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十二卷 女骑士的摇篮曲 第四章 为孤儿院献出爱心!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二卷 女骑士的摇篮曲 第四章 为孤儿院献出爱心!

    1

    第二天早上。

    恐怕是因为昨晚发生了那样的事,我在那之后翻来覆去,根本没睡着。

    「早,早上好和真……你今天起的真早啊……」

    因为肚子饿了而来到客厅吃早餐的我碰到了面露倦色的达克尼斯。她畏畏缩缩地跟我打了招呼。

    「不是起得早,都怪你我昨晚根本就没睡着。惠惠也是你也是,你们怎么总要在勾起青春期男生的兴致后中途掐断呢?你们真的喜欢我吗?难不成只是想玩弄我吧?」

    「才,才没拿回事……!不,不,够了。昨天是我不好,我昨晚肯定是脑抽了。居然还让比我还小的惠惠安慰我……这真是不配当贵族了……求你把昨天的事忘了吧」

    说着,达克尼斯有些后悔地低下了头。

    「我怎么可能忘啊。被比我年长的贵族大小姐用手铐锁住,被脱成半裸,最后还被强行夺走了初吻。这种经历可不常见吧」

    「我说的不是这个!不,当然我也希望你忘了这个!」

    达克尼斯面红耳赤,梆梆地拍着桌子。这时罕见地早起了的阿库娅说道。

    「怎么一大早就那么兴奋啊?是因为和这个男人睡了一晚吗?不行哦达克尼斯,你别太激动了。我知道你性癖有点特殊,但你要更加自爱一点啊」

    「喂阿库娅,你这话说的很过分啊。但我很清楚现在我这情况会发展成啥样哦。接下来我会过上达克尼斯与惠惠二选一,被两人争夺的生活。然后被冷落在一边的你会突然觉得寂寞,最后察觉到自己真正的心意」

    阿库娅一边大口吃着面包一边开口回应。

    「『应该更早让这个臭家里蹲改过自新的』?」

    「不对!至今为止你只把我当成一个同居人,而你之后将察觉到你内心深处对我的爱意!但是不好意思了阿库娅,唯独对你,我毫无感觉。就给我一种和泽尔帝或是逗之助玩的感觉」

    「你给我等一下,为什么你要说的好像我被你甩了一样!」

    达克尼斯换上了平常那件像是女教师一样的衣服,对一大早就在说蠢话的我们说。

    「两位,我今天会很晚回来。所以大家先吃,不用准备我的晚饭了。今晚我就回我自己家住吧……」

    达克尼斯以这种有点尴尬的态度说完,离开了。

    ……这种气氛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她是在意昨晚上的事?

    不,毕竟从形式上来讲是我甩了她,她不在意才怪吧……

    ……对啊,我还初吻了呢。

    不是以往那种在被窝里抱在一起或是牵手之类的小儿科的事。我终于和女性接吻了。

    不。

    现在还有种中学生谈恋爱的青涩。

    但至少,我已经和那些童贞划开了界线。

    「和真你怎么了?你这表情比平常还要猥琐呀」

    阿库娅露出像是在看恶心的东西的表情说出失礼的话。

    「你和往常一样有眼无珠呢。你给我好好看清楚了,这就所谓万人迷的脸庞」

    「你后脑勺睡乱的头发好翘啊和真」

    说起来。

    「闲着的话不去去冒险者公会吗?反正你也没事干吧?」

    莫名想去冒险者公会。

    然后,要向别人——这里就不明说是谁了——炫耀一下我已经成功接吻,变成大人的事。

    「你别把我说得像是个闲人一样。今天我还要带着泽尔帝去城外打怪呢。打怪要从娃娃抓起,给它攒攒经验值。趁现在进行英才教育的话,等明年或许就能一口吞下魔王城了」

    「我只能预见到你和小鸡一起被青蛙吞下的未来。话说惠惠哪去了?」

    「惠惠一大早就出去了。说是要找悠悠说女人的胜利宣言什么的」

    那家伙,居然想干和我类似的事情吗。

    说是胜利宣言也太早了吧。我和那家伙还不是恋人呀。

    话说,对阿库娅和达克尼斯保密,对悠悠却无所谓吗。

    对我的提议纠结了片刻后,阿库娅将手上的小鸡抬到和她眼睛平齐的高度。

    「对了。就是要这种时候去工会。喂,和真,我和你一起去吧。找找看上去很闲的人,让他们帮忙给泽尔帝练级」

    「虽然我不觉得会有哪个奇葩愿意帮一个小鸡练级……算了,那就去冒险者工会吧」

    2

    我们一进入冒险者工会,发现里面的气氛和之前大不相同。

    「巨蛤的讨伐任务,还差一个魔法师职业的人!」

    「这边还差两个前卫!必须要金属铠甲的,有人来吗!」

    「有人在森林附近看到了哥布林!报酬很高的哥布林讨伐!人见人爱的哥布林哦!为了防止被新人杀手干掉,打算招多点人!如果有人缺钱请快来参加吧!」

    「不能和青蛙战斗的人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地城啊?策略是尽量避免战斗只开宝箱!优先考虑盗贼职业的人,报酬也很丰厚!」

    平常都只会在工会里的酒吧偷懒的冒险者们今天异常有干劲。

    仿佛回到了小米刚来不久那时。

    我抓到一个认识的冒险者——

    「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大家都在干正事啊?这可不正常吧?」

    话说,如果大家都干正事的话,我也不好偷懒了。

    就有考试前看到其他人都在认真复习时自己心中的那种焦虑感。

    「什么嘛,是和真啊。还有怎么回事?当然是因为昨天的税啊。在场的所有人都被税务局的职员抓住,被拿走了一半的辛苦钱。现在大家都钱包都空空如也了」

    鼻子上有伤痕的冒险者一边叹气一边说。

    原来如此。

    冒险者们用钱基本也都是大手大脚的。

    这帮人因为最近这段时间赚了大钱,渐渐变得奢侈起来。根本不可能再找回以前那种省吃俭用的感觉了吧。

    工会里的冒险者们都拼命地在寻找有没有什么可以捞油水的委托。

    看这样子,达克尼斯和冒险者工会职员们所担心的城郊怪物增殖的问题应该会马上解决吧。

    「和真,和真。看这样子恐怕很难找到愿意帮泽尔帝练级的人了吧。大家都那么忙」

    「我觉得要看报酬给多高吧。话说,你有钱吗?」

    阿库娅把泽尔帝交给我,然后拿出了自己的钱包。

    「倒是有『如果拿到阿库西斯教会的话能免费向我忏悔的忏悔券』,这样应该可以了吧?」

    「我觉得它会被当场撕碎的所以你还是别拿出来了吧。因为没钱,现在大家都急红眼了」

    不过,这确实很令人困扰。

    我本来是想对那些平时闲的慌的狐朋狗友们炫耀一下自己最近有多现充的……

    就在这时——

    「啊,是和真啊!喂,我听税务局那帮人说了!这次突然征收税金的事是拉拉蒂娜搞出来的吧!」

    突然,一个我很熟悉的冒险者朝正呆呆站在工会门口的我们喊话。

    他毫不掩盖被掠夺后的愤怒。应该是昨天被税务局的人抓住了吧。

    「喂喂喂,我和阿库娅也被达克尼斯追着跑的好吧。你跟我抱怨这个有什么用?她本人说是为了让不想干活的人拿出干劲,以及为了缓解这个国家严峻的财政问题」

    听到我的回答,他依旧怨声怨气地说。

    「确实最近没怎么工作。但我们不都把泡菜任务解决完了吗……」

    这时,周围的冒险者们发起助攻。

    「而且,说是缓解国家财政问题,但谁知道从我们身上搜刮的税金被用到了哪里呢?我听说了哦。拉拉蒂娜最近正带着小男孩,还在教他些什么呢」

    听到某个男性冒险者突然扔出的炸弹发言——

    「达克尼斯真是的,这次又添加正太控属性了!?那家伙到底有多贪啊!?」

    不,我觉得她总归不会对小孩子出手吧。她一定也是有底线的……或许吧……

    那昨天她对我展现的那执着的爱意又是怎么回事。

    明明就连发她卡的我都忍不住想哭了,她却偷偷跟小正太拍拖?要真是这样的话我说不定要气得去见厄里斯大人了。

    有点激动的阿库娅环顾周围——

    「喂,和真,我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啊。你看,冒险者们那灌满了欲望的浑浊双眼」

    说着,对周围的冒险者们投以怜悯的眼神。

    「喂,阿库娅小姐,我可不想被之前因为想买冰淇淋而不小心让仅有的一百厄里斯掉进水沟里结果大哭一场的你这样说哦」

    「快闭嘴,你这无礼之徒。如果你再继续散布这种毫无根据的谣言,我就要给你降下『早上起床发现床单是湿的』的天罚了……话说」

    阿库娅对安静下来的冒险者们说。

    「最近达克尼斯显得有点奇怪,作为她的监护人,我有必要排解她的烦恼」

    阿库娅得意地将抱在胸口的泽尔帝双手举高。

    「我之前一直很好奇她平常都在干什么。各位难道就不好奇达克尼斯平常在干些什么吗?」

    ——这是阿克塞尔城郊的小孤儿院。

    厄里斯教会的人会来送救济粮。偶尔会有家庭殷实的居民来送一些多余的衣物。

    包括我和阿库娅在内的一群冒险者来到了这个孤儿院。

    「喂。大叔,达克尼斯真的在这里吗?」

    「嗯,绝对没错的阿库娅小姐。大家都看到拉拉蒂娜穿着色情的衣服在这里看着小孩子们露出坏笑了。我对天发誓」

    『看着小孩子们露出坏笑』还不好说,但是『色情的衣服』就特别有说服力了。

    正当我下定决心,打算叩响孤儿院的大门时。

    『拉拉蒂娜大人,这样不行吧……对我们来说……这还太早了……』

    门对面传来了幼童的声音。

    3

    光从声音判断,那应该是个还没开始变声的少年。

    少年用由衷感到抱歉的口吻说了这句话。

    『说什么呢。越早越好。这种事是成为大人后迟早会知道的。所以就别太介意了……』

    『但,但是,拉拉蒂娜大人……』

    喂喂喂。

    我本还以为是搞错了,但这毫无疑问是达克尼斯的声音。

    我按捺住自己心中的不安,将耳朵贴在孤儿院的门上。其他男性冒险者们也都和我一样把耳朵贴在门上。

    不,让我更正一下。

    还有几个女冒险者也兴趣满满地把耳朵贴在门上了。

    『嘿嘿嘿,虽然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却很在意吧?别管那么多,摸上去就是了』

    喂喂喂喂喂!

    总感觉昨天她把我扑倒的时候也说了类似的话!

    可恶,为什么这世上没有『偷拍』这种技能,我超想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啊!

    ……不,等等。现在放弃还太早了。

    毕竟有千里眼这种技能,所以就算有什么透视技能也不奇怪。

    下次去问问看吧。

    好像有人发出了吞唾沫的声音。

    那或许是我自己也说不定。

    『来,摸摸看,这已经是属于你的了』

    『我,我的……』

    达克尼斯的那句话,让少年透着顾虑的声音充满了背德感。

    那家伙,什么『属于你』啊!

    明明昨天还说了一堆对我誓爱的话!

    ……难不成是因为被我甩了所以自暴自弃了?

    这种扎心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这难不成是,因为达克尼斯被来路不明的——而且还是比我年纪小很多的正太抢走,我嫉妒了?

    不,如果自己熟悉的女性朋友有了男朋友,恐怕任谁都会有这种感觉吧?

    对,就算她交往的对象不是我……

    『怎么样,摸完后有什么感想吗……?』

    『比想象中的要硬,而且,非常光滑……』

    听到少年的话,我总算是明白状况了。

    话说,我总算是明白他到底在摸哪里了。

    非常光滑,并且比想象中的要硬的地方,那就是……

    『别光是摸,你还要试着闻闻看……』

    哎哟,那东西连我都没闻过啊。

    这种迷之兴奋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这就是被绿?

    我应该没有这种特殊的性癖才对……

    「各位,难道门打不开吗?我已经不想站在这里了,赶快进去吧?」

    这时,完全不会看气氛的阿库娅将孤儿院的门……

    「喂,你!等……!」

    我慌忙地想要制止,但是门已经先一步被打开了。门里面的是……

    「怎么样?刚印刷出来的书就有这种独特的香气哦。我特别喜欢这种油墨的味道」

    「我也不反感这种味道,拉拉蒂娜大人……」

    门对面,是让我有些怀念的场景……

    对,在似乎是学校教室一样的场所,从达克尼斯手中接过书的少年正陶醉地闻着书本的味道。

    ——包括我在内的冒险者们呆在原地。而将疑似教科书的东西交给少年的达克尼斯也不禁看向这边僵住了。

    「你,你们,为什么会来这……」

    这话我还想问你呢。

    不,眼前这个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应该只是一个穿着西装的女教师在给孤儿院的穷孩子们发书本啊。

    「喂,达克尼斯,这到底是在干什么?感觉这就像是学校一样?」

    听到依旧不会看气氛的阿库娅的话——

    「没错,之前和真也说过,某个国家有学校,学塾这种无偿让小孩子们接受教育的设施。阿克塞尔城以前就开始实验性开办这种机构,让请不起家庭教师的孩子学习到知识……」

    在正在听取说明的我们眼前,看到冒险者来了的孩子们都双眼放光。

    对这种小孩子来说,与怪兽战斗的冒险者也是令他们憧憬的对象之一吧。

    之前因为小米憧憬的眼神而得意忘形的男人们现在又飘飘然了。

    「难不成达克尼斯一直在做这种事吗?」

    短裙配白衬衫,确实是很有女教师风格的打扮。

    「算是吧。从以前就开始了。顺带一提我平常爱穿的这件衣服,也是这个国家传统的女教师服装。工欲善其事……」

    哎哟,这怕不是我的同胞们搞的鬼。

    「很久以前就从父亲那里听说了教育系统的事。所以达斯提尼斯家自己出钱,在阿克塞尔城实验了这个的政策」

    确实听说达克尼斯的老爹是很有能力的政治家。

    我本听说这个世界除了红魔乡以外没有别的学校,原来他们已经吸收了转生来这里的日本人们传授的知识,并付诸实践了。

    正当我开始感慨的时候。

    「其实,我不是很擅长教别人,所以现在被大家发现,我还是很害羞的……」

    达克尼斯害羞都环视着冒险者们。

    「话说大家都是来干嘛的?」

    来干嘛?那当然是来看你……

    ……说不出口。

    根本不敢说我们是因为怀着『达克尼斯会不会是为了保养正太才从我们手中掠夺财富?』这种念头来偷窥的。

    是不是只有我这么想啊?

    在场的冒险者们都一齐撇开了视线,身旁的冒险者戳了戳我的后背,像是在说『你快想想办法啊』。

    「那啥,之前不是突然收税了么?所以我们都好奇税金都被用到了什么地方,就过来参观了!哎呀,得知我们挣的钱都被用来支援孩子上学后,我就又有了努力的动力啊!对吧,各位!」

    「说的没错!不愧是拉拉蒂娜!」

    「拉拉蒂娜,你太帅了!」

    「拉拉蒂娜你好可爱哟!」

    「住嘴,别喊拉拉蒂娜了!你们想被我扇死吗!」

    突然发现在红着脸怒吼的达克尼斯身旁,刚才那个闻教科书气味的少年将书本好好捧在胸前,露出了感到抱歉的表情。

    同样察觉到这一点的达克尼斯蹲在少年面前。

    「怎么了。你不需要介意任何事哦?」

    「但,但是,我听说这孤儿院的食物,衣服,还有书本都是用这些冒险者们的钱买的……」

    …………

    听到少年的话,在场的冒险者们都沉默了。

    达克尼斯对少年温柔地笑道。

    「没错啊,他们日日夜夜与怪物战斗,守护着你们。而且还把自己挣到的一部分钱拿来分给身为孤儿的你们。所以你们要怀着感恩,好好珍惜这本书……懂了吗?」

    「……嗯,知道了。非常感谢叔叔阿姨!」

    少年说着,笑了起来。孤儿院中其他少年少女们也都纷纷道谢。包括我在内的冒险者们都感动得流出泪水。

    这时——

    「我有话要跟这些人说,你们写读读教科书学习学习吧」

    ——达克尼斯说完,示意我们出去聊。

    4

    「——大家见笑了」

    一走出孤儿院,达克尼斯便腼腆地笑着这么说。

    「喂,达克尼斯,这个孤儿院真的是靠从我们手上搜刮走的钱财开办的吗」

    「冒险者的事,怎么能说是搜刮呢?从冒险者手中征收的税金被用来补贴因冒险而落下残疾的人的治疗以及退休生活了,因为冒险者是个前途凶多吉少的职业。这样一来,上了年纪不能冒险的人们也能拿到低保了」

    「是,是么。但是,刚才的孩子们说……」

    对,他们说是多亏了我们冒险者……

    「那些孩子的抚养费用基本都是达斯提尼斯家承担的。然而很丢人的是,现在资金周转出了点问题。之前从你们手上收来的钱被暂时拿来填补这部分的空缺了,所以刚才……话说你们别误会了!缺的钱我一定会补上的!在之前的泡菜任务中也出现了不少伤者,所以有了意外的开销……」

    不好,该怎么办。

    虽然她是以很内疚的态度说的,但我们这边更内疚啊。

    往旁边看了两眼,其他人都已经红着脸低下了头。

    「那个……」

    这时达克尼斯愧疚地抬起头——

    「那个,从你们手上征收的税金的使用方法……你们能接受吗……?」

    ——畏畏缩缩地对冒险者们说。

    「那啥,我们啊,听说拉拉蒂娜好像在教小孩子,然后那啥,了解到我们的税金被用来干这种善举后,我们非常的那个——对吧?各位!」

    「对对对,我们就在担心拉拉蒂娜是不是又一个人背上了沉重的担子啊!」

    「说的是啊,没想到我们的担心还真应验了,小拉拉蒂娜又在一个人勉强!」

    「我们都是同伴啊,和身份地位完全没关系!要不就由我们来护送小鬼们上学放学吧!」

    这态度真是完美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虽然我恐怕没资格吐槽他们,但我是真没想到他们能变得那么干脆。

    听到冒险者们的话——

    「不,现在好像还没遇到什么困难。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感谢你们。而且,从普通家庭赶来这里上学的孩子们的上放学安全问题已经被奇特的魔道具店打工仔解决了」

    达克尼斯露出了纯真的微笑。

    「不过……多亏你们这么说,我感到全身充满了动力。真的非常感谢你们。我还以为你们会对之前的征税怀恨在心呢……」

    「你在说什么呢拉拉蒂娜!」

    「对呀拉拉蒂娜!你也太见外了吧!」

    「我们怎么可能怀疑你呢拉拉蒂娜!」

    「那个,你们能这样说我很高兴,但能不能别再叫我拉拉蒂娜了……」

    冒险者们正在拼命地抬举害羞得挠起脸颊的拉拉蒂娜,试图蒙混过关——

    「等等,你们说的话怎么和来之前不一样啊!喂,达克尼斯你听我说,包括和真在内的这帮人在来之前都……」

    趁依旧不会看气氛的阿库娅道破天机之前,她身旁的冒险者们已经把她制服了。

    「你们干什么!快住手!住手!」

    她啪啪啪地拍着按住她的冒险者们的手,进行激烈的抵抗。

    我为了把达克尼斯对阿库娅的注意力转移走——

    「我本以为你只是个变态贵族,没想到你还能干那么正派的事啊。为什么你平常就不能像这样,正常一点呢。这样你也不会嫁不出去,甚至早就结婚生子了吧」

    「你在说什么。我并不是嫁不出去,而是以自己的意志拒绝结婚的!如果我想结婚,大把多人追我!」

    听到达克尼斯激动的话,某个冒险者锤了锤手。

    「对了拉拉蒂娜,听说你和和真生了个孩子啊!」

    达克尼斯不禁喷水。

    「对呀对呀!恭喜你啊拉拉蒂娜!」

    「今后就不要再一个人玩奇怪的Play了哦拉拉蒂娜?」

    「不过真的太好了,拉拉蒂娜是个莫名有点脱线的大小姐,我还担心会被什么奇怪的家伙拐走呢」

    「我还担心她会不会心甘情愿地跑到怪物的巢穴里去住呢。不管怎么说,这下我就放心了」

    「和真今后也四平八稳了吧。就算存的钱花光了也不愁吃穿了」

    在场的人们纷纷祝福我们。

    但是看他们嘴角的笑意就知道他们并不是认真的。

    大家都趁此机会调戏着达克尼斯,算是对昨天征税事件的小小报复。

    「你们啊,难道完全没有理解昨天我解释的情况吗!」

    她并没有发现大家都在逗她,面红耳赤地辩解起来。

    「理解理解!贵族有各种各样的内情嘛,你不想承认也很正常!我们很理解!」

    「但愿你在未来的某一天,能堂堂正正地向我们报告与和真结婚的喜讯啊!」

    「你们根本不懂,完全不懂!」

    达克尼斯拼命反驳。

    「话说,真实情况是啥啊和真?你们到底发生什么了?」

    「总不可能是真的上了吧?」

    「对呀,毕竟是人称拥有『钢铁的怂逼之心』的和真啊」

    哎哟,我突然想起我来冒险者工会的最初理由了。

    「你们这帮明明在干冒险者这种大老粗的活却还是处男处女的家伙们给我跪地求饶吧。别总把我想成和你们一个水平的人。昨天我还跨越了那条线呢,对吧,达克尼斯!」

    「笨蛋,你在说什么呢!怎么会有人在这种场合说那种话!」

    达克尼斯本想辩解,没想到给自己挖了个大坑。

    「承,承认了……骗人,拉拉蒂娜居然承认了!」

    「喂,真的么!?拉拉蒂娜居然干了吗?喂,你们到底干到哪一步了!快跟大姐姐我详细说说!」

    「毕竟是阿库娅小姐传的消息,所以我还想着『有小孩』应该是个误会,没想到……」

    「不对!不对!!」

    达克尼斯满脸通红地辩解,而我趁胜追击。

    「有什么不对的!明明昨晚你还把我绑起来把我脱成半裸对我做了这样那样的事!而且那还是我的初体验啊!你难不成想说是我说谎吗!」

    「不,关于这个我确实对不起你!」

    「你可别以为只有女孩子才珍惜初体验啊!我们男生也很看重初体验。我很不爽自己的初体验被当作事故一样啊!」

    「不,不是,我没有……!对不起!是我错了!那个时候我确实脑抽了!我们双方都忘了那件事吧,求你……」

    听到我们对话的冒险者们在察觉到事情非同小可后,对我们投来了嫉妒与憧憬的视线。

    「我就不多说了。发生了什么事就任凭各位想象吧」

    「你这家伙真是!不对,我们只是……」

    被闭上绝路的达克尼斯正打算透露实情……

    「话说,这里面有个长得很像拉拉蒂娜的金发碧眼的女孩子呢。她就是你们俩的孩子吗?」

    一个女冒险者很感兴趣地问道。

    听到这里,那帮人实在忍不住了,他们再度打开了孤儿院的大门……!

    「你们给我够了……!」

    正当快要哭出来的达克尼斯握紧拳头准备动粗的时候——

    发现门内侧的——之前活蹦乱跳的孩子们都一动不动地倒在地上。

    5

    「——哈哈哈哈哈哈哈!淘气的小鬼们啊!今天你们也在好好学习吗?吾辈来接你们了!来,想要摸吾辈面具的人就乖乖站成一排……嗯,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麻烦人物高声笑着,来到了混乱的孤儿院。

    「喂,你来这里是干嘛的。现在没工夫管你,你赶快滚吧,我今天破例饶你一命!对面的小巷子没什么人,你去那边自个儿笑去吧。如你所见,现在孩子们的危机很危险了!」

    冒险者们慌忙地扛来毯子,让孩子们躺在上面。阿库娅一个人在孤儿院里画着巨大的魔法阵。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至今为止都平平安安的孤儿院怎么突然……怎么你这混蛋到哪里都会引发骚动啊?」

    「不要什么锅都往我身上甩!孩子们莫名其妙就病倒了!你才是,该不会是你对孩子们动了什么手脚吧!」

    被阿库娅语言攻击的巴尼尔拧起嘴角反驳道。

    「你说什么胡话呢扫帚星!大受孩子们欢迎的吾辈怎么可能干那种事!吾辈施诅咒的对象只有你们这些可恨的宿敌以及阿库西斯教徒!」

    就在这时——

    「这下糟糕了。没想到会感染克洛林病……」

    正把手放在发高烧的孩子额头施展冷冻魔法的我听到了巴尼尔这声嘟哝。

    「喂,巴尼尔,你知道孩子们病倒的原因吗?克洛林病是什么啊?听起来怪可爱的」

    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向巴尼尔。

    「这帮淘气的小鬼们感染的是克洛林病……这是一种极端特殊的病。通过宿主传播,并且有一段时间的潜伏期。在潜伏期过去之后,会向周围散播即效性的毒素。以吾辈的洞察之眼……那个女孩就是宿主了」

    巴尼尔指向了倒下了的谢菲娜。

    「——治疗方法有两个」

    在阿库娅的魔法阵发出的淡光笼罩下,巴尼尔盘腿坐在地上。

    孩子们的表情已经比刚才缓和了一些,应该是魔法阵起了治愈效果吧。

    「首先,对除了宿主之外的孩子们来说,治疗很简单。只要持续使用恢复魔法和解毒魔法就能治好。但是……」

    说着,他看向被达克尼斯抱在怀里一动不动的谢菲娜——

    「解毒魔法对宿主不管用。只能用恢复魔法维持她的体力,在此期间制作特效药」

    「那个特效药在哪!?要怎么做!?」

    达克尼斯迫切地喊起来。巴尼尔掰了掰手指头。

    「材料有五个。大葱鸭的葱,曼德拉草的根,鬼魂的眼泪,还有……」

    冒险者们纷纷记下材料的名称。

    「最后一个,这是吾辈觉得最困难的……高位恶魔族的指甲」

    「<神之拳(God·Blow)>!」

    在巴尼尔说完最后的材料的那一刻,阿库娅就朝巴尼尔揍去,将巴尼尔一部分身体打成了土。

    「你这混蛋!关键时刻干啥呢!搞得地板上都是土!现在可不是打闹的时候!」

    「对啊,因为是关键时刻才打你的啊!鬼魂的眼泪能想办法解决,或许回到大宅里说一些感人的冒险故事就能拿到了——话说你赶快把你的指甲交出来呀!」

    原来如此,确实巴尼尔也是恶魔。

    但是巴尼尔缓缓摇了摇头。

    「吾辈是利用驱壳留在这个世界的。除了面具是以外都是单纯的土构成的」

    阿库娅啪地锤了锤手。

    「对了,那就去那家店拜托她们——『不好意思让我扒扒你们的指甲吧~』」

    「你傻吗。都说了要『高位』的才行。她们那种级别和刚出生的婴儿无异」

    他们应该是在说魅魔大姐姐们吧。

    但是,既然这条路也走不通……

    「真是没办法了。只有以我的使魔为祭品,进行红魔族秘传的恶魔召唤仪式……」

    「等等,惠惠!这也太那啥……巴尼尔!难道你就没有别的恶魔朋友了吗?就不能用你看穿一切的力量做些什么吗!?」

    达克尼斯制住正打算开始诡异的仪式的惠惠并追问巴尼尔。

    「……嗯,其实城附近有一位吾辈认识的,高位的恶魔」

    把巴尼尔有些困扰似地摸了摸面具。

    「它,它在哪……!」

    面对达克尼斯急切的问题,巴尼尔给出的答案是……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