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 第十三卷 给巫妖的挑战书 第三章 为被跟踪者献上救赎!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十三卷 给巫妖的挑战书 第三章 为被跟踪者献上救赎!

    1

    「然后那个时候达克尼斯这么说了——『看来我比我想象中的要更喜欢你』」

    「咿呀!」

    「然,然后呢!?然后呢!?和真怎么回答的!?」

    「我是这么回答的。『我已经有惠惠了。所以你放弃吧……』」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

    「喂等一下!你和惠惠在一起了吗!?话说难道和真其实挺受欢迎的!?」

    庆祝谢菲娜恢复健康的宴会过后,我只要一有空就去冒险者工会玩,跟其他冒险者们炫耀我有多受欢迎。

    「这也是当然的。毕竟我可是打倒了众多强敌,甚至被上了新闻专题栏目的和真先生啊!来,看看这个早报!」

    我得意洋洋地把报纸举到来听我炫耀的两个女冒险者面前。

    低调谦虚地活下去?

    毕竟打倒了众多强敌是事实,这种受人爱戴的生活是我应得的。

    那两人表情复杂地看着我手上的报纸。

    「……喂,这个是在王都发行的报纸吧」

    「为什么和真会上这种报纸呢?」

    还以为她们会连呼我厉害,结果她们莫名其妙地安静下来。

    「你们这表情是怎么回事?那啥,难道是我变成名人以后觉得我远在天边了吗?不用担心。我不会走远的。咱们谁跟谁啊,以后继续亲切地叫我和真就行了……」

    「不,其实这都无所谓啊」

    「对,这根本无所谓」

    哎哟你们居然否定得那么彻底。

    「那是怎么回事嘛?是很羡慕我上了报纸吗?」

    两人面面相觑。

    「你啊,会被其他有名的冒险者盯上的」

    ——然后说出了这种蕴含了潜在危险的话。

    「——有朋友对我这样说了。真的没问题吗?不会真的有人过来袭击我吧?话说,人类袭击人类不是犯罪吗?」

    我在大宅的大厅。

    达克尼斯手拿着剪报,全身颤抖着。

    她似乎是察觉到我利用她家的特权对报社施加压力了。

    「你,你……!又用我家的权势做这种无聊的事……!喂惠惠,你想去哪!你要和和真一起受罚!」

    达克尼斯正教训着抱着逗之助打算偷偷跑到二楼去的惠惠,这时,看完剪报后阿库娅拉了拉我的衣袖。

    「和真,和真,这个剪报也给我一份啊。你看这里,这里写着『蓝发的美女大司祭』哦?」

    「才不给你,我也想留下关于自己的专栏记录啊。你看我的介绍栏写的可是『最强的最弱职阶』哦?很刺激中二之魂吧?话说达克尼斯,这样真的没事吧?这应该是一座如果有冒险者说什么危险的话马上会被警察叔叔带走的,治安良好的城市吧?」

    抓到惠惠的达克尼斯深深地叹了口气。

    「冒险者之间的决斗是被冒险者工会认可的。你之前不也和那个魔剑使决斗过吗?……万一出了什么事也还有阿库娅在……」

    「你可别说什么就算死了也能复活的蠢话……!」

    这国家的法律在这种关键的地方为毛总是那么不完善啊!——明明在一些无所谓的地方非常细致。

    被达克尼斯抓住衣领的惠惠突然露出了安慰他人的笑容。

    「别担心和真,不管什么冒险者来找茬,我都会一举击退。你只用放心去炫耀就行」

    「惠惠你也别太惯着这个废物了!我感觉你最近很偏袒他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惠惠双眼冒出红光回头看向高声吐槽的达克尼斯。

    「怎么回事?你居然会问这种问题?」

    「噫」

    惠惠突然强势起来的态度让达克尼斯现出些微怯色,她不禁放开了惠惠的衣领。

    「就是因为某人趁机偷腥!夺走了我心上人的嘴唇!」

    「偷……偷腥!喂惠惠,你不要用这么下流的说法……!」

    达克尼斯慌忙往后退。惠惠仰望着达克尼斯——

    「我还当你是个不谙世事的大小姐,所以好心让你自己去告白然后死了这条心!结果你还不满足于告白!昨晚也是,用你那色情的身体勾引我男人!」

    「我,我才没有勾引……!喂和真,你也说点什么啊!」

    倒不如说我想仔细听听『我男人』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时候从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升级成她的男人了。

    一只在一旁看着情感大戏阿库娅突然猛拍桌子。

    「和真你变了!你再也不是那个我依靠着的童贞死宅了!你怎么不知不觉地堕落成了后宫系主人公!」

    一般来说从童贞死宅变成后宫系主人公是『飞升』。

    「听好了,阿库娅。男女之间不会有什么友情。就算一开始是友情,到最后都会将对方作为一个异性看待。如果身边有像我这样的又强有可靠又有钱又有前途的人呢?对,结果肯定会是这样的」

    我愉悦地靠在沙发上,大摇大摆地抚摸着挣脱了惠惠的手跑来这边的逗之助的后背。

    「这家伙又说这种莫名其妙的话。不过很不可思议的是我和和真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却对和真一点兴趣都没有」

    「真巧,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明明和除了你以外的人在一起都会有心动时刻」

    …………

    我和阿库娅摆出威吓的架势渐渐缩短距离。

    「话说最近达克尼斯在大宅里的打扮算个什么回事!衣服薄得像是可疑的风俗业者一样!就这么想给和真看吗?想秀给他看是吧?洗完澡后还有意无意地在和真附近晃来晃去!」

    惠惠紧逼穿着骚骚的睡衣在我身旁晃悠的达克尼斯。

    仔细想想确实是这样。最近达克尼斯总是穿着这种煽情的衣服在我身边乱晃。

    「才,才没有!……因,因为太热了!」

    「拜托,快要入冬了好么!」

    是这么回事么,达克尼斯虽然之前说了类似放弃我的话,最后还亲了我一下——但这家伙还在坚持勾引我吗。包括昨晚的事在内。

    「而且还偏偏穿这种东西秀给他看!和真是个意志薄弱的人,我可不允许你这样一有机会就诱惑他!」

    「我,我才没有诱惑……!好痛!惠惠,别使劲抓这个地方!我的睡衣会……!」

    …………

    「大意了吧!」

    「咕!」

    正当我被身旁的达克尼斯吸引注意力的时候,阿库娅一记回旋踢踢了过来。

    下腹部被阿库娅踢中的我缩成了一团。

    「干掉后后宫死宅了!」

    我杀了你这混蛋!

    我因为太过疼痛发不出声音。忽然,在缩成一团的我身旁的逗之助抬起了头。

    它直勾勾地望着一个方向——望着窗外,一动也不动。

    「这孩子到底怎么了?平常想出去的话应该会使劲挠窗子让我们开窗的吧?」

    「好痛……难不成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是闹鬼了?」

    我好不容易重新站起来。阿库娅已经走到窗边——然后惊呼道。

    「啊!怎么回事!城里到处都是野鬼!明明我会定期给公墓除灵,怎么城里还会来鬼呀!」

    不光是我,就连刚刚还在吵架的惠惠她们也看向了阿库娅。

    「……等等,你们可别因为鬼魂聚集过来了就把锅甩到我身上。这次是真的和我没关系!因为这些鬼魂不是野生的,而是被召唤过来的!」

    ……召唤来的?

    能做到这种事的也只有上级职死灵法师或是不死族之王,巫妖了。

    现在城里并没有死灵法师。

    那么——

    我和阿库娅四目相对,然后互相点点头。

    「她总算是暴露了巫妖的本性呢——虽然之前她都在用茶和点心换取我的宽大处理!今天我已经洗了澡换上睡衣了,所以不想出门。等明天再去教训她吧!」

    还等明天?

    2

    第二天早上。

    因为阿库娅吵着想吃鱼,最近一直对着湖放爆裂魔法的惠惠带着负责背她的达克尼斯一起一大早就出去了。

    不过阿库娅似乎已经厌倦了往湖里释放爆裂魔法。

    于是,我和阿库娅一起来到了维斯的商店。

    「有人吗!」

    阿库娅异常兴奋地砸开大门,以来踢馆的架势走进店里。

    「……有何贵干啊,一大早就吵个不停的落单女。吾辈现在很忙,没空料理你」

    巴尼尔正候在店内。

    「因为维斯不当使用幽灵,我过来找她麻烦了。她在哪?话说,落单女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是想赞美我是孤高而高洁的阿库娅大人的话,等你的分身被我消灭干净时,我倒也不是不能祈祷你转生成草履虫而非恶魔哦?」

    「之所以叫你落单女是因为连超好勾引的后宫小鬼都看不上你……喂,等等,不是说好了了么,想要攻击吾辈请随意,但不要把店里的商品都变成水!」

    巴尼尔和阿库娅马上吵成一团,但是维斯不在。

    「喂,巴尼尔,维斯到底去哪了?我找她有事」

    「那个放荡店主昨晚傍晚出去后就再也没回来。那家伙之前一直和男性无缘,能去和某个男人共度良宵倒是件好事」

    「喂你骗人吧!那孩子看起来那么老实,怎么会干这种事!怎么感觉最近大家都在撒狗粮啊!」

    正当我对被别人背后说坏话的维斯表示同情的时候,店里的地板亮了起来。

    原来是出现了一个魔法阵。

    随着光芒一起出现的是……

    「巴尼尔先生,救救我!」

    是维斯。她似乎是用传送魔法回来的。

    「<亡灵超度(Turn·Undead)>!」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库娅突然喊出的净化魔法让维斯惨叫。维斯身体变得稀薄。

    「你干什么呢!你看维斯都要消失了!」

    「你冷静一点,你这性急死宅!这是为了惩罚她乱召唤鬼魂才释放的刀背击魔法」

    魔法还能刀背击?

    「居然这种时候才回来!你到底是去哪里鬼混了,你这放荡店主!不是说了今天一大早要开始进货的吗!」

    「对呀,对呀!明明长着一副没有男人要的剩女脸,怎么突然就跑出去过夜了!肯定是你太老实,被坏男人骗了!就比如和真这样的!」

    这家伙真是,一不教训她她就蹬鼻子上脸了。

    正当我思索着该如何料理阿库娅时,维斯慌忙挥着双手。

    「你,你们等一下!为什么我要突然被净化魔法攻击,还要被说这么过分的话啊!?」

    我对双眼含泪的维斯抛出疑问。

    「你先别管他们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看起来慌慌张张的」

    维斯虽然看起来稀薄了一些,但好像还没事。看来阿库娅确实是降低了威力。

    维斯紧紧抱住自己身体大喊道。

    「有跟踪狂!」

    「——来,喝口热茶冷静一下吧。遇到可怕的事后暖暖身子是最好的」

    「非,非常感谢,阿库娅大人……但是这个茶我一喝就全身麻麻的」

    变得稀薄的维斯喝了口茶,叹了口气。

    「到底怎么是怎么回事?跟踪狂?」

    在店里坐下来的我对冷静下来的维斯重新问出了这个问题。

    「没错!这是昨天傍晚发生的事了……」

    ——饭店会在傍晚将切剩下的蔬菜倒掉。

    那是维斯正要去饭店要一些切剩下的蔬菜渣渣。

    饭店在小巷子里,当然也没有什么人烟。

    据说,一个被兜帽遮住脸的男人堵在了这样冷僻的小路前方。

    「那个身穿黑斗篷,被兜帽遮住脸的人这样说了『我的名字叫杜克,为了见你,从遥远的地方赶来……我调查了你好几年,一直想着你』……」

    哎哟,这可是真家伙。

    不知为何连身旁的阿库娅都一脸嫌弃地皱起眉头。

    「然后他这样说了——『我一直在不断磨练自己,你知道为什么吗?』我当然是回答不知道。然后他——!」

    维斯顿了顿。似乎是有什么非常可怕的遭遇。

    「『当然是为了拿下你啊!』——说着,他就一甩手脱开了斗篷。然后我就马上逃了……之后我害怕回店里,就召唤了鬼魂,让鬼魂去打探那个跟踪狂的动向……」

    这跟踪狂比我想象中的更凶狠啊。

    虽说是在傍晚的小路上,但没想到他敢在这座城市撒野。

    「原来如此,这就是城里充满鬼魂的原因吗。那就没办法了,你记得把召唤出来的鬼魂送回原来的地方哦?」

    「又不是小猫小狗,你好好让他们升天不就行了?那么,之所以没有回来是因为跟踪狂一直在店附近转悠吗?」

    但是维斯对我的猜测摇摇头。

    「我也不知道。因为我完全无法和我召唤的鬼魂取得联系……而且不知为何,很多鬼魂都被那位跟踪狂净化掉了……」

    能净化鬼魂的真·跟踪狂……

    「原来是阿库西斯教团吗?」

    「嗯,甚至不需要动用吾辈看透一切的双眼」

    「喂你们等一下,请不要把锅扣在我家信徒头上好么!」

    维斯畏畏缩缩地发言——

    「那个……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

    没错啊,现在维斯正遭遇危险呢。

    「但是,现在我们甚至不知道那个黑斗篷的跟踪狂在哪不是吗?喂你平常把你自己的力量吹得那么牛逼,到这种关键时刻为什么不用用啊?」

    「不用你说,刚刚吾辈已经用了力量,但是完全找不到那家伙在哪。看来他并不是普通的变态。很可能是能够抵挡吾辈看透一切的力量的强者」

    强大的变态,这下更加糟糕了。

    巴尼尔突然顿悟了似的拍拍手。

    「嫁不出去的店主呀,你要逆向思考。能如此热切追求你的疯子还是很少见的,如果对方条件够好的话,跟他在一起也是不错的选择啊?」

    「我,我才不要呢!我怎么可能和这种初次见面就扑过来的人——还有别说我嫁不出去!」

    巴尼尔这态度,我好像有点熟悉。

    是和当时劝达克尼斯放弃冒险者回老家结婚的我一样。

    就在这时。

    「维斯小姐在吗?有你的邮件」

    「啊,辛苦了」

    打开门,邮差把一封信交给了维斯。

    在这种情况下收到信一般不是什么好事。

    果不其然,维斯看完信上的内容后脸色变得阴沉。

    「应该是那个跟踪狂寄来的信吧。对这封信使用能力的话或许能知道对方的所在地。要不让吾辈去干掉它吧?」

    巴尼尔罕见地积极起来。看来他也还是担心同居人的安危的。

    「谢了巴尼尔先生。但我想自己解决这件事。信里说让我明天到城外的荒野找他」

    维斯紧紧握住信,表情坚决地说——

    「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对我示爱,我想要真诚地回应!」

    「——就这样,明天维斯决定给答复」

    这一天晚上。

    我们一边在大厅吃着晚餐,一边说明今天发生的情况。

    惠惠和达克尼斯的表情都很复杂。

    「跟踪狂吗。我那个所谓的劲敌也有这种属性,所以我还有点担心她的将来……这种人被闭上绝路的话是很可怕的,你根本不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来」

    你是在说悠悠吧。

    「话说,在居然这个治安良好的城镇居然也会出现这种变态……真不知耻,竟给善良的市民们添麻烦!」

    达克尼斯一边动作流畅地切着碟子里的肉一边激愤地说。

    「……我倒是很惊讶『变态』这个词竟然能从你口中蹦出来」

    「你,你说什么!?」

    最快吃完饭,正在给膝盖上的泽尔帝喂食的阿库娅突然说。

    「维斯说是要自己解决,但那孩子到底会怎么办呢?难不成真的要将接受那人的告白吗?最近惠惠和达克尼斯都在犯花痴,要是连她都有男朋友了,我的玩伴不就突然少了很多了?」

    「阿库娅,我才没有犯花痴呢!我和又是夜袭又是穿着色情的打扮勾引和真的达克尼斯不同,我纯洁得连嘴都没有亲过!」

    「等……!」

    并不纯洁的达克尼斯泪流满面。

    我陷入沉思。

    维斯是个老好人。

    对方如果施加压力,维斯很容易被拿下。可能只需要一句『我们先从朋友做起吧』维斯就会同意。

    说实话,她和一有人要交朋友就傻傻跟着去的悠悠差不多。

    真的能放心让她一个人去吗?

    维斯也有可能对我这个万人迷心怀好意,最终加入我的后宫团。

    ……不不不,不对!

    不对啊佐藤和真,怎么能开后宫呢,你不是刚刚甩了达克尼斯吗!?

    但这是两码事。

    我也不希望我的女性朋友被某个来路不明的男人拐走。

    那么——!

    「喂和真,你这一脸反派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请说这是为朋友两肋插刀的男子汉的表情」

    3

    第二天早上。

    守在店前的我被维斯的衣着吓了一跳。

    今天的维斯穿的非常成熟。

    或许是因为我只见过她穿土气的长袍和围裙吧,又或许是因为我周围只有些穿着幼稚的小女孩,她的打扮让我感到很新鲜。

    「喂和真,现在可不是看入迷的时候吧。快用潜伏技能吧」

    被达克尼斯的话拉回现实世界的我慌忙发动了潜伏技能。

    「喂和真,我有种自己是跟踪狂的错觉啊。就算这次维斯能解决问题,我们也成了第二第三个跟踪狂吧?」

    「喂,别说这种话。这可不是跟踪,这是为了不让朋友遭遇危险而在远处监视」

    「一般这就被叫作跟踪」

    我没有理会阿库娅和惠惠的吐槽,继续跟踪。

    正如昨天维斯所说的那样,城外的荒野正中站着一个黑影。

    周围任何供人躲藏的掩体都没有。

    再接近的话就有可能被跟踪狂发现。

    话虽如此,在这么远的距离下是听不到他们的对话的。

    我决定发动千里眼技能和读唇语的技能听取对话。

    『看来你读了信。感谢你回应我的邀请』

    『……你对我说了那种话,我怎么可能不来呢……』

    好好好,这样一来就能在远距离窃听他们的对话内容了。

    『太漫长了……我一直在找你,听说你在这个城市开魔道具店的时候我吓了一跳。但是总算是见面了。真不枉我千里迢迢,花了那么长的时间赶过来』

    『你,你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就是为了见我吗……』

    兜帽男深重的话让维斯绷紧了表情。

    正当我集中精力听取他们对话的时候,有人扯了扯我的衣服。

    「和真,和真,你别顾着一个人听啊。给我们也翻译一下吧,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呢?」

    「因为我是用唇语技能读取的,所以这会是我的意译……看来这人是为了跟维斯告白才千里迢迢赶来的」

    「「「咦!?」」」

    我没有理会她们的惊愕,而是重新使用技能。

    『你也知道为什么我把你叫到这儿来吧?正如我之前说的那样……我心里只有你,一直想着你并以此激励着我不断磨练自己』

    『就,就算你突然这么说——!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且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城里作出那种行为可不好!』

    火热的攻势让维斯脸红慌张起来。

    「喂和真,维斯好像脸红了,那人到底是说了啥?」

    「他在说『我一直想着你,一直在为你而努力』之类的话,总之就是在炫耀自己有多强吧。是那种认为强大的男人一定会受欢迎田园男权吧」

    「明明和初次见面差不多,他就这么热情!」

    达克尼斯因兴奋而脸红。男人似乎也激动了起来,从这边都能稍微听到他的声音。

    『确实,之前是我太操之过急。我还特意选了人迹罕至的小路……』

    『并不是没人看就没问题的事!那种事要等到我们互相了解透彻了以后再……!』

    怎么会这样。那家伙不是变态,而是一个男子汉。

    和在达克尼斯以及惠惠的勾引之下还怂得不成人形的我完全不同。

    不过我倒也不想变成那样。

    『……原来如此,确实。只有我单方面知道你的事是很不公平的。看来我也有必要说说我自己……』

    『对,对呀,我甚至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兜帽男犹豫了片刻,将自己的兜帽脱开了。

    兜帽下的是一张甚至有可能会被人误会成女性的中性面孔。是个帅哥。

    或许连维斯都没想到他会那么帅吧,维斯的脸也稍微红了一些。

    『我是杜克。擅长火焰系统的上级魔法。和擅长冰冻系统的你正相反』

    『你,你完全不打算掩藏我们相性不好的事实呢。我对诚实的人是有好感,但……没想到你了解到这种程度了……』

    这种狂热级别的发言让维斯有些害怕。

    但是杜克对此却非常得意地大笑。

    『这是当然!我还知道当你还是人类的时候被称为冰之魔女』

    『等,等一下!那也就是说你知道我现在不是人类吗!』

    杜克出人意料的发言让在一旁偷听的我也吃惊不小。

    「喂,和真,你怎么不帮我们翻译了!维斯她好像吓了一跳啊,他到底说了什么!?」

    阿库娅急切地摇着我的肩膀。

    「那家伙知道维斯是巫妖,以及维斯擅长的魔法。这情报收集能力可不得了。这说明他对此相当认真」

    「看来那家伙不是单纯的跟踪狂……!而是非同凡响的变态啊!」

    「我甚至觉得为了世人为了这个世界,我们还是先让维斯撤退,用爆裂魔法消灭他吧!」

    杜克依旧说个不停。

    『你所有的事我都知道!可以说我是这世界上最理解你的人!这下你应该也知道我的情况了吧,让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吧!』

    『等等等等一下!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也,也就是说,你知道我是不死族也不害怕我,千里迢迢赶来了吗?』

    杜克激烈的攻势让维斯不断后退。

    『你想愚弄我吗!巫妖有什么好怕的!』

    『怎,怎么会……!居,居然说到这个份上……!』

    不得了了,那家伙趁机展现了男子汉气概!

    「喂糟糕了,维斯心动了!那家伙好像说他并不在意维斯的不死族身份!说巫妖没什么好怕的!」

    达克尼斯颤抖起来。

    「明明不死族之王是令人忌惮的怪物,他居然……!这就是真正的爱!怎,怎么办和真,我突然想支持那个男人了!」

    或许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同样身为变态的达克尼斯开始认同他了。

    「你说什么蠢话!说不死族也能爱是对神的亵渎啊!确实维斯很冰凉,夏天抱着睡觉的话会很舒服,但是那孩子不过是个会动的尸体啊!那人居然有恋尸癖,真是太变态了!」

    「确,确实你这『会动的尸体』并不算说错……但是阿库娅,你千万别在她本人面前说哦,她肯定会哭的……」

    我没有理会同伴们的吵闹,而是紧张地观察着。

    『话已经说够了!冰之魔女,来与我决一胜负吧!』

    『咦!?为,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呃?

    『你问我为什么?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我要向你展现我的力量,然后让你放弃你现在的工作!』

    『咦——!?』

    不得了啊。

    「喂和真,快翻译啊!他说了什么?他说了什么!?」

    我转头对不断摇着我的阿库娅意味深长地说。

    「那家伙说要和维斯决胜负。而且如果那家伙赢了,就要要求维斯放弃现在的工作」

    听到这话,达克尼斯感到更加震惊了。

    「维斯的工作也就是个魔道具店的店主……然后之前应该还接下了房地产商的净化不死族的委托,会定期去公墓将鬼魂送上天对吧!」

    「是不想让喜欢的人干危险的工作吗!但是现在那已经转交给阿库娅负责了。看来他还不知道现在维斯已经不管墓地了吧。不过,这也就是说……」

    对,他的意思就是说……

    『和,和我成家……!?』

    就是这个意思吧。

    我会守护你的,所以你别干这种危险的事,呆在家等我回来就好。

    多么热切的告白。

    原来那家伙是真正的男子汉啊。

    一时冲动打算棒打鸳鸯的我顿时无地自容。

    『你的工作就由我来继承!来吧,你这……』

    杜克喊着什么,然后伸手抓住自己的斗篷。

    当他打算脱掉斗篷那一刻,维斯面红耳赤地咏唱了魔法。

    「<传送(Teleport)>——!」

    这无比热情的求婚让我们凝固在原地。

    或许这对从没谈过恋爱的人来说难度太高了,维斯实在没忍住,用传送逃走了——

    4

    「维斯今天也没回来,搞得我没地儿可去了。好闲啊~」

    维斯行踪不明已经三天了。

    听说那个男人还在城里徘徊,他似乎还没有放弃。

    「『突然的求婚』对没谈过恋爱的人来说实在是难度太高了点吧。恋爱道真是深奥,就连我这种万人迷都依旧没领悟透彻」

    「你个童贞死宅别因为最近有人追你了就得意忘形啊」

    虽然阿库娅还对我大放厥词,但已经转职成为现充的我对此根本不为所动。

    「今天我要去外面吃,不用做我的晚饭了。我应该会在外面留宿吧」

    「你偶尔会这样外宿呢,到底是去哪?如果是去喝酒的话把我也带上啊」

    阿库娅满怀期待地看着穿好衣服站在大门口的我。

    「因为是和基友们的酒会,所以没法带你去。我会给你零花钱的,你拿去买酒和大家喝吧」

    「和真先生么么哒!那我乖乖看家咯!」

    接下零花钱的阿库娅欢呼起来。

    说去和朋友喝酒是事实,但我要干的不止这些。

    如果这家伙也跟着来的话,我今天的真正目的恐怕就被搅黄了。

    我真正的目的,当然是哪个。

    为了防止在关键时刻控制不住自己,我有必要先泄火。这就是绅士的做法。

    我在阿库娅的目送之下,去往傍晚的闹市区。

    「——喂和真,怎么了?你怎么一直在看那家伙?你们认识?」

    在某个我偶尔会光顾的酒馆,金发小混混达斯特这么问道。

    「不,并不是互相认识……」

    平常外宿时,我们几个狐朋狗友会在这家店里消磨时间直到深夜——也就是魅魔大姐姐们出来营业的时间带。

    然而……

    「喂,生面孔呢,小帅哥。我叫达斯特,是在这个城市小有名气的人」

    「……怎么,找我有什么事?」

    知道我和他不熟后,金发小混混马上就去找他麻烦了。

    「我都自报家门了,你也自我介绍一下啊。你难道这么不懂礼貌吗?啊?」

    「……我叫杜克。我再问你一遍,你想干嘛?」

    他正是那个之前向维斯求婚的兜帽男。

    我本来想过要不要劝阻达斯特,不过记得那个叫杜克的家伙还会使用上级魔法。

    也就是说他其实是个高等级的冒险者,不需要我出手搭救吧。

    待会儿这金发小混混吃了什么苦头我可不管。

    「你难道是新手冒险者?我刚刚也说了,我在这个城市还是比较有头有脸的。不趁此机会请我喝一杯的话,小心将来没人罩你哦?」

    「嚯,居然想坑我钱?……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真是开眼界了」

    杜克说着站了起来,释放出强大的压迫感。

    他可是说要和维斯决一胜负的男人,怎么可能打不过喝醉了的小混混。

    然后金发混混对杜克伸出一只手——

    「哼,合格了。没错,这才是冒险者。我们冒险者最受不了被人看扁了。我经常像这样找新手冒险者的茬,如果对方是会老实付钱的软蛋的话,我会劝他赶快滚回老家吃奶去。不过,见到像你这样有骨气的家伙,我会请你喝一杯」

    「……是么,真是有趣」

    杜克颇有兴趣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坐了下来。

    金发败犬给杜克点了杯酒,然后跟没再多纠缠。

    他大摇大摆地走回我身边……

    「喂和真,那家伙是怎么回事啊!你要是知道他很强的话麻烦早点告诉我啊!害得我不得不请他喝了一杯!」

    「你,你啊……话说,那家伙到底有多强?」

    这男人的生活态度和性格已经可以说是烂泥扶不上墙,但姑且是个功夫了得的冒险者。

    如果他能看出杜克很强的话,我也不是不能放心把维斯交给他……

    「那家伙很危险。至今为止几乎没见到过那么强的。甚至有大型悬赏怪物或是魔王军干部的水平吧?」

    「也就是说……有能与我匹敌的力量?」

    不得了啊,这下恐怕维斯都应付不来吧。

    我没有理会一脸无语地看着我并且似乎有话想说的达斯特,去与杜克交谈。

    「——打扰一下。我叫佐藤,是被称为这个城市最强冒险者的佐藤和真」

    「又来了个奇葩……佐藤?你说你是佐藤和真!?是那个佐藤和真吗!?」

    原来我这么有名吗。

    这也难怪。毕竟我都已经上报纸专栏了,被这种强者熟知也不是什么怪事。

    我得意地笑笑。

    「没错,就是那个佐藤和真。将众多悬赏怪物和魔王军干部——」

    「就是那个每次只会指挥同伴,自己却没什么本事的佐藤和真!?那个甚至连哥布林都打不赢的佐藤和真!?」

    …………

    我沉默了,并且很想哭。杜克兴趣颇深地看着我。

    「原来如此,确实和传闻中的一样。你身上一股杂鱼的味道。看来在你这死宅的指挥下魔王军干部一个接一个被消灭的报道果然是有偏差……」

    「哎哟,我是不是被婊了一波啊」

    我好不容易拉下脸过来和他套近乎,他居然给脸不要脸!

    「……哼,我来这个城市是为了找某个女人决一胜负的……本想等那结束之后再来料理这些事,转念一想发现根本没必要。我现在就顺便收拾掉你吧」

    「别说这种像是去买晚餐的时候顺便买个什么东西回来似的话哦?你想打?我比你想象中的要强哦?我也不是白干掉那么多魔王军干部的!还有,我背后还有大贵族达斯提尼斯家撑腰,想找我麻烦会吃不了兜着走的!我也认识很多很强的朋友!」

    先给瞧不起我的杜克来个下马威。

    之所以后半部分的话说得很窝囊,并不是因为我看到杜克眯起眼睛后怂了。

    「……也罢。我还有比你优先级更高的对象要处理。这次我就放你一马」

    「我,我可是该出手时就出手的男人!别人都叫我『只要拿出真本事就很强的和真先生』!——但是我明天才会拿出真本事!」

    这才叫毫不含糊。

    虽然总感觉像是败犬在逃跑时会说的狠话,但至少我能挺胸抬头说身为一个冒险者,自己并没有被他一直压着欺负。

    话说刚才差点我就被他干掉了。

    想起来之前冒险者朋友们还提醒我说我会被有名的冒险者盯上。

    刚才真是险,今后我一定要活得更低调一点——或许已经晚了。

    「今天就点到为止……」

    我本来想说『放你一马』,然后突然想起了我真正的目的。

    「喂,你说你必须优先处理的,应该是维斯的事吧?」

    杜克对此反应极快。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掏出一把黑色的匕首抵在我喉咙上,然后眼神锐利地盯着我。

    「你为什么知道这些?你和维斯是什么关系?」

    「冷静,冷静一点!我和她只是一般的朋友!如果你把我弄死,她肯定也会很伤心的!」

    面对突然凶煞起来的杜克,我吓得声音都变尖了。

    「……我不懂你有多了解维斯,但总之你别陷得太深了。那可不是你这种杂鱼能对付得了的对手」

    杜克说着,将匕首收了起来。

    这家伙,光是提到维斯名字而已就这么激动,到底是有多喜欢维斯啊。

    「我知道你的目标是维斯。而且我愿意帮助你」

    「你说什么?」

    听到我的话,杜克惊讶地睁大眼。

    「……你不是维斯的朋友吗?」

    「正因为是朋友才要这样做啊。我觉得维斯不适合现在的工作。而且……」

    我压低声音说……

    「巫妖也有获得幸福的权利。让她隐退,过上幸福的生活也是好的」

    「…………你在知道她是巫妖的情况下还和她往来吗。看来不得不对你刮目相看了」

    杜克说出富有深意的话。他似乎稍微放松了对我的戒备。

    嗯,我能放心将维斯交给这个热血男儿了。

    我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女性朋友嫁给陌生男人。

    但是维斯年纪也不小了。

    是时候成家了。

    「你说得很对,我也觉得那个女人不适合现在的工作。从前被称为冰之魔女的时代倒还好,现在的状态实在是太差了」

    「维斯以前是个声名远扬的冒险者来着。确实,比起现在,那时候的她恐怕要更能干一点吧……」

    没错,如果她还是现役冒险者的话,或许就能从冒险者的角度出发,进一些能给冒险派上用场的货了。

    而现在她是个连巴尼尔都扶不起来的阿斗。

    「但是,我劝你还是别通过挑战她的方式让她放弃工作了。有话好好说不就行了?」

    「……?你在说什么呢。这样不就没意义了吗。为了继承她的工作,我必须展现我的力量」

    杜克一定是认为维斯还在负责除灵这类危险的工作才这样说的吧。

    确实,想要接下除灵的工作,必须要让周围的人认同自己的实力。

    当然,我也可以现在就告诉他维斯已经不负责这些事了,但难得他这么为维斯着想,我一说破就没意思了。

    而且,让维斯嫁人成家,或许对魔道具店来说是件好事。

    「我先问你一句,那个……你是打算继承维斯的所有工作吗?」

    「当然,能胜任那份工作的除我之外没有别人了!我绝对能力挽狂澜,扭转现在的颓势!」

    这家伙还挺自信的。

    这男人居然能如此自信地宣称能拯救连看穿一切的大恶魔巴尼尔都救不回来的吃枣药丸的破店。

    ……等等。

    「喂,那不是还有个最大的障碍吗。巴尼尔。既然你那么清楚维斯的事,你应该也知道它吧。如果你只是打算接管维斯的工作的话那还好说,但如果你想掌管大局的话,那家伙恐怕不会同意吧」

    没错,巴尼尔的目的是让维斯的魔道具店赚大钱,然后请维斯给他制作专属的巨大地城。

    他似乎很高兴维斯嫁人,但也不一定会同意别人来当店主。

    那个性格扭曲的大恶魔不可能对此坐视不管。

    「咕,巴尼尔阁下吗……他确实是很棘手。但这是我和维斯的问题。我不容许巴尼尔阁下阻挠」

    杜克这句话让我无比震撼。

    这家伙真是太有男子气概了。

    就连我都极度不愿和那个开挂恶魔交锋。

    足以说明维斯在他心中有多重要……

    「话虽如此,那家伙绝对会来插一脚的。不过……」

    那我也下定决心吧。

    我对杜克举起了啤酒杯——

    「我并不讨厌你这样的男人哦……」

    对面对巴尼尔也毫不退缩的男子汉笑道。

    5

    「于是,我决定支持他了」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第二天早上。

    大早才回来的我一边和大家吃早饭一边报告杜克的事。

    「我的意思是,那个杜克虽然有点死板,但其实是个很有男子气概的好人」

    在看到杜克那率直的心意后,最近被达克尼斯和惠惠的示好弄得忘乎所以的我似乎突然清醒了。

    明明和惠惠处得很顺利却还会轻易被达克尼斯诱惑。

    仔细回想一下,自己最近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太渣了。

    和为了维斯能付出一切的杜克完全相反。

    同样身为男人,我不得不去支持他。

    并且,我还想夺回我那『老实善良』的好评。

    「……嗯,对我来说和真周围的女性朋友们有了恋人是件好事,总之随便吧……」

    「哼,明明之前把我称作是你男人,却还担心这种事。你怎么这么可爱哦」

    「我是不知道你想干嘛,但是这样很恶心,拜托你别说这种话了……」

    就在这时,一直在用叉子与煎蛋格斗的阿库娅对自顾自地点头的我说——

    「你真的甘愿维斯被那种来路不明的男人夺走吗?照你的性格,我还以为你会不满足于惠惠和达克尼斯,说出维斯悠悠爱丽丝厄里斯克里斯小米都是我的!——之类的话呢」

    「你,你到底把我想成什么……不等等,最后一个很奇怪吧!我也是有底线的,而且我也说了很多遍了我不是萝莉控!」

    话说总觉得说我是『萝莉真』的流言基本上都是这家伙散播的。

    我正打算站起来给她一巴掌的时候——

    达克尼斯红着脸拍桌而起。

    「我真是对你刮目相看啊和真!没错,那个男人的爱是非常伟大的!就算对方是巫妖他也一往无前,非常专一,和某个完全抵抗不住诱惑的男人完全相反……!」

    「喂,你是在说我抵抗不住诱惑吗!诱惑我的不就是你吗,你还有脸说!」

    达克尼斯继续满脸兴奋地高声说。

    「和真,我也帮忙!总之就是阻止巴尼尔妨碍他们对吧!我需要做啥,你尽管说吧!」

    她满怀期待地看着我。

    呃,我是很高兴你愿意帮我啦……

    「你们冷静一点。先确认双方是否有那个意思吧?面对杜克那么猛烈的攻势,大多数女性都会乱了阵脚的,除非是我这样的恋爱达人。话说,我们还需要先找到失踪了的维斯」

    「你什么时候变成恋爱达人了你个小屁孩。恋爱达人说的是我这种稳如狗的真汉子」

    我哼哼鼻子表示嘲讽。惠惠气得股起脸颊。

    「……那今晚我就让你看看我恋爱达人的一面吧?今晚我要去你房间里玩哦」

    她露出魅惑的笑容,仿佛是在说『我早就知道你心里在打什么小算盘』。

    「不,今晚还是算了,没那心情。毕竟昨晚我才刚刚见识过什么叫真正的男人。我短时间内不会再上当了,也不会被你那有限的魅力所诱惑」

    「咦!?」

    她本来似乎对此很有自信。听到我的回答时她发出了惊呼。

    「怎么了?你觉得我是那种无时无刻不在发情的轻浮男人吗?」

    「呃不……只是觉得最近进展得还挺顺利,你应该会答应我……」

    阿库娅小声在感到不解的惠惠耳边说。

    「你是说不动现在的他的。他昨晚在外留宿了对吧?我跟你说啊,他去外面留宿的时候啊——」

    「阿库娅,我昨天给你的零花钱怎样了?你用了?酒还好喝吗?」

    我拉起正要说多余的话的阿库娅的手,打算把她带走……

    「酒很好喝啊,你这手是怎么回事?我还没吃完甜点呢,你要带我去哪?住手!住手啊!达克尼斯,其实这个城市有魅——」

    「我今天也会给你零花钱的,所以你给我过来一下!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谈!!」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