很遗憾。今天早上第一个起来的我已经把那些全都吃掉了!」

    还是那个平常的她。

    ……不,等等。

    「你丫的开什么玩笑,那是我特意留下来的!本想着今天早上做成三明治带走,所以昨晚还特意起来装好了,你为什么老是给我找些麻烦!」

    「什么啊,吃掉了就吃掉了嘛有什么办法!生什么气啦,三明治我也会帮着做的」

    得知我昨晚还特意装好了之后,阿库娅似乎是很内疚,她坦率地道了歉……

    「话说,你带三明治出去是要去哪里?你们两人要去玩的话我也想跟着去啊」

    ……

    2

    「<Explosion>——!!」

    爆裂魔法轰向了阿克塞尔附近的湖。

    强大的冲击波在湖上空炸裂,激起湖面阵阵波浪。

    炸起的水雾撒向四周,反射着日光形成了彩虹。

    「今天的爆裂魔法我给九十五分!威力自不用说,由于爆裂魔法产生的水雾还让早晨的空气变得更加清爽,而且还有制造彩虹这样的艺术成分。唯一比较可惜的一点就是缺少实用性,要是有实用性的话加分就更高了」

    听到我给出的分数,惠惠带着满足的笑容倒了下去。

    「毕竟在没有怪物的情况下,唯有实用性是无法改善的啊。这可是久违的高分,看来今天会是个好日子!」

    我靠近一脸满足的惠惠,用生命吸收给她输送了能满足正常行动的魔力。

    我忽然注意到一件事。

    「等等。刚才的冲击波炸起来了几条鱼!正好,就把那些家伙抓来烤鱼吧。虽然少了青蛙排三明治,但野餐烤鱼也是相当有味道的。干得好惠惠!」

    「这,这么说来……」

    接受了我的魔力的惠惠撑起身来,用充满期待的目光看向了我。

    「今天的爆裂魔法九十八分!」

    「谢谢!谢谢!谢谢!」

    看着眼角浮现出泪光对我接连道谢的惠惠,我也跟着热泪盈眶并深深地点着头。

    ……在一旁看着我们的阿库娅吃着刚做好不就的三明治,说出了这样失礼的话。

    「两位我能问一句吗?莫非至今为止我不在的时候,你们都在做这种傻事吗?」

    「阿库娅你这也太没礼貌了,傻事是什么意思。这对于身为爆裂品鉴师的我来说可是非常重要的仪式」

    「就是啊阿库娅,最近这个分数甚至会影响到一天的心情和身体状况。爆裂可不是爆着玩的!」

    「我不太懂也不想懂你们在说什么但我明白了。明白了最好不要和这事扯上关系」

    最近开始渐渐有点学习能力了的阿库娅这么说道。

    但是……。

    「我说惠惠,这真的能算是约会吗?」

    惠惠听到这句悄悄话便回应道。

    「不知道。我也不清楚约会的定义到底是怎样的啊……和喜欢的人一起带着便当去个景色优美的地方做爱做的事。这难道不能算是约会吗……?」

    是吗,这就是约会吗。

    总感觉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大概是我的错觉吧。

    今天可能是因为有阿库娅在,所以没有那种气氛。

    一来就进行两人独处的约会还是会有点害羞,所以今天也叫上了阿库娅,但今后肯定……!

    「三明治真好吃。吃完烤鱼后要不要睡个午觉?说起来,今天真是个野餐的好日子啊!下次叫上达克尼斯还有那个叫谢菲娜的孩子一起来吧!」

    把鱼从湖边捡回来的阿库娅一边说着一边开始用树枝准备烤鱼。

    ——啊,不对。

    这不是约会而是一家人出来野餐。

    3

    家族野餐结束后,在回家路上。

    回到阿克塞尔城的我们在城门口被守门的大叔叫住了。

    「喂你们是冒险者吧?刚才有紧急召集。快点去冒险者公会吧?」

    ——冒险者公会。

    那是位于城市中心的,对怪物战斗的指挥中心。

    是冒险者们的堡垒,也是他们最值得信赖的归宿。

    我们听从守门大叔的话来到了冒险者公会门前……

    「好了各位冒险者们,请在这边排好。事出紧急。这是紧急召集,非常抱歉给各位添麻烦了」

    平日做接待员的工会职员大姐一面这么说着一面整着队。

    ……咦,我们听说是紧急任务就立刻回到宅子整装过来了。

    但明明说是紧急,却为什么要让我们在这里列队?

    我正这么想着,便发现工会的职员,还有疑似这个城市的公务员的人们像人墙一样围在我们这些排好队列的冒险者周围……

    不如说——

    简直就像是在堵住路不让我们跑一样。

    渐渐变得紧张的氛围让列着队的冒险者们骚动了起来。

    ……这是干嘛。

    「喂,感觉很奇怪啊。是不是赶快跑路比较好?我的第六感在告诉我快点逃跑」

    「真巧啊和真,我也有种不好的预感。大概是女神的直觉吧」

    阿库娅的话让我更加不安。

    这时一个人影靠近了我们。

    那是今天一早就把谢菲娜送去其他地方了的达克尼斯。

    「你们不用担心。这不是要犯罪也不是要做什么不人道的事。放心吧」

    达克尼斯双手交叉在胸前这么说道。

    ……话说。

    「你知道这是什么紧急任务吗?」

    我看着独自插着手站在旁边的达克尼斯……

    其他的冒险者们都全副武装,唯独达克尼斯一人穿着黑衬衫配紧身裙的便装,我不由得问她这是怎么回事。

    但达克尼斯没有做出任何回答。

    周围传来了充满不安的交头接耳声。

    一种不太平和的气氛迅速扩散开来。

    ……但是我们这些冒险者都知道。

    冒险者公会是为了冒险者而建立的国家机关——

    是负责支援我们的组织。

    我们兢兢业业地完成着他们给我们的工作,他们也会在我们有困难的时候帮助我们。

    要说起来,冒险者和冒险者公会是没有理由敌对的关系。

    我们既没有敌对的理由,也没有讨厌公会的理由。

    四处都有类似这样的交谈。排着队的冒险者们之间的紧张感也稍微缓和了一些,正在这时。

    「各位,有个紧急的请求。没错,是紧急任务。今天是上年度结束后的第一个月月末……没错,今天是纳税的最终日期」

    与排在公会门前的我们面对面的大姐满面笑容地这么说。

    「在这些冒险者之中,有些人是还没有缴纳税金的」

    在场的冒险者们的表情都僵住了。

    「什什,什么情况?怎么回事!喂阿库娅,这是要……!」

    「冷冷冷,冷静点!和真,冷静点!你看,刚才大姐说了什么!」

    听了公会职员的话想要逃跑的冒险者们被像人墙一样围在周围的工会职员和公务员们拦了下来。

    有企图逃跑的,有哭喊的,有暴怒的。

    虽然他们的表情各有不同,但唯有一点是一样的,那就是在场的冒险者们都发出了惨叫声。

    「没错,至今我们都没有向各位提出过这样的要求。那也是当然的。因为各位冒险者经济上基本都比较困难。因此至今为止都没有向各位征收税金,但这并不是免除。而是出于体谅而放过了各位」

    那是一个离冒险者们较远的,像是公务员的男人。

    他淡淡地说下去。

    「这个冒险者公会自然也是靠着这个城市的人们的税金运转的。就包括公会给出的报酬也是。照理说就算讨伐了怪物,也不可以有特殊待遇。就算如此我们也还是因为体谅各位而一直没有收税。不过,今年大家应该是有很大一笔收入的……没错,就是大额悬赏犯的赏金……至今为止各位都在国家的体谅下没有缴纳税金,那么至少在得到了这么一大笔钱的现在,应该履行一下义务吧?」

    听了这段话,试图逃跑抵抗的冒险者们陷入了沉默。

    那也是自然,他们还是头一次被告知这种事。

    至今为止,只要是个冒险者就能得到免收税金的特别优待。

    现在大家都有钱了,缴纳正当的税金也是应该的吧。

    我们也是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义务还是要好好履行。

    这时,一个冒险者突然问道。

    「那个,税要收多少啊?」

    对此,刚才那个公务员说。

    「收入一千万以上的各位要将直到今年为止所得收入的一半作为税金……」

    在场的冒险者全都四散而逃。

    4

    「阿库娅,怎么办啊!!一半是什么鬼啊!我不知道要被收几亿的税啊!」

    「我已经没钱了啊,因为已经全部用掉了啊!就算个人破产也逃不过交税啊!我可绝对不想再负债了!我们跑吧!和真,我们一起逃得远远的!这个世界的征税方式很单纯,每年收获之秋的第一个月要缴纳税金。每年到那个时候为止的收入会被计算出来,那个金额必须在秋天第一个月的月底之前缴清!」

    阿库娅对惊叫着的我这么说。

    「真是简单易懂!话说,今天不就是入秋的第一个月的最后一天吗!然后,跑了又能怎样。今天之内不缴清的话会怎样」

    「税金就会被免除掉啊。最后一天公所的办公时间结束之后那之前的税金就会免除!」

    这么爽快的吗。

    「不,那样没问题吗?不会追缴……」

    「你在说什么呢!」

    听到我疑惑的声音,阿库娅说道。

    「这个世界的法律都是贵族制定的好吗?贵族们定制法律都是往自己有利的方向去定的!对于低收入的平民来说,外出旅行逃避还不如直接缴纳来得便宜,所以百姓都不会逃税而会选择依法纳税。但是,有钱的贵族们每年到了这个季节就会出去旅行。然后一到了下个月就又回来了」

    何等为所欲为。

    不,就连日本这样的文明国家都默许以权谋私这种事。

    更别说这个国家的贵族……!

    「这些贵族到底是有多贪得无厌!耍赖!我也要做同样的事!」

    「等,等等……!贵族之中也是有一心向善的人的,不要一竿子打死……!」

    这时,达克尼斯一脸困扰地对我和阿库娅这么说道。

    话说达克尼斯不用逃吗?

    正当我想说『你不也是得缴纳高额税金的贵族吗』的时候,我注意到了达克尼斯手上拿着什么东西。

    大概是想着做出抵抗伤到人就不好了吧,冒险者们都只顾一路逃窜。

    在这种状况下,我不得不去在意达克尼斯拿着的东西。

    「你手上那是什么?」

    「这个吗?……这个是,这么用的」

    达克尼斯这么说着把手中带锁链的铁枷咔嚓一声铐到了自己右手上。

    那大概是类似于日本的手铐的东西吧。

    我早就知道她是个变态,这种事倒也不足为奇。

    「你在干嘛啊」

    但我还是这么无奈地吐了个槽。达克尼斯却不当回事。

    现在我可没空去管达克尼斯的性癖。

    简单来说,只要逃过今天就能合法地免税。

    我正打算催促阿库娅和惠惠快逃……

    「惠惠小姐对吧。来我看看……惠惠小姐的个人所得非常少,所以是免税的。感谢您的协助!」

    ……然而惠惠已经赶早办完了纳税手续。

    不知这个穷妹子是不是注意到了我的视线,她一脸得意地看了过来。

    可恶,那么剩下来的就是我和阿库娅和达克尼斯……

    咔嚓。

    …………

    「你干嘛」

    我对达克尼斯说出了和刚才一样的台词。

    这个变态不知是抽了什么风,居然把铐在自己手上的手铐的另一边铐到了我的左手手腕上。

    在这种非常时刻她是傻了吗。

    这家伙满脑子都是肌肉,偶尔会干出和阿库娅有得一拼的傻事,所以我很头痛。

    达克尼斯对我露出了非常爽朗的笑容,然后用像是在邀请我散步一样的轻松语气说道。

    「纳税是市民的义务。那我们走吧,城里收入最高的冒险者」

    ……说起来这家伙是统治阶级啊!不要啊!

    「给,给我放开,该死的……!你这混蛋,你这混蛋!」

    「哈哈哈哈,我们不是同伴吗,别那么刻薄嘛和真!来吧,阿库娅也一起来!」

    在哀鸿遍野的工会门前。

    铐住了我手腕的达克尼斯又拉起了阿库娅的手这么说道。

    「不要啊啊啊啊!达克尼斯求你了!放过我!和真先生!和真老大!快想办法,快想想办法!」

    阿库娅哭喊着拍打着达克尼斯的手,但达克尼斯丝毫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我立刻对阿库娅喊道。

    「喂,快上支援魔法!就是那种能提升力量和速度的!用那个强化了之后牵着链子连这家伙一起拖着走!我和你两个人合力的话还是能轻松扛走达克尼斯的!」

    「唔……」

    达克尼斯听到我的喊声,便果断放开了阿库娅的手。

    「……阿库娅,我就放过你好了。就随便你怎么逃吧。这个城市的各处都已经有征税官在巡视了。要是能从他们手中逃脱的话之后就随你怎样……但是,作为放你走的交换条件,你不能给这个男人施加支援魔法」

    「啊,这么卑鄙的吗!喂阿库娅,这是离间之计!别听她的!快给我支援魔法!」

    「…………」

    听了我的话,阿库娅无言地向后退了一步。

    然后……

    「……对,对不起和真,我觉得跑得比我慢的人哪怕增加一个,我逃脱的几率也会上升……而且要是让你逃掉的话,这个城市纳税额第二高的冒险者大概会是我。那样一来来抓我的征税官就会增加……」

    真的,为什么只有这种时候脑子这么灵光啊这家伙。

    「好吧我知道了阿库娅,你给我施加支援魔法的话,我就教你绝对能一个人逃脱的方法。这样如何」

    「……这之前你才刚抛弃我们在王城生活,你觉得我会这么轻易相信你吗?」

    真是太有道理了。

    「好,好吧,我先教你那个方法。要是你觉得行得通的话,只要力量或者速度任意一种都可以,给我支援魔法!」

    「唔……我知道了,是什么方法?」

    我小声对小心翼翼地把耳朵靠过来的阿库娅耳语了一番。

    然后……

    「和真!要是我们都能平安逃脱就在大宅再会吧!两种支援魔法我都会给你加上的!」

    阿库娅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给我施加上了支援魔法。

    然后她给自己也施加上支援魔法,钻出了依旧很混乱的包围网,跑向了城内。

    「虽然不知道你教了她什么,但她看起来倒是真够自信的啊」

    不加阻挠地听完了我和阿库娅的对话的达克尼斯这么说道。

    这家伙为什么会自信

    「你真是放宽了心啊。力量得到强化之后,我可是不会输给你的。我要靠接触吸收之类的技能让你失去意识,然后把你像货物一样搬走」

    达克尼斯听了我的话——

    「这种话等你把我扛起来了再说吧」

    她一面这么说着一面露出天不怕地不怕的微笑举起双手,像是在说『来把我扛起来啊』。

    我一点也不客气地打算把达克尼斯抱起来……

    「我,我说达克尼斯小姐,在众目睽睽之下做这种事还是……稍,稍微有点紧张来着……」

    「别,别说这些好吗,我也很紧张的啊……!」

    我和达克尼斯互相背着脸,我从正面抱住达克尼斯试图把她扛起来……

    「怎么一动不动的」

    达克尼斯听到我的话,得意洋洋地说道。

    「呵呵,这次的行动其实从很久以前就开始进行缜密的计划了。本来是打算这个月月初就实行的……但最近城里事情又相当多。而且到了总算是消停下来一点的时候,你又说你不回来了,当时我可是头疼了好一阵」

    怎么会这样,我真是小看这家伙了。

    我只把她当成一个天真大小姐,小看了她的觉悟。

    「但总算是赶上了最后一天……!并且,在我当初定这个计划的时候就预料到了你会企图逃走。我就是负责妨碍你这种高收入者逃跑的。为了今天不让你逃跑我可是……!」

    「为了这一天……!你,你竟然为了这一天而特意增肥了吗!毕竟你很在意自己腹肌很硬啊,所以就在肚子上呜嗷!?」

    我话音未落就被达克尼斯抽了。

    「是重物!你看!我在衣服里面绑了很多重物!你看!看到没!!」

    达克尼斯慌忙撩开衬衫辩解道,在衬衫里的确付着大量不知是铅块还是什么的重物。

    ……话说,这家伙是以这种状态走到这里来的吗。

    但是这可不妙,相当糟糕!

    「该,该死的!接待员大姐,我还以为你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对不起,但其实我也是公务员啊!不达成这个目标的话,夏天的奖金就没了!对不起,对不起!」

    各处都传来了这样的声音,就连我认识的冒险者都被抓住了。

    工会门前设有座位,交完了税的冒险者们都无力地瘫坐在那里。

    惠惠则事不关己似的坐在那里,悠闲地喝着职员端来的茶。

    「该死,干嘛这么绕弯子!这样还不如直接冲进有钱人家里直接用抢的!」

    「抱歉,我们不能那样做。因为总有故意在家里放置一受冲击就会爆炸的药水的人,他们会故意让来强制征税的人碰到那些药水,以自己蒙受巨大财产损失唯有把税务局告上法庭……」

    在各处纠缠着职员们的冒险者也渐渐变少了。

    这可不妙,站在队伍后排的我们也快……!

    「……看你的表情你是无论怎样都不打算动的啊达克尼斯。没得商量吗?我也知道你的性格,就算贿赂你你也会不为所动的对吧」

    听了我的话,达克尼斯眉头一皱。

    「别犯傻了和真。达斯提尼斯家是不会对任何人屈服的,并且也不会应允任何贪赃行为的。你就死了这……」

    「<偷窃(Steal)>」

    我从正想对我说什么的达克尼斯身上偷出了一块重物。

    达克尼斯对随手把重物丢向路边的我说道。

    「……喂和真,你的偷盗会有很高几率偷到内衣。在这种人来人往的地方,你可别做那种会引发重大问题的事啊。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了,乖乖纳税」

    「<偷窃(Steal)>」

    哎呦歪了。

    我扒下来的事达克尼斯穿在身上的黑色裤袜。

    达克尼斯看着我摸索着把裤袜收进兜里,小声对我说道。

    「………………………………你,你认真的?」

    「认真的啊。我就算把你扒成全裸也要把你弄轻,然后连着你一起带走」

    …………

    「是高收入者佐藤和真先生对吧?这边请……啊啊!?跑了!连负责抓住他的达斯提尼斯卿都一起跑了!」

    我带着达克尼斯一起冲出了职员们的包围网!

    5

    「啊啊,我逃跑了……为了保全自己而逃跑了……!明明就算牺牲自己也要让这个男人交税是我的责任……!」

    在逃进小巷子的我身旁,达克尼斯一边取下身上的负重一边露出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自责着。

    真是佩服她带着这么多重物还能跑得起来……

    「喂,别磨蹭了快走。居然在出门前把手铐的钥匙丢在宅子的庭院里了,你是不是真傻啊。我们要保持着这个样子去郊外了」

    「……我知道你运气好,要是我带着钥匙的话,感觉你一个偷窃就偷过去了……话说,城门前已经有人在放哨了。还是别挣扎了吧,比起有了大钱的现在,还是以前背着债务的你更有男子气概啊」

    「啰嗦,要你管!」

    我和达克尼斯保持着被锁链绑在一起的状态偷偷摸摸地走在小巷子里。

    怎么说呢,这幅样子很惹眼。

    根本不敢走上大路。

    因为听说是紧急任务,在场的冒险者基本都是全副武装的。

    那种打扮无论谁都能一眼看出来是冒险者。

    可恶,那些该死的工会职员和征税官想得可真周到。

    该死的,我为什么要回到这种城市啊。

    虽然准确来说是被遣返的……!

    你给我记住白西装,还有,一定要等着我啊妹妹……!

    啊,好想见爱丽丝。

    为什么我非得在这种处处是坑的城市里和这个女人绑在一起跑来跑去……。

    不管怎么说,都得在这种没有人烟的地方拖延一点时间。

    阿库娅成功逃脱了吗。

    惠惠是不是还在那悠闲地坐着呢。

    然后这家伙……!

    「呼……」

    在我想这想那的时候,达克尼斯装出一副累得动不了了的样子,就地蹲了下去。

    「喂,你不是体力比我还好的铁娘子吗。不可能这种程度就累垮了吧,快点站起来」

    「谁是铁娘子啊……拉拉蒂娜是大小姐,所以已经走不动了啊呜!?」

    达克尼斯用平时根本没机会听到的嗲声说出了这种当我是傻子的话。我用尽全力一拉铐在手上的锁链强行让她站了起来。

    「……我会站起来好好跑的。所以你把刚才那个,用尽全力拉扯锁链把我带走的举动再来一次……手铐陷入手腕的感觉,那个……」

    「你,你这家伙连这种时候都……」

    我看着脸泛潮红忸怩起来的达克尼斯,差点想放弃逃跑老实缴纳税金。

    「找到了!在那边,达斯提尼斯卿拖住他了!对方是阿克塞尔的鬼畜男,快叫人来!绝对不要让他跑了!」

    听到从远处传来的喊声。

    「真是该死,走了达克尼斯!听好,你可不要拖我后腿啊!想要妨碍我等着你的就是当场除以偷窃之刑了!?」

    听了我这样的警告。

    「……和,和真,我想象了一下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你扒光的场景,总感觉那样也不坏,我是不是没救了啊……」

    「你打从一开始就没得救了!」

    职员们朝我们跑了过来——!

    ——时间差不多到傍晚了吧。

    公所的职员们差不多要下班了。

    现在我坐在冰冷的石地板上。

    而我对面的达克尼斯则是一脸沮丧地坐在垫着柔软的高级坐垫的椅子上。

    达克尼斯小声嘟哝道。

    「……你太狡猾了……」

    多谢夸奖。

    「要是你能老实说我聪明我会更高兴的」

    「你太狡猾了!这是何等卑鄙的手法!一般来说,是会堂堂正正地想尽办法逃跑的吧……!这要怎么办啊,要是其他贵族听说了,他们多半也会也会在无法成功逃脱的时候效仿你的!」

    达克尼斯愤愤地这么说道。

    「那是你们国家的问题吧……说到底,只要完善法律并统一协调部门并想好各种对策,不就很容易应对了吗」

    我抱膝坐在地上对愤慨的达克尼斯这么说。

    现在我和达克尼斯被收容在这个城市最安全的地方。

    这个城里最具权威的,以正义之名收押犯罪者的市民之友。

    没错,就是警察局的拘留所。

    「不同国家单位之间的关系不好这一点,在哪个国家都一样啊」

    「你太狡猾了!你太狡猾了!真的太狡猾了!」

    被征税官追捕的我冲进了警察局,然后对在场的女性警官使用了偷窃。

    罪状是盗窃和猥亵。

    偷到了什么我就不说了。

    「……呜呜,那群警察也是死脑筋……那些家伙的工资也是从税收里面来的啊……明明我借手铐的时候很爽快地就借给我了,为什么在这种地方就根本不懂随机应变的啊……!还有你之前明明一副受害者嘴脸去报警告了阿库娅,到了现在自己却又为了逃税而故意犯轻罪被抓起来……!」

    达克尼斯一脸不安地这么嘟哝道。

    「哎呀,和你被绑在一起真是太幸运了。托你的福大概今天晚上就能回家了」

    「还不少说两句!」

    警察逮捕了我后,不顾征税官们的抗议把我拘留在了拘留所。

    征税官和警署的人各执一词地辩论了一番,但最终警察局还是没有把我移交出去。

    也不知是因为有达克尼斯在一起还是因为我是初犯,据说只要接受完调查就可以回去了。

    现在调查已经结束,正在制作档案之类的。

    据说走完了那些程序今晚就可以回去了。

    由于被用锁链和我铐在一起,所以就算有坐高级椅子的待遇,并非犯罪者的达克尼斯也还是免不了跟我一起进了牢房。

    随着时间流逝,总算是到了太阳完全下山的时候。

    我和达克尼斯被叫到了。

    「出来吧。你被释放了,接你的人来了……抱歉给达斯提尼斯卿添麻烦了……这边请」

    6

    「我回来了……怎么,阿库娅没逃掉吗」

    我和达克尼斯一回到宅子,就看到惠惠在安抚坐在沙发上啜泣的阿库娅。

    难得我教了阿库娅一个只有她才能实行的完美潜伏手段。

    「啊,欢迎回来和真。不是的,她似乎是勉强撑过去了……」

    惠惠一边抚摸着阿库娅的头安抚着她一边有些无奈地说。

    阿库娅哭着说。

    「唔……呜呜……!我本来打算按照和真说的去净水厂……!但在路上被发现了……!我就只能藏进了城里积蓄农业用水的小水池……!然后……!」

    我教她的是,沉到这个城市的净水厂的大储水池底部躲到晚上。

    我本来以为在储水池里面就没人能拿她怎么样了……

    「据说好像是职员们用火系魔法疯狂轰炸那个水池,打算把阿库娅逼出来……万幸的是炸到一半就到了下班时间,他们就放弃了,但阿库娅好像是吓坏了,一直在哭……」

    这个国家的征税官可真是狠。

    ……我本来以为是个不错的计划,不知是不是好心办了坏事。

    「……咦?你们手上那个手铐还没有解开吗?」

    惠惠看着我和达克尼斯的手这么说道。

    没错。这手铐是从警察那里借来的。

    在从警察局出来的时候,我曾试图让他们顺便帮我把手铐解开。

    「据说为了让犯人就算抢到钥匙也无法简单打开手铐,每副手铐的钥匙都是不一样的……然后,手铐的钥匙……」

    我接着害羞地支吾起来的达克尼斯的话说道。

    「这个蠢货因为怕钥匙被我偷走就把钥匙丢掉了。她说她是随手丢在大宅的院子里,但现在这么晚靠我的夜视能力也找不到一把小小的钥匙。就只有明天早上让她自己找了」

    我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捅了捅为自己干的蠢事而感到害羞的达克尼斯。

    「……嚯,那这么说今晚两位洗澡一起洗,上厕所也一起上,睡觉也要一起睡啊。关系真是不错呢」

    惠惠闻言这么说道…………

    这么……说…………

    …………

    「「…………」」

    我和达克尼斯面面相觑。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